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遊之最牛村長,開局震驚呆姐兒》[網遊之最牛村長,開局震驚呆姐兒] - 第八章 小丑竟是我自己?

看着小雨兒滿身是血,辰樂立即扔下手中的木頭,急切的問道。

「小丫頭,你這是怎麼了?渾身是血,傷哪兒了?」

小丫頭猛地喘上幾口氣,搖搖頭,頭髮上甩下幾塊碎肉,表示自己沒事。

休息片刻,這才帶着些許哭腔說道:「村長大叔,我好像闖禍了。」

正當辰樂準備詢問她幹了什麼之時,村子口又傳來了嘈雜的呼喊聲。

「家主,我剛看那丫頭往這邊跑了,肯定是躲在村子裏了。」

辰樂循聲望去,只見幾名家僕打扮的青壯漢子,簇擁着一人正往這邊走來。

那幾名家僕模樣就如同小雨兒一樣,好不狼狽。

中間那人,辰樂剛好還認識。

不就是剛才嫌棄他庸俗的公輸班。

不等辰樂開口說話,一名家僕突然指着身邊的小雨兒說道:「看,就是那個丫頭,把我們船弄沉了。」

小雨兒見人家都找上了門,慌忙擺着小手:「我不是故意的,不是,不是我弄的……」

那名家僕依舊不依不饒地說道:「事到臨頭了,還說不是你……」

家僕和小雨兒還在就沉船的事情爭論不休。

另一邊的公輸班慢慢陷入了回憶。

……

公輸班感覺自己今天有點犯太歲。

聽說東海這邊有個星辰島,島上盛產的各種稀有材料。

於是便帶上三五名家僕,出海尋找。

偏偏遇上了暴風雨,誤打誤撞來了月牙島,最要命的是上船還損壞了。

正準備在島上休整幾日,卻被一個莫名其妙的青年邀請重建村子。

開的價還不低。

作為工匠世家,蓋房子對於公輸班來說,自然是小菜一碟。

可問題是,自己這次出海,是為了尋找傳說中的星辰島。

吃飯的傢伙沒帶不說,就連家僕也才三五名。

靠自己這幾人幫忙重建村子,得建到猴年馬月去。

所以,公輸班自然而然地拒絕了那位青年的請求。

誰知那青年被拒絕後,竟妄圖用金錢迫使自己改變主意。

那他怎麼能忍?

中原大陸,誰不知道公輸班是鼎鼎有名的大匠。

工匠精神怎麼能被世俗的錢物玷污?

儘管他內心的想法有過一絲鬆動。

但很快便被自己崇高的職操所說服。

連帶着,公輸班當即對那個企圖拿錢使自己墮落的青年多了幾分惡感。

當即下定決心立即離開這個島,省得那青年拿更多的錢來誘惑自己。

可當他戀戀不捨地回到沙灘上時,卻被家僕告知。

自己幾人乘坐的船竟然被一個小丫頭給弄沉了。

這還得了,沒了船,出不了海,事小。

在那青年的誘惑下失節事大。

因此在家僕的帶領下,公輸班決定去找那個丫頭討個說法。

一路尋來,公輸班竟然發現弄沉自己船的丫頭,和妄圖讓自己失節的青年竟是一夥。

聯想到前後發生的事情,公輸班瞬間明白了他們的「險惡用心」。

回到現實中,

公輸班揮手制止家僕的喋喋不休。

上前一步,對辰樂說道:「辰村長,老夫不就是拒絕了為你們搭建房子,沒必要讓這小丫頭毀我船隻吧。」

如今的公輸班已經認定,眼前的兩人狼狽為奸。

眼見用金錢誘惑自己不成,就派人使陰招,弄沉了自己的船。

好讓自己等人短時間內無法離開海島。

然後達到他們迫使自己為他們重建村子的目的。

當真是好算計。

辰樂想不到,自己僅僅是邀請公輸班幫忙蓋個房子,卻被他腦補出那麼多的事。

眼見公輸班語氣不善,辰樂眉頭擰作一團,趕忙解釋道:「先生是不是誤會了?」

公輸班冷哼一聲,並不答話。

辰樂不由得低頭望去,卻見小丫頭一副淚眼汪汪的模樣。

多餘的話自然是說不出口。

辰樂將小丫頭護在身後:「事已至此,先生需要多少錢,我們認賠就是。」

一聽錢,公輸班的怒火瞬間被點燃。

「辰村長,老夫雖然不富裕,但錢還是夠用的。今天過來是想告訴你,無論耍什麼手段,老夫說不給你們蓋,就不給你們蓋,老夫是有……」

說話間,公輸班再次想起了那堆快壘成小山的金幣,不自覺得咽了口唾沫,後面的話沒有說出口。

公輸班用力地搖了搖頭,似乎想把心中的貪念甩出去。

咬牙切齒地說道:「老夫是有節操的,想要我幫你們蓋房子,除非你給我找來上好的金絲楠木!」

辰樂一聽,頓時樂了。

大手一揮,地面上忽然出現了數根,質地細膩、幽香淡雅、表面布滿細密的金絲紋路的木材。

木材在陽光的照射下,泛起層層金光。

「先生,這金絲楠可算上乘?」

金絲楠木出現的那一剎,公輸班已經震驚地說不出話來。

聽到辰樂的問話,這才回過神來。

故作淡定地答道:「還行,但這幾根可不夠!」

辰樂大手一揮,又是數十根金絲楠木落下。

「先生,可夠。」

「咳咳,金絲楠木可作柱樑,但蓋房子所需要的木質材料還有杉木……」

公輸班的話還沒說完,辰樂大手一揮,成堆的杉木憑空浮現。

「(((;꒪ꈊ꒪;)))要有松木……」

辰樂大手一揮。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