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你畫地為牢》[為你畫地為牢] - 第六章 你的腎,月兒一定滿意

鼻腔里充滿了消毒水的味道,這是顧婉霜醒來第一感覺。

她睜開眼呆愣的看着白色牆壁,腦子裡一時沒有轉過來,她死了嗎?

「咔」,一聲門響,將她從愣神中拉了回來。看在站在門口滿臉冷漠到彷彿看一個螻蟻一樣的男人,顧婉霜嘴角掛上一抹苦澀的自嘲。

她,還是沒死成啊……

顧婉霜收回視線,麻木的看着天花板,內心掀不起一絲波瀾。

陸雲琛冷冷的看着病床上蒼白着小臉的顧婉霜。眼眸里滿是猩紅的血絲。

他也不知道為什麼,看到這樣的顧婉霜,心裏莫名的堵得慌。

「顧婉霜!」他大步走到病床前,居高臨下的看着虛弱的女人,聲音寒徹入骨。

「你找死?!」

看着面色麻木的顧婉霜,陸雲琛突然露出一絲殘忍的笑容,伏在她耳邊輕輕道:「顧家,還有顧明。」

顧婉霜心裏一寒,睜開眼狠狠的盯着陸雲琛,再不復剛剛一心求死的心態。漆黑的眸子里滿是寒霜。

「陸雲琛。」她狠狠咬着嘴唇,直到嘴裏滿是血腥味。「你不是想要我的腎嗎?拿去。」

她聲音十分平靜,就像在說天氣很好一樣。

陸雲琛心裏想被針扎一樣刺痛,嘴巴動了動,最終換上惡毒的口吻:「用你的腎,月兒一定很滿意。」

顧婉霜心裏滴着血,卻沒那麼疼了。有的時候,心疼到極致,就沒感覺了。

她抬頭靜靜的看着陸雲琛,眼眸里漆黑又平靜。

「顧家只剩我哥哥了,放過他。我的腎,給顧如月。」

陸雲琛突然想被激怒了一樣,大手狠狠捏住了顧婉霜纖細的脖子,眼中似乎要噴出火來。

「你就這麼想死?為了顧明,你連腎都給?!」

他手上力道越來越大,把顧婉霜掐的喘不過氣來。

不知為何,看着一心求死的顧婉霜,陸雲琛就一肚子的怒火發不出來。

「不是……如你所願嗎……」儘管脖子上傳來的窒息感讓她難受至極,但顧婉霜沒有掙扎,臉上滿是譏諷的笑容。

陸雲琛暗罵一聲,一把將顧婉霜丟回床上,狠狠道:「如你所願!」

說罷,轉身踹門離開。

顧婉霜摸着被掐的通紅的脖子,半晌沒有動彈。

腦子裡滿是父母對自己寵愛的模樣,不知不覺,淚打**整個枕巾……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