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紈絝毒妃:腹黑邪王輕點寵》[紈絝毒妃:腹黑邪王輕點寵] - 第9章 生無可戀

看着這個霸道張狂的男人,顧蕾頓覺生無可戀,不就是仗着自己武功蓋世權勢滔天么!

「咎由自取,如何怨得我?」他冷聲一聲,不屑道。

「王爺,晚膳已經準備好了,是現在呈上來還是……?」營帳外突然出來一道女子脆若銀鈴般的聲音。

「咕嚕嚕……」

顧蕾肚子很識時宜的唱起了空城計,不由得讓她臉色羞紅尷尬不已。

見此,君驚鴻嘴角揚起一抹玩味的諷刺,吩咐道:「備膳。」

簾帳被掀開,數名身着青衣挽着髮髻,頭系青絲帶的小丫鬟端上來五六道菜品,色香味俱全,唯美十足,鮮香四溢。

末了,一名模樣俊秀的丫鬟手持托盤端進來一樽酒,連連碎步走到君驚鴻面前,微微含額行禮,「王爺,這是西域進貢的百年陳釀,味道濃醇,您嘗嘗。」

「先放下吧。」他轉身坐到一旁矮几,隨口說道。

這會兒顧蕾也顧不得其它了,只是覺得肚子餓的絞痛,腦袋都發昏了,都不知道是餓了多長時間了,只覺得好似一個世紀那麼久似的。

「你堂堂一個王爺一頓飯就這麼幾道菜?」會不會有些簡樸了點?

君驚鴻雙腿盤起坐在軟墊上,撫平衣擺,儀態尊貴,冷聲道:「行軍在外為的是國泰民安,護國安邦,豈可貪婪沉醉於美食之中?」

兩人說話間,一名身着丫鬟服飾的女子步伐矯健迅捷,悄無聲息的端着一頂香爐走了進來,放置好之後泰然自若的走了出去,眼角瞥了一眼一旁坐着對話的二人,不着聲色的勾了勾唇角撩開簾帳走了出去。

跪在地上的顧蕾拿着筷子狼吞虎咽的享用着美食,看着梅菜扣肉,魚香肉絲,水煮魚等等一系列的膳食,雖與現在類似可味道卻千差萬別,遜色許多。

果不其然,古代人對於飲食着實不怎麼注重。

抬眼就看見了矮几上的一壺酒,一把抓了過來,撤掉酒壺蓋子直接粗魯的對着嘴巴咕嚕咕嚕的大口喝了起來,「嗝」粗狂的打了個酒嗝,舒了口氣,「嗯哼,這個葡萄酒味道確實不錯呢,來,你嘗嘗!」說著她將酒壺遞給了君驚鴻。

君驚鴻視若無睹,連一個眼神都吝嗇。

徑直繞過她舉着的酒壺去端着茶盞倒了一杯茶,小酌一口,繼續低頭用膳,活脫脫的詮釋了「食不言寢不語」的真正含義。

是以,顧蕾嘴角一個勁兒的狂抽,眸光不由自主的看着自己用過的酒壺,對着燈盞的光芒看着,不由得顰眉,好似也沒有什麼污漬吧,就這麼被嫌棄?

「你不覺得這個蠟燭火光太暗了嗎?」突然間她只覺得心裏堵得慌,從科技發達的現代穿越到古代,確確實實無力接受這麼暗無天日的生活!

且不說沒有電視沒有pad,沒有拉風敞篷車,沒有英雄聯盟玩了,可就連電燈都沒有,叫她怎麼受得了。

思及此,不由得心裏就更堵了,對着酒壺又咕嚕咕嚕喝了幾口酒,煩悶到生無可戀!

絕壁的悲劇有沒有。

他冷聲道:「素來如此,不覺得。」

兩個人有一搭沒一搭的閑聊着,準確的說應該是顧蕾一個人的內心獨白吧,因為冷傲的夜王根本就不想多跟她廢話。

酒過三巡,美味佳肴已然狼藉一片,她拍了拍胸脯感覺吃的好飽,止不住又「嗝」了一聲,粗魯的叫人厭惡。

君驚鴻掃了她一眼,只覺得討嫌的緊。

若不是她還有幾分有用之地,又如何能有資格與他共享晚宴!

放下碗筷,他轉身進了隔間。從矮几上抽了一本《霍家兵法》斜倚在軟塌上看起了兵法。

見着他起身進了內室,顧蕾嘴角染上了一抹急不可見的笑意,「這麼早就休息嗎?不怕我跑了呀?」

裏面不見動靜,她仍舊不動聲色的喝着酒。

良久,差不一刻鐘過去了,顧蕾放下酒樽悠然起身,雙手負於身後邁着矯健的步伐進了內室。

而此時君驚鴻則是躺在軟踏上,一本《霍家兵法》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掉在了地上。

「夜王這是怎麼了,這種眼神看着我做什麼?銀家可是好怕怕呢。哈哈……」她雙手捧心,一副心驚膽戰的模樣,嘴角卻掛着得意的笑容。

君驚鴻一雙幽深的眸子狠狠地瞪着他,那狠辣的眼神似要殺了她似的。

顧蕾笑的春光燦爛,走到他身邊一抬腳,一腳狠狠地踹在他的腹部,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