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紈絝毒妃:腹黑邪王輕點寵》[紈絝毒妃:腹黑邪王輕點寵] - 第4章 坐着等死

居然會去招惹君驚鴻。

顧蕾搖了搖頭,「不知道。不過世界這麼大,到哪兒不行呀,我才不會傻的在這兒等死。」

「世界?」對這種新奇的詞彙顧文淵不懂其意。

「額……世界就是天下的意思,天下這麼大總歸有一處藏身一地的是吧?」拂了拂額頭,適才想起自己穿越而來,有些詞他們是聽不懂的。

顧文淵只覺得頭疼無奈,攤上這麼個妹妹也是無法招架。平素里紈絝調皮也就算了,可千不該萬不該招惹夜王,因為沒人能夠擔得起這個罪名。

扇巴掌,踹了他,強吻他還咬了他……

瞧瞧她一個名門閨秀都做的什麼烏七八糟的事情,敢這麼得罪夜王的人至今沒有一個人能苟活下來的。

長嘆一聲,甚是無奈,與其坐着等死,不如讓她逃走的好,總歸還是有一絲生存機會的。

現在他沒辦法保證能在夜王面前保她周全,即便是父親也恐難做到。

不若等夜王消了氣,在讓她回來賠禮道歉說不定還有一絲機會。

思及此,他便將束在腰帶上的錢袋取了下來遞給她,「逃走該算是下下策了,但也不失是一種方法。待避過了這陣子風頭在回來便好。」翻身下馬,一併將馬繩也遞給了顧蕾,語重心長道:「長路漫漫道阻且長,你務必小心。」

對於初來異世這個半道上冒出來的『哥哥』還是很感激的,捏着重重的錢袋,牽着馬繩的她激動不已,看着他佯裝出一副心情沉重,「保重,咱們後會無期!」

最好永遠別見。

「語晗,你一路上可要小……」

「駕,駕!」危急關頭逃命要緊,誰還有時間跟這個素不相識的『哥哥』深情訣別呀,反正以後是沒得機會再見面了,說那麼多管毛線用。

所以,就在顧文淵站在她旁邊叮囑的時候,顧蕾一個行雲流水漂亮的翻身上馬,不待他叮囑完便駕馬離去。

「駕,駕……」

伴隨着策馬的聲音,顧蕾電光神速的穿越在林間,白色的馬身着黑衣的她極速奔馳仿若黑白無常魅影一般,可見速度之快。

耳際風聲鶴唳,疾風拂面,兩側樹蔭極速倒退的閃影讓顧蕾心潮澎湃,這汗血寶馬可真是極品中的極品,比當年在馬場里見過的那些汗血寶馬都要好的多。

這下子就不信逃不出去了。

「她在哪兒,攔住她,快!」

突然身後傳來一道男子的呼喊聲,差點沒讓顧蕾嚇破了膽。

「駕,駕,寶貝兒馬兒你倒是快點呀!」如臨大敵,她神叨叨的念叨着,恨不得插雙翅膀飛出去。

「嘶嘶……」正極速奔跑着,身下的馬兒莫名傳來一道哀嚎聲,速度驟然降了下來,不消片刻便倒在了地上。

顧蕾身影不穩,摔倒在地上翻滾了幾圈,眼尖的發現馬屁股上插了幾支箭,已是鮮血淋漓。她立馬起身不做逗留奔跑了起來,都怪自己剛才高興太早了。

「嗖,嗖,嗖,嗖……」只見幾道黑影閃現,似從天而降一般幾個黑衣人手持彎月刀直指顧蕾面門,立在她一米之外攔住了她的去路。

見狀,顧蕾身子左拐,一如方才一般,又出現幾個黑衣人攔在了她面前,再左拐仍舊一樣,片刻間她便被數十人給包圍了。

投路無門,頓時像是個泄了氣兒的皮球一樣駐足原地不知該如何是好。

「不是挺能跑的么?」身後一道熟悉的聲音傳來,驀然回首,只見着夜王君驚鴻單手負於身後看着她,眸光凜冽陰森。

顧蕾小心臟砰砰直跳,回過頭看着尊貴冷峻的君驚鴻背脊一涼,錯愕不已,這速度……會不會太快了點。

「沒,沒跑,我沒跑,呵呵!」腦袋搖的跟撥浪鼓似的,露出一抹苦笑。

是呢,沒跑,沒有機會跑的了。

「本王給過你生的機會,只是你不加珍惜罷了,抓起來。」只見着他右手輕輕一揮示意着下屬,聲音凜冽如千年寒冰一般,蝕骨寒涼,毫無情緒,似看不出來他生氣。

但那一雙湛藍色泛着幽光的眸子卻將他的本心彰顯無遺,他是頗為厭惡這個女子的,似乎連出手殺了她都覺得會髒了自己的手。

該死的女人,不知所謂,那便要付出血的代價!

號令一出,幾名影衛上前抓住了顧蕾,無論她怎麼掙扎都無濟於事,幾個人力道實在太大,她奮力的反擊倒是有種以卵擊石的意思。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