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惋惜小姐》[惋惜小姐] - 第2章 離開就是最好的選擇

陰霾的天色真有股讓人喘不開來的氣息,葉琬歆躺在一張白色床單上正懈怠地熟睡着,頓時,一陣舒服的微風從窗外邊吹來,剛好觸碰在那張已憔悴瓷瓦般的臉頰旁,她被那股清涼的絲風所喚醒了,慢慢地睜開那雙惺忪的眼睛,在迷迷惘惘當中她看見了一位身穿紅棉襖的女人在身旁趴着,仔細一看原來是她的母親連婉柔。

葉琬歆慢慢地起了身,這一舉動卻把她的母親給驚醒了。

「琬歆,你醒啦!你肚子餓不餓?媽給你帶來了你最喜歡吃的紅棗黑米粥。」

話音剛落下,連婉柔欣喜地走到桌子旁取那保溫壺,沒當葉琬歆說到底餓不餓。

連婉柔盛了一碗紅棗黑米粥,把它湊到了葉琬歆的嘴邊,「來琬歆,最近你身子骨弱,這是我凌晨六點幫你熬的黑米粥,趁現在還熱着,你快點把它喝了補補身子啊!」連婉柔憐憫的神態中包含了那麼多對琬歆的疼愛與擔憂。

葉琬歆聽從母親的話,接過碗一口又一口地喝下,她感覺得到這口感不比平時喝出的甜膩,而是多出來的幾分苦澀。

只見外邊的天色下起了連綿不絕的細雨,清風不停地從窗外吹了進來讓米白色的窗帘瀲灧起伏,一股淡淡的消毒水味瀰漫在整個病房中。

「他……是不是死了……」

葉琬歆平淡地說著,誰會知道這又是一種什麼滋味呢。

她到現在為止還是不相信他死的事實。

病房猶如太平間一般沉寂。

「嗯。」連婉柔垂下目光,但還是啞着嗓子脫口而出。

葉琬歆親耳聽到這樣的答案,頓時眼裡噙滿了淚水,她落魄地把後腦勺靠在牆壁上,無助的眼淚不停地泛濫流下,這一切是顯得多麼不真實。

連婉柔實在看不下自己女兒是多麼的悲痛欲絕,連忙說:「琬歆,你不要哭了好嗎,事情已經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