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遊之臨界劍士》[網遊之臨界劍士] - 第3章 沉浸式刷怪

沉迷練劍的陳平絲毫沒有注意時間的流逝,直到遊戲世界變暗,星光滿天。

「今天就先結束吧!」芸簡看着天,打了個哈欠。

陳平這才驚訝發現,天已經黑了。

很快,芸簡下山回了村子,陳平也準備下線了。

彈出界面,選擇退出遊戲。下一刻,白蒙蒙的霧氣籠罩。陳平再次回到初始空間。

「咔!」

關燈般的聲響,世界短暫的黑暗,入眼再次出現微弱的光。

躺在床上的陳平眨了眨眼,發現周圍還是一片黑暗。

伸手摸過手機,屏幕亮了,時間是23:58。

「什麼情況?」發現才半夜,陳平坐了起來。

下床拉開窗戶,發現外面果然還是暗的。

沒有開燈,黑暗中他啟動了他那台好久沒動了電腦。

陳平覺得自己忽略了什麼,摸着黑他按了電腦的啟動。電腦發出沉悶的嗡鳴,似乎在抗議陳平打擾了的休眠。屏幕陡然亮了,映的陳平的臉變藍。

嗡鳴聲漸漸小了。陳平開始操縱鼠標發出『咔噠咔噠』的聲音。

打開了荒冗官網,相比較之前,這裡相當的熱鬧了。

置頂的第一個熱門評論,是催星恆發售第二批頭箍的,第二條也是。

第三條也是,好像大家的口徑很統一。

陳平找了一下,沒有找到想要的信息。

很快他關掉官網,打開官方論壇,第一條熱門貼子依舊是催售頭箍的。

第二條貼子,是知名樓主,發的遊戲內實況。

下面的評論有羨慕,有震驚,有說要跑去上個帖子催頭箍去的。

陳平看了一眼,相比官網,官方論壇的氣氛就要活躍很多。

而於正也在一個官方貼子中,找到了自己想要的東西。

帖子里概括了一些荒冗的信息,比如,遊戲於現實的時間比是2:1。

也就是遊戲時間的兩天,是現實的一天。

同時帖子里還說明了,荒冗的大世界絕大多是推演而成。荒冗中的npc,都是智能的,荒冗中的很多事情,對應着實現世界的客觀規律。

比如,在荒冗中,會有**度。一個在現實中,有人格鬥能力的人,在游戲裏也會很能打。而現實中是廚師的人,在游戲裏做菜也不會差。

陳平有種危機感,那練家子在遊戲中殺怪,是不是更得心應手。

不過想想陳平又釋懷了,現實世界中,普通人事大多數,而會鞭法的人,又能有幾個呢。

也許散打教練,可能會來荒冗,特種兵總不能也玩吧。當然玩也可能,總不能天天玩吧。

最後,帖子中提醒,荒冗是高度自由的世界,玩家請勿在遊戲中,散播淫穢和反政治信息。

看完這些後,陳平有些迫不及待了,他關了電腦再次進去遊戲。

這一次,陳平直接出現在後山,沒有在初始空間過度,荒冗里,天色依舊是暗的,他決定先把挖礦的任務。

打開地圖,現在他的地圖裡,點亮的區域只有新手村。

從地圖上可以看到,原來礦區就在後山這一片,他現在腳下就是採礦的地方。

摸索着下了山,一邊看着地圖,一邊來到了礦洞區。看向一條礦洞里,陳平鬆了口氣。他本來擔心礦里會不會很暗。

到了這裡後,他發現,這裡有着一種發光的石頭,這種石頭髮出的微光,照亮着周圍,至少不是一片暗。

來到一處礦洞,進去後,他頓住了,怎麼挖礦?

估計用鎬子,隨便刨出鐵礦石的可能不大。

以前的網遊,資源都是個有固定的區域,又或是有明顯的提示和標誌。

但是陳平覺得荒冗可能不同,他想到了論壇官方的帖子。裏面講,對應現實世界,或許沒有那麼簡單,他準備下線去查資料。

當然在下線前,他掄了幾鎬子,敲下幾塊石頭。他敲掉的石頭,立馬顯示了名稱,都是普通的石頭。

確定隨便掄鎬子,無法得到鐵礦後,陳平果斷下線。下線後的陳平拿出手機,簡單的攻略了一下鐵礦石。

很快再次上線,依舊是礦洞,這顯然是開採過的礦洞。再這樣的礦洞里想要找到鐵礦石是很難的。但是也不是沒有,只是可能要花費一點功夫。

陳平注意些周圍的石頭,鐵礦石和普通的石頭有所區別,最簡單的就是金屬的色澤。

陳平開始在礦洞中尋找鐵礦石,他偶爾會挑一些容易開鑿的地方,鑿開後,觀察有沒有鐵礦石。

終於,在他鑿開幾塊大的石頭後。裏面露出一塊顏色不一樣的石頭,石頭裏面有褐色。陳平大喜,這該是鐵礦石了吧。

拿起鎬子敲了下來,果然在一堆石頭裡,找到了鐵礦石這三個字。將鐵礦石裝進背包,他繼續挖礦。

有了第一次的經驗,下面挖鐵礦石要簡單了不少,他一邊挖着鐵礦石,一邊往礦洞裏面深入,不知不覺已經進入了根深。還好礦洞結構簡單,他也不至於迷路。

終於遊戲時,一個小時後,二十塊礦終於齊了。此時他已經深入礦洞,當他帶着鐵礦石準備回去時。

礦洞更深的地方,傳來若有若無的**聲。這聲音斷斷續續,在礦洞里聽着有些嚇人。

陳平第一反應是,着礦洞深處有着什麼怪物。但是他很快否決了,因為這聲音感覺更像是人的聲音。

出於好奇他悄悄向更深處走去,聲音越來越清晰,陳平有心緊張。昏暗詭異的環境,再加上那聲音。

陳平忽然覺得,遊戲太真實了也不好,就比如他身處的環境,換個膽小的,怕是連挖礦都不敢。他忽然覺得,這遊戲心臟不好的人,怕是玩不了。

聲音就在前面,陳平本能的放慢腳步,他蹲在一個石頭後面,朝着聲音發出的地方張望。藉著昏暗的光線,他看到一個人影。

因為距離有些遠,加上光線不好。他看不清人影的長相,但是可以確定是一個人。而且這個人的頭上頂着血紅的名字,因為太遠,名字看不清是什麼。

但有過網遊經驗的人,都知道,有些網遊里對怪物名字顏色有些一些設定。

在一些游戲裏,名字顏色越深,代表怪物對於當前玩家來說,越危險。

而陳平恰好了解這些,眼前的情況,他知道遠處的人影和他敵對關係,是互亮血條的那種。

對方似乎受了傷,受傷,陳平心中忽然有一種衝動,自己要不要衝上去賭一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