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紈絝皇子:我體內住着一隻毛毛蟲》[紈絝皇子:我體內住着一隻毛毛蟲] - 第1章 遭遇刺殺 一命嗚呼

「你不能殺我,我是七皇子葉無雙。」

「呵呵,我要殺的人就是你。」

「你,你,你難道不怕被滅九族嗎?」

「不怕,當然不怕,你雖然貴為七皇子,但你並不受景豐帝待見。」一位全副武裝的侍衛舔了舔刀尖,滿臉的不屑。

「行了,七皇子,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日。你也不用叫了,周邊的人都被支開了,叫也沒用。」

「那你也不能殺我,我是七皇子,求求你,求求你放過我,」葉無雙全身顫抖,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侍衛的目光往地上撇了一眼,冷哼一聲,譏諷道,「廢物,真是個廢物,景豐帝怎麼有你這樣的廢物兒子。」

「到底是誰,到底是誰想殺我!」葉無雙此時有點抓狂。

「告訴你也無妨,因為你馬上就要見閻王了,」侍衛笑了笑,又開口道,「是你的二哥,葉無景。」

「是他,是他,為什麼,到底是為了什麼,」葉無雙怒目圓睜,手指已經抓進了旁邊的土裡。

「去死吧!好好享受這最後的幾秒,」侍衛拿着刀,直接刺進了他的心臟。

隨着,葉無雙的意識慢慢模糊,他的腦海中想起了過往的很多事。

在宮中不受景豐帝喜歡,幾個大哥也時常欺負他。

侍女、侍衛、官員都罵他是紈絝,是廢物。

母親被打入冷宮,從小到大受盡了折磨。

一個月僅十兩碎銀,有時候還被下面官員剋扣,月俸不如一個七品小官。

又沒有實權在身,唯一的是頂着七皇子的名頭。

家族勢力那就更加不用說了。

這個世界上唯一對他好的就是身邊的丫鬟《月牙兒》。

他喃喃道,「月牙兒,再見了,我真的,真的累了!」

慢慢的,慢慢的,他閉上了眼睛,臉上露出了微笑。

「呸,什麼玩意,死了還笑,」侍衛往葉無雙的身上吐了一口痰,隨後擦了擦刀上的血漬,看了看四周後迅速離開。

~~~~~~

《大盛王朝》

景豐二十八年,五月初八。

上京城依然是人潮洶湧,熙熙攘攘,一片欣欣向榮的景象。

此時的皇宮中,一名穿着綠色衣裳的丫鬟小廝在去往康乾宮的路上。

康乾宮在大盛俗稱冷宮,專門關押被貶的后妃,其中就包括七皇子葉無雙的母妃宣貴人。

這裡作為被帝王遺忘的角落,自然是破敗不堪。經歷了歲月的侵蝕,更加破舊了,牆皮脫落,讓它看起來更加的蕭條與落敗。

人一旦踏入冷宮,就意味着這一輩子很難再重獲自由,每天只能吃着宮女太監送來的殘羹冷炙,凄慘的了此殘生。

毫無希望的生活,大部分人不自殺也會精神崩潰。就算能僥倖躲過去,卻也不一定能逃過昔日對手的魔爪,能得到善終的幾乎沒有。

所以生活在這裡的人,活與不活都由不得自己。

「啊,死人啦!快來人,快來人呀!」穿着綠色衣裳的丫鬟驚慌的大叫着,又向侍衛的方向跑去。

很快兩個全副武裝的帶刀侍衛被帶了過來。

「這個,這個不是七皇子嗎?」

一名身材壯實,惡相叢生的侍衛伸手往葉無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