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紈絝毒妃:腹黑邪王輕點寵》[紈絝毒妃:腹黑邪王輕點寵] - 第10章 不明其意

身後幾名兄弟不明其意,怒目圓瞪顧蕾,握着兵器躍躍欲試,卻最終都被白衣男子給阻止了。

聞言,顧蕾滿心歡喜,終於算是躲過一劫了。嘿嘿咧嘴一笑,「啊哈哈,你的豪爽,我喜歡!」說罷她翻身下床,穿上鞋子扭頭就走了。

剛邁出三兩步忽覺不對,似乎忘了什麼,又猛然轉身竄了回去。

顧蕾走到他身邊看着他咧嘴一笑,挑眉輕挑的瞅着他,情不自禁的伸手一巴掌拍在他的臉頰上,冷笑道:「出來混的總是要還的,遺憾,不能親手殺了你!」說罷狀若無奈的搖了搖頭,一聲長嘆。

說罷小身板爬上了床,在他衣衫里翻來翻去,翻騰了老半天,終於在他衣襟內下面掏出了一塊明晃晃的東西,「終於找到了,就是這玩意兒,老娘惦記了好幾個小時呢!」

將純金令牌放在手中掂量了一瞬,嘖嘖稱奇,「分量不輕,是個值錢的玩意兒。」說著將東西別進了口袋,又在他衣衫里掏了老半天,最後找出了幾張銀票,她來不及查看面額直接塞進了兜里,雙眉清揚,「夜王,好自珍重,黃泉路上一路好走!」嘴角含笑,將君驚鴻洗劫一空之後得意洋洋的轉身離開了!

與幾個殺手擦肩而過的一瞬間她頓住腳步,回頭指着躺榻上躺着的一動不能動的君驚鴻,拍了拍白衣男子的肩膀,小聲說道:「這男人剛才居然揚言說要滅你們九族,瞧瞧,多狂妄的傢伙!你們一定要把他往死里打!最好是先挖眼割舌最後關進籠子里浸大糞!權當是為民除害了!」報復性的將白日里君驚鴻屬下說的陰招原封不動了奉還給了他。

一臉春風得意的朝着君驚鴻做了個鬼臉吐了吐舌頭,一甩長發自恃英姿颯爽的轉身離開,生生的是氣死人不償命!

「大哥,就讓這娘們這樣離開了?她可是傷了咱六弟呢!」刀疤男看着顧蕾離去的背影說道。

白衣男嘴角輕揚,若有似無的哼了一聲,「我自有定奪!」嘆了嘆,又道:「時下大局為重,先拿下夜王人頭再言其它。」

「哎喲,大哥,夜王中了咱們的十香軟骨散呢,可不就是砧板魚肉任人宰割,又有何懼?嘶,這娘們兒下手可真疼!」一旁被攙扶的紅衣男子娘里娘氣的說著。

「夜王實力有目共睹,不可小覷。」說罷一揮手,兄弟幾人便同朝君驚鴻床榻而去。

時下,君驚鴻適才明白,原不過是顧語晗與這一幫子來路不明的殺手同時下手,而他似乎輕率的很,輕易的避開了顧語晗下的毒卻中了他們的十香軟骨散。

只是,這顧語晗為何安然無恙?

營帳外,顧蕾身形矯健的穿梭在陣營的各個角落,身輕如燕快如魅影,輕巧的避過一隊隊巡邏侍衛,不費吹灰之力。

可奈何陣營之廣一望無際,縱使她能力非凡也終究是一時半會兒逃不出去的,這樣下去不是辦法。

若是待會兒君驚鴻被殺一事被人發覺,首當其衝被懷疑的人便是她自己個兒,畢竟剛才只有她與君驚鴻兩人在營帳內。

不過這都好一會兒了,估計君驚鴻早已成刀下亡魂了。

所以她還是得趕緊逃走,不然的話被發現君驚鴻死了,她想逃都插翅難飛。

她可不傻,早早地在飯菜里下了軟骨散,可是眼睜睜的看着他把染了毒的飯菜吃了呢。若是不然她剛才怎麼敢那樣的收拾他?憑着他的性子,若是能動的話還不蹦起來掐碎她的脖子!

算了,死都死了,再計較也沒什麼意義了。

都說了『出來混的遲早要還的』,誰讓白天里他那麼心狠手辣的打了她呢,不然還能做朋友不是么!

「喂!」

正思忖着,突然一人自身後拍了拍她的肩膀,嚇了她一跳身子一顫,不由得失聲,「呀……」

一聲驚呼尚未喊出口便被人捂住了嘴巴,「噓,小聲點,別聲張。」

她定睛一看,來人竟然是顧文淵,「怎麼是你?」難以置信的看着他,似乎看見了生的希望,若是不然,這麼大的營帳她得跑到日起又日落了。

「你怎麼逃出來的?」顧文淵拉着她的手焦急的問道。

今天一路跟着他們的人馬尾隨來到北營,本是想着趁着夜黑風高前來施救的,沒承想剛剛進來不久,大老遠便看見了一個鬼鬼祟祟的人影,仔細看着只覺得那人身影熟悉,待仔細看去適才發現那人不是顧語晗還能有誰。

出乎意料的是她居然自己逃出來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