《王爺,請你矜持點》[王爺,請你矜持點] - 第3章 人生若指如初見

  翌日清晨。

  把阿香打發到府里分配規矩,自己喬裝打扮一番,準備出府置辦些東西,那阿香雖說是自己的陪嫁丫鬟,但畢竟是丞相府的人,自己的一切都不可讓她知道才是。

  上官縈不過片刻,便在這府中轉了一周。作為王府女眷,沒有欒驚瀾的允許是不可私自出府的,但自己怎麼可能受人管制。這府上明面上的門禁只不過是花架子,倒是暗衛不太好辦。雖然自己現在的這幅身子,並沒有前世的內力,好在敏銳度和靈活度還在,不能硬拼,只要自己腳步輕快些,倒是也可以通過視覺死角成功出逃。

  上官縈連忙起身,拿了一把給水果削皮的匕首,躡手躡腳的走過窗邊,不過片刻便成功翻了出去。

  此時還有些早,看守的人亦是有些疲憊,自己三繞五躲的,就成功躲過八王府的東南西北四個方向的暗衛,摸到了後府的大牆。哼,所謂暗衛也不過如此。

  「不知王妃私自離府所謂何事,主子讓在下提醒您,子母蠱可以千里追蹤,你逃多遠也沒有用。」一黑衣面目清秀的男子,正站在那高牆之下,正是昨日欒驚瀾身邊的那個護衛,自己沒記錯,他應該名喚欒風。看來自己已經被發現很久了,真是好身手,自己的敏銳度都沒有發現。

  我不禁俯視笑道「你家主子也太小看我上官縈了,自己再無知也不會拿自己的性命開玩笑,更不是那種言而無信之人。此次出府,我是有自己的打算,你也知道,我準備幫你家主子成事,總不能只是口上說說毫無準備吧。你放心,子母蠱的母蠱還在你主子手裡掐着呢,我不會逃走的,放心,最多亥時我自當回來。」

  欒風看着上官縈利落的跳下高牆,不禁思量很久。這個女人明明沒有一點武功,卻身手如此敏銳,面對自己沒有絲毫害怕甚至還敢談以條件。主上吩咐,若是上官縈離府,便把方才那句話說給她聽,然後放她離去就好。本以為主人此舉是多次一舉,沒想到這個女人確實很不簡單。

  幾乎走遍京城所有藥鋪,沒想到這個世界的醫療水平如此之低,前世一些很是普通的藥草價格竟是稀有物種,只想買齊幾副簡單防身毒藥的配料就湊不齊,不得已只得孤身前去山野中尋找,看來自己要想些辦法賺取些銀兩。

  出城還未行多久,忽聽一陣急促的馬蹄聲,那趕車的人仿若不長眼睛,明明自己就在正前還直面朝著撞來。頓時塵土飛揚,上官縈連忙飛身一躍抓住韁繩,急促的馬兒頓時前蹄揚起,雖然自己吃了一嘴泥但總好過被壓死的命運。

  上官縈是誰,怎麼會吃這種悶虧,更何況看那馬車就知道裏面是個有錢的主,自己順便打劫一番也是不錯。連忙揮身而上,拳腳就要對那車夫上前招呼。可沒想到,那趕車的護衛竟是個武藝不凡的練家子,雖然上官縈動作靈活逃過一劫,但抵不住毫無內力,不過片刻便是被制服。

  「你是什麼人,竟然要偷襲主上?」那有些黑黝的護衛,掐着上官縈的死穴暗聲問着。

  納尼?自己什麼時候襲擊他主上了,只不過心裏不爽的單純想踹他一腳。自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