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遊之臨界劍士》[網遊之臨界劍士] - 第7章 主城

一連串的系統公告,炸的玩家有些發愣。

有些玩家驚嘆,大神就是牛,已經到十級了。當然還有一部玩家不滿,這些玩家距離十級一步之遙,但是獎勵卻在面前被別人領了。

武慕就是其中一員,他距離十級就差一千經驗了,但是有人卻比他提前升到了十級,而且一個人吃光了所有等級**。

還在遊戲中刷怪的武慕,有些不滿,有些眼紅。憑什麼讓那**湖一人吃光了所需獎勵,他一刀砍死了面前的八級怪雙尾蠍。隨後越想心裏越不平衡,白光一閃直接下線了。

現實中的武慕生活富裕的家庭,他的父母一般都在忙着工作上的事,很少搭理他,而他則是一人生活在s市。

離開遊戲的武慕,打開了論壇,發現已經有人在討論剛才的系統公告。

「我覺得**湖是遊戲的托。」

「不能吧,我覺得荒冗根本不需要托。」

「你懂什麼,沒托怎麼刺激土豪消費,你看現在,土豪們能不眼紅!」

「我覺得不是托不託的問題,感覺遊戲設計的有問題。我覺的這**湖,肯定是十級後解鎖了榜單,然後上榜的只有他一人,所以他把獎勵全領了。」

「有道理,這樣是有些不合理,豈不是誰升到十級,都能獨攬獎勵了嗎!」

「感覺星恆要背鍋!」

「這**湖究竟是何方神聖,有人認識嗎?」

武慕看着這些評論,覺得不夠味,他要帶一帶節奏。當然這事他不會自己動手,他在以前玩遊戲的時候,結識了一幫朋友。

這些人里,有人能聯繫到水軍。武慕想要花點錢,請一批高質量水軍,帶一下恆星的節奏。

很快武慕聯繫了一個人,一番交涉後,從個人賬戶空中支付了一筆資金。做完這一切後,武慕重新回到遊戲。

而現實中,水軍的動作很快。在荒冗的論壇里,開始出現一些帖子。

帖子中稱,荒冗遊戲不平衡,恆星自己養托,吃掉所有獎勵,吃像難看。

類似的帖子出現很多,內容更是從各個角度,明裡暗裡攻擊荒冗。

當然高質量的水軍,怎麼只會如此。

他們會進行多維度的攻擊,此時不止是論壇,更是有短視頻,自媒體文,在網上投放。

幾波節奏下去,最先被帶動情緒的是在玩遊戲的玩家們,他們本來也覺得一個人吃了那麼多獎勵有些不公平,只是一開始沒有在意。

現在網上有了節奏,他們自然是跟着節奏走。

很快網上出現修改獎勵機制,取消**湖獎勵的呼聲。

很多人更是大罵**湖是狗托,有人更是要人肉**湖,只是暫時沒有結果。

隨着熱度逐漸變大,很多的普通吃瓜人被卷了進來進來,他們或許只是抱着看熱鬧的心理。但是進入節奏後,他們的心態就變了。

他們覺得自己以後也是要玩荒冗,荒冗的事情是和他們有關的。

這段時間本來就自帶熱度的荒冗,此時像是一個炸藥桶,猛然就爆了。

荒冗最近的熱度是有目共睹的,而它也是勢必要影響整個遊戲行業。有些人已經感覺到自己的蛋糕不保了,這一次不是要被切了,而且可能是要被搶走。

各種奇怪的聲音,開始渾水摸魚加入這場節奏戰爭。

網上也出現一些荒誕的言論,有人稱,荒冗是現實版的刀劍,遊戲可能藏着不可告人的秘密。

有些言論稱,荒冗遊戲的登錄設備有問題,長期佩戴遊戲頭箍,可能損傷人的大腦。

還有一些言論稱,高模擬的虛擬現實,可能讓人頭腦混亂分不清現實。類似的各種言論充斥着網絡。

頂着高熱度的荒冗,讓這些信息發酵的更快。這讓網民在猜測這些言論的真實性,一時間甚至有些有頭箍的玩家,不敢進去遊戲了。

短短几個小時,事態已經發展到不可收拾的地步。在這期間武慕下線了一次,他很滿意自己帶上的節奏,甚至有些驚訝,沒想到節奏會這樣激烈。

終於,官方有了回應,可能是迫於壓力,一向高傲的星恆,終於作出了回應,他們發了篇長文公開聲明,內容如下。

對於網絡流言的聲明:

我公司的產品荒冗遊戲,為智能自主運營,不存在人為操控的情況,遊戲內的一切數據皆有系統自主完成,我公司只負責局部的調控和監察,對於已發生的遊戲事件,我們不做干擾。

玩家**湖的遊戲行為是個人行為,與我公司無關,廣大網友不要自我進行不切實際的猜測。

關於我公司的設備安全問題,我們的設備經過國家相關部門檢驗。同時我們在相關科學網站上有專業的論文,裏面有荒冗設備詳細原理闡述,有興趣的網友可以前去查看。

若是有玩家仍然無法理解,我公司建議您申請退款,我們會在收回設備後,全額退回您的付款。

另外社會群體中,若是有人仍對我公司的產品保持懷疑,建議您不要使用。以免浪費你我的共同時間。

恆星的聲明一出,那火熱的節奏,先是緩和一下,隨後更加猛類的燃燒。

有人覺得,星恆不是出來救火的,而是助燃的。

遊戲內,陳平還不知道外面的事情,不知道自己已經被當成了托。他只是感覺到獎勵這裡好像有點bug,好像排行榜的獎勵被自己全佔了,他感覺系統給的太多了。

不過他很快將獎勵的事情放到了一邊,眼前他準備先去轉職,但是眼下有個問題,他不知道守護者是誰,想了想,他決定去找村長問一下。

陳平一路悄悄的趕回新手村,他怕被別人看到他的等級,認出他就是**湖。他終於還是有些心虛了,感覺拿了不該拿的東西。

南河村裡,村長依舊在自家門前晃悠。芸簡離開了,現在他貌似成了『空巢老人』,看着他,陳平有點同情。

「村長!」陳平走向村長。

「是你,有事嗎?」村長抬頭看向陳平。

「我想向你打聽一個人?」

「誰?」

「守護者!」

「守護者很多!」村長摸着花白的胡茬,「你要找哪一個?」

「距離最近的!」

「最近的不就在你眼前。」

「眼前?」陳平愣了一下,隨後驚訝的看向眼前的老頭,「你是守護者,你頭上怎麼是村長!」

「這些不就是了!」村長抹了一把頭頂,頭上的村長頓時變成了守護者,「像守護者嗎!」

「像,您不像誰像!」但是陳平還是忍不住上下重新打量了眼前的老頭,「冒犯的問一下,您多少級了。」

「你還是不知道的好!」村長撇了他一眼,「免得受到的打擊太大!」

陳平覺得老頭太囂張了,但是沒有說出口,他覺得這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