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紈絝毒妃:腹黑邪王輕點寵》[紈絝毒妃:腹黑邪王輕點寵] - 第8章 殺了她

冷眼一掃,拂袖一甩,「殺了她!」而後步伐矯健如履平地般走到王座上閑適的坐下去,雙腿交疊。

仿若剛才受傷的腿似一場幻覺一般,不曾真實的發生過似的。

顧蕾這才後知後覺的發現,原來在這個冷兵器時代手槍對於這種武林高手武功蓋世的人來說根本不懼任何殺傷力!

無言以對的撇了一眼四下,看着營帳內擁擠的二三十個黑衣影衛,手持彎月刀殺氣騰騰的看着顧蕾,那眼神活脫脫的像是叢林里一頭頭釋放着幽光的野狼,似在等待一個機會,上前一擊斃命然後撕碎了她。

氣氛驟然凝聚,影衛們蠢蠢欲動,說時遲那時快,就在影衛呼之欲出之際她立馬邁步上前,「撲騰」一下子跪在地上。

一臉哀戚,聲音清朗,「王爺呀,你這是弄啥咧,剛才逗你玩的別當真呀!」

老天爺,這不是赤果果的逗我嗎!連手槍對他都沒用,是開掛了嗎?拜託,她拿着的可是當下最新款的銀色沙漠之鷹呢!可居然對他沒用,居然對他一毛錢的殺傷力都沒有!

早知道是這樣的結果打死她都不可能會拿着手槍指着夜王的腦袋!

居然還作死的在他膝蓋上打了一槍,如果說君驚鴻不加追究她興許能活下來,可現在這陣仗一眼看去似乎壓根沒有活下去的機會!

再次欲哭無淚的看天,老天爺不帶這麼玩的好么,還不如重新讓我再死一回好投胎!

「王爺,我跟你開玩笑的!你看,這東西其實是我送給你的禮物,給你的驚喜,你看喜不喜歡?」說著她順勢將手槍掏了出來呈現在他面前,阿諛奉承的說著。

生死關頭,別說一把槍了,就是磕頭認錯都沒用關係的。

雙眸注視着王座上一動不動的君驚鴻,咧嘴一笑,「王爺,您有聽見我說的什麼嗎?」

面容冷峻的君驚鴻斜倚在王座上,神色幽暗不明的凝視着地上跪着的顧蕾,忽然間覺得他着實看不透這個女子。

時而囂張跋扈,霸道張狂;時而卑躬屈膝,阿諛奉承;時而殺氣騰騰,冷艷高貴;時而卑微低下,可憐兮兮。

百變性格,謎一樣的心思。

終究不知是隱藏的太深還是揣着明白裝糊塗。

「呈上來。」他薄唇輕啟吩咐着,饒有興緻的看着那把銀色的手槍滿懷期待。

是他孤陋寡聞了么,竟不知道世間還有如此厲害的暗器,若不是他內力深厚只怕也是無以抵擋這暗器的強勁殺傷力。

侍衛將手槍呈了上去,君驚鴻拿着槍在手裡把玩了幾下,指尖摩挲着槍支眸光熠熠生輝,眼底微波流轉似在思忖着什麼。

倏地,他放下了手槍,抬眸看了一眼顧蕾。

此刻顧蕾滿懷希冀的看着他,作為特工,務必是人不離槍槍不離人,現在連手槍都貢獻出去了,他應該是會饒恕了她的吧。

「殺了她!」

眸光陰翳,一揮袖薄涼的命令着。

幾乎是一瞬間,顧小北彈射性的站了起來,退後了一步看着再一次蠢蠢欲動的影衛們連連揮手阻止道:「等等!」轉而眸光看着君驚鴻,「我手槍都送給你了,你還想怎麼樣?」

「是么,可是與我何干?不過是你一廂情願而已。我君驚鴻想要的東西素來都是靠自己雙手爭取的,所以……」頓了頓,眸光半睨,「殺了你,便是你最好的歸宿!」

凜冽的抬起高傲的頭顱,再次揮手,「動手,擒不住她你們提頭來見!取其項上人頭者,賞金百兩!」

「是!」震耳欲聾的吼聲,緊接着一群人便蜂擁而上,殺聲陣陣。

見狀顧蕾眉心一擰,面容嚴肅,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從腰間掏出煙霧彈,就地一扔,只聞得「嘭」地一聲炸響,營帳中一片火光之後冒出濃煙滾滾!

影衛們不明所以,靜待煙霧漸漸散去。

「滾開,再敢上前一步我廢了他!」煙霧散去,只見着顧蕾左手持利刃直抵夜王君驚鴻的脖頸,右手拿着方才從桌子上順來的槍,銀色的沙漠之鷹正對着面前二十餘黑衣影衛怒吼着。

「哎呦,天……天……天吶,你這賤民膽敢綁架王爺!哎呀呀,要死了要死了!你們還不退後,沒見着王爺脖子在這賤民手裡邊嗎?王爺要是有個好歹你們擔待得起?」

聞訊跑進來的弦竹花容失色的看着眼前的一幕,只覺得心驚膽顫,伸着蘭花指尖細着嗓子嚷嚷着。

君驚鴻眼角撇着顧蕾,面容冷峻,越發覺得這女人詭計多端,不得不防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