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爺,請你矜持點》[王爺,請你矜持點] - 第9章 人生若只如初見

  月圓高照,已是開宴十分,絲竹悅耳,更是有舞姬在前台起舞。而自己的眼中,此時只有眼前豐富的飯菜,也不知道這古時候的人都什麼破規矩,早早的便是來赴宴,卻是晚上才給開飯,想要餓死誰不成。殊不知,此時一雙怨毒的眸子正在死死的盯着自己。

  這時候一個男子哈哈大笑得從內府走出,眉眼深邃,稜角分明,沒想到這上官宏只是上官襄的哥哥,卻是年長了如此多歲,此時他表情雖不嚴肅,但是卻很是威嚴,可以看出,年輕時候也是個不可多得的美男子。

  「感謝各位親友參加在下的家宴,倍感榮幸,大家都是自己人,客套話我就不說了,都不必拘泥,痛快暢飲才是。」

  幾個有眼力見的官員,立馬舉起酒杯,恭祝道:「丞相大人,下官敬您一杯,祝您萬壽無疆啊。」

  上官縈連忙跟着欒驚瀾給上官宏敬酒,「哥哥,原諒縈兒不孝,也不能經常來看望哥哥,縈兒真誠祝願哥哥身體健康,萬事如意,翠竹長青,縈兒在王爺府中的每一日也不忘挂念兄長和嫂子,縈兒……」說罷,竟是有些哽咽,連忙用衣袖掩飾。

  欒驚瀾見罷,很是心疼的樣子,輕輕為上官縈擦着眼淚,「縈兒,倒是夫君的錯,沒有體察入微,以後為夫自當多陪夫人回府。」

  上官縈用袖子擦了一下眼淚,像上官宏鞠了一禮,「哥哥原諒我思親心切,倒是縈兒失態了。」

  上官宏有些複雜的看着自己,出聲安慰「縈兒啊,你和八王爺過得好便好,你現在嫁入王府,已是皇家的人,不用挂念母家,哥哥和嫂子身體都好得很。倒是你,早日為王爺開枝散葉才是正事啊。」只是那關切的表情,並不曾達到眼底。

  欒驚瀾很是心疼的把我攬入懷裡,一臉憐香惜玉的樣子。而在場的一幫老臣,個個都是老狐狸,見此場景,都嬉笑地紛紛恭喜欒驚瀾和丞相一番,把酒言開。

  酒過三巡,晚風習習,桃花的葉子在空中微浮,倒很是綺麗。大家都是有些微醉。一個臣子提議,夜晚還長,不如大家找些樂子。

  這時候一個女聲從遠處悠揚傳來,朝着在場的各位緩緩施了一禮,「各位不知,我縈姐姐善於琴藝,很是絕美。說來襄兒也是懷念姐姐當年在府中和自己一起彈奏的日子,不如給哥哥和在場的各位演奏一曲如何?」

  上官縈尋聲看去,那一副小人得志樣子的,不是上官襄又是誰。上官縈不由眼色低沉,不知此舉上官襄是何意,自己堂堂皇室的王妃,怎可做琴取悅這幫臣子,不是故意難看又是什麼。這上官襄還真的是胸大無腦,自己不管如何也是丞相府出來的人,豈不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自己丟人丟得不也是丞相府的面子。

  上官縈想朝欒驚瀾使一個眼色,沒想到他竟然只顧着把酒言歡,並未把此時放在眼裡。就知道這傢伙沒用,關鍵時刻一點都派不上用場。

  上官宏聽罷,不禁思量,襄兒這個提議真是不錯,這麼多年,為了將上官縈培養成一枚優秀的棋子,自己也是沒少下功夫,雖然她的性子不行軟弱了一些,白長了一副好的容貌,但這才華確實是挑不出毛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