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紈絝毒妃:腹黑邪王輕點寵》[紈絝毒妃:腹黑邪王輕點寵] - 第3章 火冒三丈

顧蕾眼巴巴的看着面前這位身着紫色錦衣金絲勾邊的男人,只見着他紋絲不動,眸光清冷的看着她隻字不言。

不由得火冒三丈,「嘿,你是聾子是吧?跟你說話呢聽沒聽見?」趕着逃命呢,哪兒還容得他磨磨唧唧,「別給我裝啞巴,識相的乖乖給我滾下來!」

從腰間掏出一把匕首,寒光凜冽,直直的指着馬上男人的面門威脅着。

「哈嗤……」低頭吃草的馬兒動了動身子,搖了搖頭,鼻息間發出一道聲音,然後繼續低頭安靜的吃着嫩嫩青草。

可即便是如此,馬上的男子仍舊是穩如泰山的坐着,眸光注視着她一言不發。

莫名的倒是叫顧蕾覺得毛骨悚然,這深山老林的,剛剛穿越而來對這個世界一無所知,突然遇見這樣詭異的男人還真是叫人瘮得慌。

嘴角不由得狂抽,這完全不是溫柔能夠解決的問題。思及此,她猛然跑向一邊,躍上一旁大樹樹榦而後一個完美帥氣的迴旋踢……

「哎呀,你抓我腳做什麼?快放開我呀!」

就在顧蕾以為自己一個完美絕殺能將馬背上的男人踹下馬的時候,誰料想那男人居然空手捏着她的腳踝將她倒拎了起來,活脫脫的像是拎着一隻掙扎着的兔子,且還喋喋不休。

半晌,男子眸光陰翳,手一甩狠狠地將她扔在地上,聲音溫潤如玉道:「鬧夠了沒?」

撐地坐起,被摔的吃痛的顧蕾不由得倒抽一口氣揉着背脊坐在地上看着他有些莫名其妙,不明其意。

「出行前可是你向父王一再保證自己會安分守己的,可是你瞧瞧你的現在的樣子?身為名門閨秀穿着奇裝異服很好玩?」男子面容清冷,話語嚴肅的呵斥着。

納尼?!

一頭霧水的顧蕾有些風中凌亂,雙眉顰蹙而起,怎麼地,這人認識自己?

眼底流光微轉,咧嘴嘿嘿一笑,「鬧着玩,鬧着玩,幹嘛這麼較真嘛。對了,咱們這兒是在哪兒呀?」撓了撓腦袋佯裝一副懵懂無知的樣子。

管他是不是認錯人了呢,先弄清楚當下情況再說。

顧文淵無奈一聲嘆,伸手揉了揉眉心,「天泉山。」簡明扼要的回答,對於她的紈絝已然習以為常,卻甚是頭疼。

「咱們這是身處哪個國家呀?」她又問着。

「北辰國天泉山。可聽清楚了?」顧文淵再次重聲着。

顧蕾木納的點點頭,是的,確實聽清楚了,可特么北辰國是個什麼鬼?是她歷史沒學好么,怎麼好像完全都沒聽過這個國家!

可她也不傻,轉瞬間便明白了自己應該是穿越到一個歷史上不存在的國度。

這下子完了,對這個世界一無所知會不會混不下去死的很慘?

「啟稟公子,大事不好了。」突然,一名侍衛從顧蕾身後竄了出來,雙手抱拳立在馬前一米之處。

「說。」

「啟稟公子,夜王在天泉池沐浴之時被一女刺客綁了並且被狠狠地毆打了一頓,時下正在羅網式搜捕女刺客。」侍衛言簡意賅的稟告着。

聞言顧文淵眉心一擰,不可思議道:「你是說夜王君驚鴻?」

「是的,公子。」

「夜王武功蓋世,全天下只怕沒有幾人武功能夠超越他,如何會被毆打?純屬無稽之談,一派胡言。」普天之下只怕沒有幾人武功能在君驚鴻之上,更不可能是女子所為了,荒謬。

侍衛卻急了,連連解釋道:「屬下所言字字屬實,聽說毆打夜王的女子穿得黑色奇裝異服。」說著他眸光瞥了一眼顧蕾,眼珠子一亮指着她說道:「對,對,跟小姐穿得衣服差……差不……多。」

說著說著那侍衛聲音驟然變小,低弱蚊蠅,仿若是說錯話了,又仿若是知道了什麼。

顧文淵眉心擰的更緊了,掃了一眼顧蕾的裝束,半睨着眸子洞察着她的表情變化,只一眼便知曉了什麼,叮囑道:「你先下去,記住,管好你的嘴。」

「是,公子!」侍衛領命點頭,轉身離去,末了頗有深意的看了看坐在地上的顧蕾,幾不可見的搖了搖頭,那眼神跟天泉池那些影衛一模一樣,像是在看將死之人的模樣。

顧蕾不由得咽了咽口水,這眼神太駭人了。

看見膽怯懼怕的她,顧文淵質問道:「是你?」

「什麼是我?」她抬眸看着坐在馬背上的男人閃爍其詞,搖了搖頭,「不……不是我!」說完好似心虛似的低下了頭左顧右盼不再說話。

此一幕落在顧文淵眼中,對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