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紈絝皇子:我體內住着一隻毛毛蟲》[紈絝皇子:我體內住着一隻毛毛蟲] - 第5章 仇人見面!雙方算計

不知不覺,已經過去了半個月,葉無雙的傷勢基本上已經痊癒了。

「月牙兒,走,出去逛逛,在這裡呆了半個月,人都煩死了。」

他很是不爽,開口道。

半個月沒出來逛,這空氣呼吸起來的感覺就是不一般。

皇宮中亭台樓閣,宏偉壯觀,看上去不僅華麗,而且盡顯皇家氣派。

這般走着,走着,就來到了一處樓閣,四周種滿了花花草草,還夾雜着幾棵高大的樹。

「嗯!——」

「真香,這裡的空氣呼吸起來就是爽。」

葉無雙看着面前的花海,感嘆了一句。

「哎!」

身為皇子,我應該是最失敗的那個吧!也是最窩囊的一個。

一不能紙醉金迷,聲色犬馬做一個逍遙皇子。

因為沒錢,又沒勢。

二不能放鬆警惕。

自從刺殺事件發生後,時時要提防宮中的人,因為不知道哪天哪個會對你出手。

三不能得罪人。

尤其是那種有權有勢的。要是得罪了,這宮中的人能想到千種萬種方法殺死你。

葉無雙想了想,這皇宮不是他的溫柔鄉,而是他的英雄冢。

不行,得想個辦法離開這裡。

每一天都擔心受怕的,先做個廢物王爺也好啊!

可這是白日做夢,父皇會給我個王爺做嗎?

先出去,外派到任何地方都行,總比待在這裡好。

「七皇子,你在想什麼!」

月牙兒笑着看向他。

葉無雙的思路瞬間被拉回。

「哦,沒什麼事。你這麼漂亮,就是有一個缺點。」

月牙兒遲疑了半晌,想不明白自己的這個缺點是什麼!笑着問道。

「那,我,的這個缺點是什麼?」

葉無雙的臉上露出了一抹賤笑。

「嗯!——」

「缺點我啊!哈哈哈。」

月牙兒臉龐立即變色,由白嫩逐漸變成粉紅,掩飾不了的羞澀。

「喲!這不是我的好七弟嗎?心情很不錯啊!」

這時一個帶着諷刺的聲音傳到葉無雙的耳朵中,來人正是大皇子葉無憂。

景豐二十五年間,葉無憂隨同他的謀士《東方祺》下桐州。

調查當時的官員貪腐大案,總共揪出大大小小的官員100多名,連着桐州一方知府都被砍了腦袋影響極其之大。

總共查出貪腐65萬兩銀子。俗話說的好:「三年清知府,十萬雪花銀。」

這不是駭人聽聞,而是有實例的。

而大盛王朝一年的稅收只有400萬兩白銀。

相比之下,貪腐了近六分之一。

這件事自從稟報到上京城後,整個上京都為之震動。

景豐帝那時就下令嚴查嚴辦,一查到底。

在貪腐大案處理完後,大皇子葉無憂回京就被封為太子,正式入住東宮。

「奴婢,參見太子。」

月牙兒一驚,頓時有點慌張。

「七弟,參見太子。」

葉無憂看向跪伏在地面上的月牙兒,笑了笑看向他道,「這賤婢長的很是不錯,七弟有福了。」

「先平身吧!」

「七弟,今天的心情不錯嗎?你的傷好的挺快的。」

他笑着說道,心中帶有輕冷之意。

「托太子洪福,自然好的快!」

葉無雙笑了笑,心中不知道罵了多少回了,假惺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