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紈絝毒妃:腹黑邪王輕點寵》[紈絝毒妃:腹黑邪王輕點寵] - 第2章 神遊太虛

「嗖」一下子,只覺得一陣風撲面而來,神遊太虛的顧蕾尚未回過神,待雙眸清明之後驚見君驚鴻居然已經站在她面前,與她僅有一米之遙。

頓時心都懸了起來,提心弔膽的看着他強裝鎮定的問道:「你想幹什麼?」澄澈的眸子里微波流轉,雙手捂着胸,防備的後退了一步,生生的是將自己的臉憋得通紅,佯裝嬌羞道:「你……你想做什麼?我告……告訴你我可是實打實的黃花大閨女,你要是想要對我圖謀不軌可是要對一輩子負責的!」

不由得心驚,只覺得背脊發涼身子發憷,畢竟是生活在21世紀的她從來沒有見過這麼玄幻的武功,突然穿越了真就難以適應。

緊張不已的她時不時都還覺得自己是幻覺,可脖子被掐後的疼痛感依舊在提醒着她,這一切都是多麼的真實。

君驚鴻何等的聰明,只一眼便洞察到了她的異樣,嘴角勾起一抹興味兒,有意思。

「負責?」他雙手負於身後傲然而立,下顎微抬,冷峻的面容上勾起一抹輕蔑的笑意,「你也配?」

顧蕾一臉錯愕,尼瑪,這算不算妥妥的鄙視?!

「配不配是你說的算?你以為你算老幾!有種咱們比劃比劃,你不用武功不用內力,誰輸了誰磕頭認錯怎麼樣?」顧蕾恬不知恥的說著。

一副我不要臉,我怕誰的樣子!

一旁站着的兩排影衛與弦竹頓感風中凌亂,不怕死的見過,膽敢在夜王面前如此不知死活的還真沒有見過。

竟連君驚鴻面容都有幾分陰沉。

這女人,有膽量!

但勢必會為自己的狂傲付出血的代價。

「你覺得,你有什麼資格跟我談條件?」着實是膽大包天,敢如此挑釁他權威的人,為數不多。

有意思!

顧蕾聳了聳肩,一副理所應當的樣子,「因為我是女人!」

簡單粗暴的理由再一次讓君驚鴻啞口無言,他發覺這個女人似乎頗為能言善辯巧舌如簧。

「希望你不會因為大言不慚而後悔。」他勾了勾唇,不屑的神色俯視着顧蕾,似乎在等着她為自己荒唐的行徑而感到懺悔。

聞言顧蕾大喜。

眼底閃過一抹得意神色,算是計謀得逞了。狀若淡然無波,伸手指着周邊站着的影衛,「這麼多人駐足圍觀不合適吧?既然是單打獨鬥就把他們撤下去,不然誰能保證你處於下風的時候他們會不還手?」藉機得寸進尺。

「都退下,不得本王命令不得插手!」君驚鴻絕無二話,一揮手屏退了所有的影衛,只一會兒他們便消失在了溫泉池。

打量着四下無人,顧蕾選擇的心鬆懈了不少,嘴角揚起奸計得逞的賊笑,三步並作兩步躍上了岸,轉而回頭看着君驚鴻得意洋洋道:「說好的不用武功不用內力,如果你食言就詛咒你斷子絕孫!」

君驚鴻幾不可見的輕嘆一聲,身形一閃,只消一個閃身便立定顧蕾跟前,而且衣衫平整,滴水不沾。「女人,你決計會為你的狂妄而付出代價的。」單手負於身後聲音醇厚的說著。

顧蕾哪兒管得了那麼多,一言不合上來就是一腳踹,出腳快很準直愣愣的踢向他的命根子,君驚鴻看着面前身材瘦弱,五官精緻勉強稱得上漂亮的女人不覺得虎軀一震,本能地想要一巴掌拍死她,但卻抑制住了衝動。

身形一閃躲過了她的襲擊,同時右手出拳直擊她的面門速度更是快的驚人。

顧蕾自小也是經歷過各種訓練的箇中高手,只是每每出使任務就像霉神附體似的觸了霉頭,倒霉到底。

她眼光六路耳聽八方,猛地後下腰避過他的拳頭,腰間以不可思議的角度旋轉,雙手握拳一擊即中了君驚鴻的腹部,那一拳絕對不輕。

但對於君驚鴻而言卻無足輕重,如同撓痒痒一般。

無端的承受着她的一拳,原地站定,低頭看了看腹部而後驚艷的目光看着顧蕾,邪魅道:「竟是小看你了,倒是有些手段。」

「哼,算是有自知之明!」顧蕾得意一聲。

說罷,兩人你來我往戰了數十回合,卻都不分上下,彼此出手快很准,招招致命。

工作上講究的是欲速則不達,而比武之時講究的是速度至上,速度決定成敗。

君驚鴻自認為在雙方過招之中三招之內必能洞察地方招數的弊端,可此次卻發現這個女人招數奇特每每都是出其不意攻其不備,且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