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遊之最牛村長,開局震驚呆姐兒》[網遊之最牛村長,開局震驚呆姐兒] - 第五章 大風起兮雲飛揚,意大利炮轟他娘

第五章 大風起兮雲飛揚,意大利炮轟他娘

最終,在獸群付出巨大的代價後。

辰樂挖的三道壕溝這才被填滿。

而獸群的數量,經過重重陷阱,已經只剩下出發時的一半了。

雖然如此,但也是人類的上千倍。

經過壕溝區,獸群與村子之間,只剩下一片坦途。

流坡村就這樣**裸地暴露在獸群的鐵蹄之下。

PBB知道,接下來就看自己幾人的了。

他默默將復活地點,設置在了這個偏僻的村子。

收起了往日的嬉皮笑臉,驅使着胯下那頭不知何時完成變身的火麒麟。

邁着鏗鏘有力的步伐,向無數的獸群走去。

其他三名女主播也是有樣學樣,拿起自己的武器,跟在火焰騎士的身後。

一旁小雨兒見狀,不由得露出擔憂的表情。

PBB騎着火麒麟,在她的身邊停頓了片刻。

「小丫頭,吃你一顆果子,」

「作為報酬,」

「就讓我護你周全!」

說完,便用腳後跟輕觸火麒麟腹部。

火麒麟會意,揚起四肢,義無反顧地向千倍於己的獸群衝去。

圓圓:「還有我!」

周周:「算老娘一個!」

呆姐兒走到小雨兒的身邊,摸着她的腦袋,笑着說道:「丫頭,幫我保管好披風,等我們回來,你來給我披上!」

小雨兒仰着腦袋,努力不讓眼眶的淚水落下,重重點了下頭。

辰樂看見眼前的一幕,身體內冷卻已久的熱血被再次點燃。

可惜作為一名非戰鬥型NPC,他挖挖陷阱還行,貿然跟上去只能拖後腿。

臨近村子,獸群的速度慢慢放緩。

因為在它們的面前站着四個人類。

一個騎士

一個奶媽

一個儒生

一個小孩

除了騎士胯下那頭,不停燃着火焰的麒麟,看起來有幾分威力外,其餘幾人看起來不堪一擊,特別是那個小孩子。

至少絕大部分野獸都是這麼想的。

但很快,它們就被現實狠狠掌了一摑。

只見四人中,看起來最弱的小孩,將手中的玩具扔到跟前。

原本巴掌大小的玩具車竟然見土就長。

須臾間,玩具車長成了一人多高的巨型炮車。

黑漆漆的洞口約莫有人頭那麼大。

炮車身上都是洋碼子,上面還有一根引線。

小孩如同變魔術般,變出一顆腦袋大小的炮彈。

吃力地抬到炮車口。

「你們這些個怪物,嘗嘗我意大利炮的威力!」

圓圓大致瞄準了獸群進攻的方向後,又不知從哪裡搞來一根火把。

呲——

引線點燃的瞬間,圓圓立即扔下手中的火把,雙手捂住耳朵。

轟——

一聲巨響,從炮車口傳開。

圓滾滾的炮彈被推向遠處,砸到了獸群當中,在獸群中犁出一道一米寬的通道。

通道上是各種野獸殘破的身軀。

同伴們用生命為後來者踐行了什麼叫真正的莫欺少年窮,剩下的野獸果斷地避開了黑秋秋的炮口,湧向兩邊的呆姐兒和周舒怡。

看着朝自己奔襲而來的野獸,周姐嘴角露出一絲嘲諷。

只見她輕喝一聲:「我有一雙隱形的翅膀!!!」

周姐身後立即狂風大作,她的身體竟然緩緩上升,只留下地面上的野獸大眼瞪着小眼。

一隻猿猴抄起一塊腦袋大的石頭,直射周舒怡的面門。

「我的臉皮厚如城牆!!!」

石塊應聲而碎,反觀空中的周姐,毫髮無傷。

眼見拿周舒怡沒辦法,獸群紛紛調轉方向,奔向另一邊的呆姐兒。

周姐冷笑一聲:「要是讓你們就這樣跑了,我還怎麼人前顯聖!」

只見周姐從袖口處掏出一根毛筆,凌空畫著什麼,嘴裏還念念有詞:「我的腳下是方圓百米的巨坑!!!」

剛準備調轉方向的獸群腳下一空,不約而同地摔進了坑底。

摔進坑底還不算完,周姐又從懷中拿出一疊宣紙,隨手拋向空中:「坑裡還要有水!!!」

話音剛落,漫天飛舞的紙屑化為了從天而降的川流,將幾隻好不容易從坑裡爬上來的野獸衝到了坑底。

遠處的辰樂目瞪口呆地望着大放異彩的周舒怡,喃喃自語:「早知道她有這本領,我還挖什麼坑。」

周舒怡這邊是水淹獸群,呆姐兒那邊的獸群也好不到哪兒去。

她身上穿着的白色長裙不知何時變成了黑色,換了衣服的呆妹兒氣質也隨之發生了很大的變化。

由知心大姐姐變成了夜店女王,妖異的嘴角勾勒出滲人的笑容,猩紅的指甲凌空一划,一團墨綠色的毒霧迅速向四周擴散,獸群的頭頂上不停地冒出猩紅的數字。

呆姐兒踩着黑色的高跟鞋,一步步朝獸群走去。

距離她越近,獸群頭頂的數值越大,還未靠近,便化為了一道綠油油的屍體,轟然倒塌。

以呆姐兒為圓心,周圍躺滿了無數的野獸屍體,到處都是讓無數男人沉默的綠色。

原本離她最近的PBB見狀,趕緊策馬跑開。

可惜還是慢了一步,整個人頓時從頭綠到腳,大額的傷害從頭頂飄出。

PBB一邊磕着藥水,一邊朝着眾人說道:「那個女人又發瘋了,大家快跑啊!」

周姐和圓圓聞言,也顧上眼前的獸群了,收起吃飯的傢伙就往後撤。

飛在空中的周舒怡不滿地說道:「呆姐兒,都是普通的野怪,你犯得着這麼拚命?老娘差點被你毒死了!!!」

誰知周舒怡莞爾一笑:「毒死你正好,你那張嘴長得太過讓人討厭,毒死你我耳根子正好清靜清靜,你要不要試試?」

周舒怡趕緊閉上嘴巴,飛到了千米之外,她深知,這種狀態下的呆姐兒,是會幹出這樣的事的。

憋了一肚子氣的周舒怡只能將怒火發泄在遠處的獸群身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