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遊之臨界劍士》[網遊之臨界劍士] - 第9章 宗師基礎被動

就在陳平苦惱着,準備要放棄任務時。他忽然注意到什麼,抬頭順着順着盡頭的岩壁向上看,筆直的岩壁沒有遮擋。

這一刻他的心底忽然有一個想法,當然他現在還不確定。

陳平順着淵底,一路狂奔。很快他回到地面,然後順着地裂邊緣,摸到盡頭。

地裂的盡頭,就像是一處斷崖。陳平從崖邊往下看,深不見底。

掃視了一眼周圍,周圍有不少石頭,但是都太小,他要大的。

找了一會,他發現一塊磨盤大的石頭。吃了一點力氣,將石頭滾到懸崖邊。隨後他圍繞崖邊走了一圈,不斷估算着位置,然後調整石頭的位置。

終於在他抵抗藥水效果消失後,他確定了位置。

陳平深吸一口氣,一咬牙將石頭推了下去。

他看着巨石落下,快速消失在視野中,隨後一聲微不可聞的落地聲。

但是陳平等了一會,並沒有聽到系統提示,有些失望。

「失敗了嗎?」有些不甘心,只能放棄任務嗎。這可是隱藏職業啊,放棄估計以後難以遇到了。

「不行!」陳平有些不甘,他再次狂奔向淵底,他到底要看看什麼情況。

順着淵底,一路摸向盡頭,在接近盡頭時。隔着霧氣前方似乎有什麼動靜。

沒有了抵抗藥水,身體有些沉重。他小心的靠近,當他看到盡頭的情況,不由得大笑出聲。

「nnd,幸好下來看了一眼不然虧大了。」

一劍淵的盡頭,石頭砸中刻雙頭蛇的下半截身子,上身似乎因為痛苦,在不斷扭動,是不是的轉頭去咬壓住身體的石頭。

但是顯然的的骨頭已經被壓斷了,沒有沒有氣擊,弄開石頭。

此時雙頭蛇已經只剩小半管血了,看着大蛇的慘狀,陳平有些小小的不忍,他決定幫它解脫。

陳平衝上去,繞到安全的位置。一劍砍在大蛇身上。

-30

有傷害,陳平大喜。這是雙頭蛇,扭頭要攻擊他。陳平往後撤了幾步,躲開攻擊,然後繼續攻擊大蛇。

終於幾分鐘後,雙頭蛇倒在地上不再動彈。

陳平對它使用採集術,但是沒有採集到任何東西,這時系統提示傳來。

【系統提示】恭喜您擊殺了黃金級boss,雙頭蛇,獲得聲望30。

沒有祝福陳平有些遺憾,不過想想也是,祝福哪來這麼多。

很快雙頭蛇的屍體消失,地上多處幾枚銀幣,兩件裝備,還有兩個沒見過的等一,其中一個像是氣體一樣,在不斷變化。還有一個是菱形的乳白色水晶。他先查看裝備。

【雙頭蛇皮靴】

未鑒定

【雙頭蛇護手】

未鑒定

兩個未鑒定的裝備,城市估計應該是黃金裝備,想想有些小激動。

隨後他查看氣體和水晶。

【祝福之息】

使用其可改變裝備上的祝福烙印。

【進化之髓】

使用後可純化寵物血脈,強化其屬性,並有一定幾率使寵物發生進化。

兩個東西一個是洗詞條的,一個是強化寵物,都是不錯的東西,都是消耗類的材料。

收拾好戰利品,陳平返回羅升城。

半個小時後,趕回羅升城。經過城外時,陳平注意到,已經有不少玩家在刷怪升級了。

當他再次回到,轉職大廳,發現裏面又不不少玩家了。

等前面的一個玩家接了任務離開,陳平上前來到洛古面前。

「任務完成了?」洛古看見他,愣了一下。

「完成了!」

「採集到雙頭蛇的東西了嗎,給我看一下!」

「……」陳平愣了一下,他沒有採集到雙頭蛇身上的東西,不過他反應很快,拿出了一件雙頭蛇爆的裝備,「這個可以證明嗎!」

「你很不錯!」看了眼陳平拿出的裝備,洛古露出笑意,「你有資格成為極之道的劍士。」

隨後只見洛古的食指向下輕點,一道波紋在空間中波盪開。

剎那間,陳平感覺天地翻轉,一個黑暗的世界,將他包容在內。

「這裡是什麼地方!」陳平驚訝的看向周圍。

「這是我用劍技截留的一芥子時空!」洛古掃了眼周圍,「這裡的時空很薄弱,我只能拉你讓精神進入。」

「這個專職有關?」陳平問。

「對!」洛古看着陳平,「專職極劍士,需要你的需要你的雙基礎劍技達到宗師級。」

「宗師級!」陳平震驚,這要到猴年馬月。

「你不用着急!」似乎是明白陳平心中所想,洛古依舊淡定,「在這片空間,我會留下這裡指導你,這樣你可以快速過去經驗值。」

「而且在這片空間,外面的時間是凝滯的,你不用去擔心時間的問題。」

「那就好!」陳平鬆了一口氣,他剛才想說,自己在現實中還有一個肉體凡胎需要吃飯呢。

「來,拔劍!」

隨意的洛古這一句,兩人手中憑空出現一把劍。

「攻過來。」洛古持劍的姿勢隨意。

「好!」陳平點頭,雙手握劍沖向洛古。

兩劍相交,洛古正面抵擋了陳平的攻勢。

「速度太慢再快點。」洛古指導道。

陳平再次攻擊。

「還是太慢了,外快!」

陳平不斷的攻擊。

「快!」

「還是不夠快!」

「力量不足!」

「再加點力道!」

「再快!」

「…」

洛古彷彿化身話嘮,陳平耳中充斥着他的嘮叨。

但是在他的聲音中,陳平能夠集中精神,他一次又一次的攻擊,忘卻了時間。

【系統提示】您的被動技能「斬擊」,升到了初級。

【系統提示】您的被動技能「刺擊」,升到中級。

【系統提示】您……

……

陳平似乎感覺到有系統的提示,但是他沒有時間去再次。

在這沒有時間比較的地方,陳平不知道向洛古揮了多少次劍。

他只知道,洛古現在原地從來沒有動過。如果說當初芸簡給的壓力像是一座山,洛古就如同一望無際的海洋,深不可測。

就在陳平要再次回擊時,洛古閃到了一邊,這一次他沒有用劍去擋。

「結束了!」隨着洛古的聲音落下,兩人手中的長劍消失。

「陳平這才回過神來!」他看向洛古問,「我在這裡待了多久了?」

「三個月!」

「三個月!」這三個字開始在陳平腦海中回蕩,一幕幕他揮劍的畫面不斷翻騰,究竟揮了多少劍,他也不知道。

「我們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