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紈絝毒妃:腹黑邪王輕點寵》[紈絝毒妃:腹黑邪王輕點寵] - 第1章 天外飛仙

天泉山,天泉池。

這日天氣晴好,碧空萬里,一切平靜如常。

誰料,臨近晌午之時,突兀的,天雷炸響,驟風突起,狂風咧咧作響,方才明亮的天地轉瞬間陷入一片黑暗之中。

溫泉池中,浸泉的夜王君驚鴻劍眉輕挑,鎮定自若,悠閑徜徉在天泉池之中抬眸看天,靜待奇觀出現,似對此已在預料之中。

驀然一道閃電驚現伴着雷聲炸響,照亮暗黑天空,君驚鴻竟清楚的看見天上降落下來一物,那東西不偏不倚,正中上方。

說時遲那時快,就在即將擊中他的那一瞬,他猛然出手一掌將巨物拍飛,毫不留情。

此刻漆黑如夜的天也漸漸轉亮,待仔細一看,那所謂的巨物竟是一女子。!

「噗通」的落水聲,激起浪花一片,「誰?誰特么的搞突然襲擊?襲胸用不着這麼用力吧,給我站出來,老娘保證不打死你!」

無辜受襲的顧蕾從水中站起來伸手揉了揉被拍疼的胸,繼續咒罵著。「霧草,誰這麼不要臉,下手這麼重?給我站出來老娘保證不廢了你」小臉擰成麻花狀,不由得倒抽一口氣。上天作證真的好疼,都眼淚汪汪了好么。

「你是何人?」君驚鴻擰眉看着三米之外身着奇裝異服,言語粗魯的女人問着。

莫不是天外飛仙?

他這一問,顧蕾方才打量着池中坐着的男人。

半露的胸肌健碩無比,一張妖孽一般深邃的臉近乎完美。面如玉,眉如劍,眸如星,鼻挺立,五官勾勒分明,唇瓣適中卻性感誘人,披肩墨發很是邪魅。

那種霸氣凜然的氣息好似來自於九天之上的王者,令人望而生畏,邪肆魅惑,狂傲不羈。

顧蕾也是閱人無數,各色美男數不勝數,但面前這男子當是數一數二。

眸光死死地盯着他,小心臟砰砰直跳,真的……好妖孽!

不過這誘惑力頂多也就持續五秒鐘。

「別跟我廢話,老實交代,剛才是不是你偷襲我的?」轉瞬,她雙眸恢復清明,雙手叉腰指着他質問。

君驚鴻冷峻的唇角不着聲色的勾了勾,嗤聲道:「是與不是你能奈我何?」

眸光打量着顧蕾,眼底閃過一抹不屑之色,哪兒來的山野女子膽敢如此造次,膽子不小!

敢在他君驚鴻面前叫囂,她當屬第一人。

「媽了個巴子,到底是還是不是?!」聞言顧蕾嘴角一抽,瞅了他一眼,說話文縐縐的,聽得雲里霧裡的,什麼玩意兒!伸手指着他的面門氣急敗壞的低吼道:「是不是個男人,敢打不敢承認是吧?」

「現在,給你一個道歉的機會,不然保不准我打的連你老親娘都不認識你!」怔了一瞬,繼而又說著。

她又不傻,這兒放眼看去就她倆人,不是他還能是誰!

君驚鴻不語,狹長的鳳眸半睨着,散發著一抹寒光,稜角分明的唇瓣抿成一線。搭在石台上節骨分明的右手有一下沒一下的敲擊着檯面。

突兀的,他右手一抬,手曲成爪朝着她一吸……

顧蕾雙眉顰蹙,只覺得氣壓凝重,凜寒的肅殺之氣撲面而來。疑惑不解的看着他詭異舉動,可尚未反應過來之時身子猛然前傾,直直的朝着他飛了過去。

在回神之際脖子已然在他掌心之中,掐的生疼!

「敢在本王面前叫囂的女人,你是第一個!」近在咫尺的君驚鴻捏着她的脖子森冷的說道,「現在,給你一個道歉的機會,若深得我心,姑且饒你一條賤命!」

仿着她語氣說著,隨後右手一甩,像扔一隻骨瘦如柴小貓一般輕飄自然,不費吹灰之力。

而後君驚鴻從檯子上信手捻起一塊帕子擦了擦掌心,上好的錦緞帕子價格斐然也就僅此一用便扔到了一旁,丟棄了。

「噗嗵——」

一聲巨響,濺起水花無數,連帶着整個溫泉池水都蕩漾了起來。

被扔到數米之外的顧蕾身子墜入了池中,本就被掐的喘不過氣兒來這下子則又嗆了一口水,甚至連鼻孔里都嗆出了水。

掙扎了幾下站了起來,伸手擦了擦臉上的水,將沾粘在臉上的秀髮捋到腦後,適才得空正視眼前這個異樣的男人,儘管她咳嗽的臉色通紅也無暇顧及。

她眸光閃爍,眉心緊擰,一絲不好的預感油然而生。

記得明明是在組織里接了任務,盜取價值十億得古代耀月鐲。

可在盜取耀月鐲的時候博物館裏突然出現了數百手持長槍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