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遊之臨界劍士》[網遊之臨界劍士] - 第6章 直播戰銀狼boss

其實玩家死亡後,爆裝備的概率並不大,根據陳平之前在論壇看到的官方數據,玩家死亡爆裝備的概率只有5%。

陳平會爆掉了衣服,只能說他倒霉。

想了想,陳平還是決定先出去看看,隨後他看到了一幕。

玩家前赴後繼的沖向銀狼,憤怒的玩家們,臨死之前都要給銀狼一拳。

但是很快所有人發現,大部分人的攻擊根本破不了銀狼的防禦,只能對它造成1點強制傷害。

眼看着造成的攻擊和銀狼的恢復差不多,玩家漸漸冷靜下來。有人不幹了,漸漸沖向銀狼的人越來越少,以至於灰狼脫了仇恨,直接血量回滿。

其他玩家冷靜了,陳平卻無法冷靜。他發現,銀狼的攻擊模式和灰狼相似,只是銀狼的速度更快。

在其他玩家攻擊銀狼時,陳平在遠處觀戰,他估摸着自己如果遇到銀狼,成功擊殺的可能有多大。

他對銀狼攻擊模式足夠了解,他現在需要知道銀狼的屬性。

「兄弟等一下,能告訴我,能告訴我銀狼的大概攻擊和血量嗎?」復活點,陳平拉住一名剛復活的咱家。

「大佬!」被來拉住的玩家一開始有些不高興,轉頭看到陳平後,表情立馬溫和。

「大佬?」這一次輪到陳平疑惑了,什麼時候他成大佬了。

「你就是我們南河的最強者。」這名玩家說的非常自豪,「這是我們公認的」

「南河?」陳平想了一下才想起,南河就是新手村的名字。

和這名玩家嘮了幾句,陳平終於得到了自己想要的關於銀狼的信息。

銀狼的血量500,攻擊大概在20—30左右。

陳平推算了一下,面對銀狼這樣的攻擊。算上他自己的防禦,大概可以極限承受兩次攻擊。

「兩次機會!」

陳平在心中反覆琢磨,最後他決定試一試,大不了死一次,就算運氣差爆了裝備,只要不把他的戒指爆出去就行。

不知道是誰,將陳平要挑戰銀狼boss的消息很快散播出去,一時間村裡的玩家都準備去看個熱鬧。

「各位各位,大神刷怪,觀看有風險。」這時之前被陳平拉住的玩家跳了出來,高呼聲吸引所有人注意「小弟我不怕死,等會上去給大家直播。大家可以線下進我直播間觀看,房間號是5438222。」

玩家聽他這麼一說,覺得也對,上門不敢再上去,怕掛掉。還不如去看人家的直播,於是很多人閃着白光下線了。

……

最近和荒冗有關的直播,在直播界掀起一股風潮。凡是播了荒冗的主播,人氣都會暴漲。播荒冗,已經成了流量密碼,

一些小主播甚至新人主播,藉著風口,一躍成為知名主播。

而一些網紅大主播,沒有播荒冗的,熱度都是跌了很多。

在直播界提到葉纓,看直播的人腦海中都會想到幾個詞,什麼直播界一姐,才藝女王,摸魚王。

當然葉纓的紅粉或是黑粉們,都喜歡稱她摸魚王,因為她真的太喜歡摸魚了。

此時的葉纓正在直播,但是沒有老實上班,而且在查房看直播。

「兄弟們,沒有事情做呀,我們去找個玩荒冗的直播間看一下!」葉纓無聊的坐在攝像頭前,點開了遊戲區荒冗遊戲分區,她看了一眼彈幕,「大家說看哪個?」

「人氣最高的嗎?」

「還是往下翻看看吧!」

「唉咦,這個感覺應該有意思!」葉纓的鼠標停了下來,念着直播間的標題,「大神大戰新手村boss,誰贏?」

「就這個嗎?」她好像在詢問粉絲的意見,但是已經點開了直播間。「好就他了。」

直播間點開,是一個玩家的第一視角,畫面里可以看到前方有一頭看起來很帥的銀狼,一個帶着面具的玩家和銀狼對峙着。

氣氛似乎有些緊張,拍攝的人,說話都是小聲的。終於領頭裡的銀狼先動了,他化作銀色殘影,快速沖了出去。

屏幕前的觀眾頓時屏住呼吸,在最危險的一刻,面具玩家極限避開銀狼攻擊。

觀眾還沒有來得及鬆一口氣,銀狼又快速折返,又是一次撲咬。面具玩家反應也是極快的,快速後撤和銀狼拉開距離。

但是銀狼連續撲向他,面具玩家身上像是裝了感應器,一次又一次極限躲開銀狼攻擊。

終於在一次躲避後,有細心的觀眾,已經注意到,一狼一人接近的瞬間,銀狼頭上飄出一道紅色的-15。

「牛b!」

「他什麼時候攻擊的?」

此時彈幕有人喊牛逼,也有人疑惑。顯然很多人都沒有看出,鏡頭裡的面具玩家是什麼時候出的手。

「閃避的時候!」有人給出解答。

一人一狼的戰鬥繼續,每一次雙方接觸,都看的人心驚肉跳。

但是每一次,面具玩家都能險而又險的避開。

慢慢的銀狼被磨掉了一半的血量,但就在這時,銀狼忽然立在原地,隨後仰頭髮出刺耳的嚎叫。

面具玩家似乎感覺到了不妙,快速退了幾步,但還是遲了,他雙手抱頭愣在原地。而銀狼藉此機會,衝到其面前,一爪子將其拍翻在地。

一道血紅的-18飄起,面具玩家血量,瞬間少了近一半。觀眾們擔心起來,發彈幕為其加油。

面具玩家反應過來,一個翻滾躲過了銀狼的再次攻擊,觀眾都為其捏了一把汗。

接下來,面具玩家再次控制住了局面,不斷的消耗着銀狼的血量。

然而在銀狼殘血時,意外再次發生。只見銀狼全身的毛髮竟然變紅,氣勢更加凌厲了。

下一刻變異的銀狼沖向面具玩家,它的速度比之前更快了,面具玩家躲避不及,再次受到攻擊,-20血紅字樣飄出,他直接殘血。

雙方殘血,但是銀狼的加速buff還在,它的速度依然很快。接下來,面具玩家每一次躲避都很極限,而且他現在根本沒有機會攻擊。

看到這,兩個直播間的觀眾,都緊張的不發彈幕了,生怕一個彈幕出去,面具玩家就涼了。

戰況焦灼,終於面具咱家,險而又險的刺出一劍,-19,銀狼也只剩下絲血了,勝負只在瞬間。

這時銀狼忽然停在了原地,觀眾愣了一下,想到了什麼。但他們很快注意到,面具玩家反應的比他們更快。在銀狼停下的時候,他已經遠離了銀狼。

銀狼一聲咆哮,面具玩家在咆哮聲將結束的時候,快速接近,手中長劍毫不留情的刺出。

咆哮的餘音戛然而止,隨後銀狼身體的血紅退去,身體也重重倒在地上。

這一刻雙方的直播間,沉寂了一小會,彈幕一堆666飄過,擋住了屏幕。

「這位戴面具的兄弟,看起來很牛逼,感覺像是練家子。」葉纓也從緊張狀態出來。「不知道他有沒有直播,可以看一下。要看就得看這種大神的直播好嗎,能提升實力!」

「沒有嗎,你們找過了!」葉纓看向彈幕,顯然有人已經查過房了。

「可惜了!」葉纓有些遺憾,隨後她又道,「我也想玩這個遊戲了,但是下波遊戲設備不知道能不能搶到。

此時彈幕中很多人刷,

「找你閨蜜啊,她不是要為荒冗代言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