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紈絝皇子:我體內住着一隻毛毛蟲》[紈絝皇子:我體內住着一隻毛毛蟲] - 第6章 志在千里,我要一統天下

北有數十萬匈奴大軍,虎視眈眈。南有富庶超過大盛的梁國,又稱南梁。

西有兇惡善戰,不懼生死,以人頭製作為軍功的大魏。

東有各項文化昌盛的康國,可謂是絲綢、瓷器、書法、詩詞乃一絕,並且遠銷其他四國,詩詞就不一般了。好詩,好詞,那是重金難求,文人學子為之傾狂。

北、嗜血,西、殘忍,南、富裕,東、民強 ······。

反而來看這大盛卻是一無四處,夾在這四國中間,地理位置也十分的尷尬,四面楚哥。

然而,天下大勢,分久必合,合久必分,這像是成了一個特定的天數。

而且沒有哪個朝代能夠永存於世。自秦朝立國至清國,基本上沒有哪一個國家的國祚能夠延續300年。

這個平行時空,又會是誰來問鼎天下,成就萬古一帝。

「呸!——兔崽子,就憑你這廢物也想成就萬古一帝!」

一個帶着不屑的話傳到葉無雙的識海里,此聲音正是毛毛蟲。

「唉!咋了!我就不能做皇帝嗎?不能屠匈奴,平三國,成就宏圖霸業。」

葉無雙很是無奈。

「能,能成!有我的加持下未嘗不可一試。」

毛毛蟲低沉着開口。

來到這個世界,已經有一段時間了,大概情況都已了解。

時空機已經損壞,一時半會難以修復,而這小子的命隨時會被人奪去。

他活,我就活,他死,我就死。

要是平常老百姓生老病死也就罷了!可這小子偏偏是皇子,還是那種不受皇帝喜歡的皇子。

這開局就是一副爛棋!

毛毛蟲感嘆一聲道。

「喂,你咋這麼不受寵呢!活的有點不如狗。」

「唉!——這個。」

葉無雙回想起以前的事。

她的母妃宣貴人被人陷害,說是當時毒死了皇帝的第九位妃子《肖淑妃》。

因在宣貴人的寢宮中搜出了一小瓶毒藥,加上婢女的指證,被認為證據確鑿。

眾人指指點點,加上一些心懷不軌的人勾結朝中權貴,誓要頂上謀害肖淑妃的罪名。

宣貴人當然不承認,也不敢承認,沒做就是沒做。

就算是受到萬般折磨也沒有妥協。

如果她妥協不僅會死的更快,還會連累葉無雙,說不定也會被貶至某個地方。

那時他還只有12歲,出去了能不能活都成問題。

所以為了最疼愛的兒子,她選擇了承受這一切。

最後,景豐帝一言定案,把宣貴人貶到冷宮,以平息眾人的怒火。

而她的唯一的兒子葉無雙,在這幾年裡受到了冷言冷語。

受到打擊的他,也變得不愛學習四書五經,不愛去上課。

廢物之名就是那時候開始,時間越長知道的人越多,最後轟動整個上京城。

久而久之,民間也傳出這樣一句話。

「紈絝子、廢物子、豎子無德便是才。」

這句話正是指七皇子葉無雙。

他想了想,對着毛毛蟲回答道,「這個,就算了,不想提。」

又調戲道,我有一個問題一直想問你。

「你說你,你們外星人是怎麼生小孩子的,沒有小嫩雞!」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