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紈絝皇子:我體內住着一隻毛毛蟲》[紈絝皇子:我體內住着一隻毛毛蟲] - 第9章 京城四美之一《鄭飛飛》被調戲

時間一晃就來到了五月二十八。

大盛皇宮內。

酉時四刻,太子葉無憂早早的就來到了重華宮,與葉無雙同坐一輛馬車往承天門的方向駛去。

每逢大型慶典,宮內日常出入都會從這裡經過。

「承」有着太平盛世之意,「天」則是天長日久,故叫《承天門》。

太子看了看坐在身旁的葉無雙,心中暗自竊喜,因為今天晚上就可以看見他丟臉了。

「七弟,聽說你打了崔大總管。」

葉無雙本在想着自己的事,被太子這一打斷,思路也是瞬間被收回來,笑了笑道。

「你說的是那個崔胖子,是我打的。不過,是他讓我打的,御膳房的人都可以作證。」

太子聽到這個理由也是愣了一刻,然後開口道。

「這個,讓你打你就打。」

葉無雙則擺出了一個無奈的表情。

「這種無理的要求我還是第一次見,所以才動手幫助他的。」

太子葉無憂也是聽的一愣一愣的,動手幫他。

好像是動手幫他,這是崔胖子要求的,這理由又無法反駁。

人家叫你打他,這沒錯啊!只是別人付諸了行動。

這葉無雙變聰明了。不會,一定不會,應該是我想多了。

如斯想着,馬車已經出了承天門,來到了一條熱鬧的集市上。

這裡燈火通明,亭台樓閣,街道兩邊的小攤小販則是賣力的吆喝着。

「爺,我這邊新來了一位姑娘,可有興趣!」

「冰糖葫蘆,賣冰糖葫蘆,不甜不要錢,一文錢一大串。」

「哎,小哥,小哥,我這裡有好的詩詞,要進來觀賞一下嘛!」

很是繁榮。

葉無雙已經很久沒有出來過了,看到這外面的花花世界,也難免掩蓋俗氣。

太子看到他這副表情,猶如看見土包子進城——東張西望,眼裡射出一絲輕蔑之意。

說實話,馬車也行進的很快,一小盞茶的功夫,就來到了雲蘭詩會的舉辦地《悅來客棧》。

這家酒樓可是來頭不小,背景深厚,不少官員在此皆有份額,最大頭當屬內閣首輔大人薛貴。

然而還不僅僅如此,這裡掛着兩幅聞名大盛的詩詞,就在大廳**,供文人學子賞析膜拜,這可是吸引了不少人流量。

當然,如果你有更好的詩詞可以拿出來讓人鑒賞,只要能超過廳中的兩幅,便會掛上去。

不為利,就是為名,這也成了才子佳人出名的好地方。

悅來客棧旁一輛輛馬車到來,門外也聚集了不少文人才子,還有不少的大家閨秀。

大家閨秀來幹嘛的!說好聽點是來欣賞詩詞歌賦,不如說是來選配良婿。

有實力的,長相又不錯的,就會被官家小姐看上,進入仕途讓其家族更上一層樓。

俗話說的好,「家有當官的好辦事。」

不管是古代還是現代都抵禦不了這個真香定律······。

「你們看,太子殿下的馬車來了,」眾人還在門口寒暄時,一道清脆的男聲傳來。

於是乎,眾人的目光紛紛被這豪華的馬車所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