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來戰神》[未來戰神] - 第6章 斗獸場

北帝國斗獸場內

圓形的斗獸場內**處放了一個巨型鐵籠,鐵籠上蓋着一塊白布,從微風拂過白布的角落,彷彿看見籠內好像是一頭活着的巨型生物。

高台上,坐着一個超級強者,北帝皇。北帝皇身後正站着他的貼身護法,宮武妖,論武者。

北帝皇摸了摸無極的頭,說道:「無極,你現在已經是個少年了,這幾年間,你頭上的傷患一直沒有好過,而我,這些年間也只是盡我所能去強行延遲你的生命罷了。但經過前兩天你在遊戲中心內受的傷,我已經察覺到你的生命已經快要走到盡頭了。而我也不能為你輸送功力延續你的生命了。因為你的傷勢已經非常嚴重,情況比我想像的更加嚴重。」

”所以,你的傷患已經開始抵抗外來力量,如果我再次強行給你輸送功力,你會爆體而亡。無極,你現在唯一可以救自己的,就是挑戰死亡,去逼迫你體內潛伏的神秘力量,去將這傷患逼出體外,但這個辦法是九死一生。「

「怎麼樣也好,你必須要試一試,無極,不是義父殘忍,而是你必須去面對你的命運,如果真的要死,我寧願你死在義父手中,也不要栽在別人手上,無極,你明白嗎?」

無極回道:「義父,我明白的,我不會怪你,但……義父,在我挑戰之前我可否要求您為我做一件事」

命運坎坷,赤無極出世不久便受着傷患的痛苦煎熬,感懷身世,但以他堅強的性格,他並沒有軟弱,而是勇敢的面對死亡!

北帝皇愕然,無極自小性格獨立,從沒向北帝皇要求過什麼,竟然在此時提出要求。

無極繼續說道:「我希望有一把像義父一樣紅色的頭髮。」

無極對北帝皇的尊敬和崇拜,在這小小的要求中,已表露無遺。雖只是小小的一個要求,也叫這絕世強者感動得差點落下眼淚。

北帝皇回應:「好的,無極,當你邁出鐵籠之時,我會好好的為你達成這個要求,去吧,無極,別讓義父失望。」

無極得到義父的允諾,頭也不回的走下樓梯,衝著**的巨型鐵籠而去。

宮武妖心想:「哼,這吊晴白額虎如此兇猛,就算是我的徒兒宮崎和它比斗,我也要考慮考慮,就憑這小子,簡直異想天開,嘻嘻。」

無極走進鐵籠,立馬有人從後面把鐵籠的門用鐵鏈牢牢捆住,看樣無極和猛虎只能有一人活着走出來。

無極剛走進鐵籠,熟悉感迎面而來,竟然想起了自己還是嬰兒時期從戰神腿下逃亡的時候,這種熟悉的感覺就是死亡的威脅。

鐵籠上的白布被人掀開,裏面正如中武妖所想,籠內是一隻體型比無極起碼大十倍的吊晴白額虎,目閃凶光,似要擇人而噬!

猛虎看見有人進來,直接就是一個餓虎撲食,毫無拖泥帶水,無極大驚,急忙閃身,堪堪避開猛虎的第一擊。猛虎雖然體型龐大,但是身法異常迅猛,一個轉身又向無極抓來。

無極閃躲不及,大腿直接皮開肉綻,鮮血噴射而出,虎爪鋒利之極,無極腿上的傷痕深可見骨,痛的無極叫苦連天。

猛虎並沒有打算放過無極的意思,後蹄猛然蹬地直接越起直奔無極面門而來,無極來不及做出反應,只好提起左臂防禦,瞬間左臂也鮮血淋漓。

猛虎這次進攻竟然攻勢未減,又再次攻向無極的額頭,無極急忙後撤,在額頭上抓出了幾道抓痕,幸虧撤的及時,否則無極直接有可能命喪當場。

無極額上的傷患再次被抓破,無極的回憶再一次衝擊着他的腦海,眼前的,除了是一頭凶虎,還有他,曾經要取無極性命的人——戰神。凶虎和戰神的身影彷彿重合在了一起。

這時無極腦海中不是恐懼和害怕,而是充滿着憤怒和憎恨。

猛虎再次襲來,無極沒有躲閃,生死一瞬間,無極下意識爆發出身體內的力量,雙手一合,光球快速凝出,「氣動彈」隨着無極的大喝,快速擊出直接把猛虎洞穿,在場眾人無不驚訝。

眼看猛虎進氣多出氣少已是不行了,無極突然發現猛虎的腹部高高隆起,上前摸了下,這隻猛虎原來還懷着一個胎兒,難怪剛才它的情緒如此激動,兇猛,一屍兩命,這打擊就如同重鎚一樣敲擊着無極的心弦。

論武者對北帝皇說道:「大王,太好了,無極的五孔流出了黑色的瘀血,看來他成功的激發出了自己的力量,把傷患中的瘀血逼出體外了!而且,他竟然打出了大王當年的氣動拳啊」

北帝皇搖了下頭說:「錯,他不是打出的氣動拳,只是部分精髓是抽自氣動拳,而另一部分,是融合了他體內力量而演化出來的,它有其自己的特性,而且威力並不弱呀!」

此時異變突生,一人從高空直落而下,直接落在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