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你畫地為牢》[為你畫地為牢] - 第七章 你讓誰生不如死?

接下來的一個月,陸雲琛沒有出現。顧婉霜像個木偶一樣,任由醫護人員對她進行照料。沒有一絲波瀾。

顧婉霜靜靜獃滯的看着天花板,自嘲的揚起唇角。她現在,和養肥後待宰的豬羊有什麼區別?

就是不知道陸雲琛想什麼時候取她的腎了……想來,離這天也不會遠了吧……

「你倒是悠閑。」驀然,一道尖銳的女聲從門口響起。

顧婉霜冷冷的朝對方看了一眼,原來是顧如月。若是以前,她一定會破口大罵,或者敬而遠之。

可是自從萌生死意後,這世上除了顧明的生死,也沒有什麼能引起她的波瀾了。

看着一言不發的顧婉霜,顧如月氣的精緻的五官都扭曲了起來,踩着高跟鞋,趾高氣揚的走到她跟前,眼裡滿是惡毒。

「顧婉霜,流產的滋味好受嗎?」

不好受……顧婉霜腦子裡閃過那天流產的模樣,心裏隱隱作痛。

「說話!」顧如月看她還不理自己,氣的伸出五指,狠狠捏住她小巧白皙的下巴,強迫她對着自己。

「你啞巴了?!」

顧婉霜如同木偶,任她擺布,一言不發。

「該死的!」顧如月氣急敗壞的將她狠狠朝後一推。

顧婉霜後腦勺猛烈地撞擊到牆上,劇烈的疼痛讓她眼前一黑,差點昏了過去。

「顧如霜,家破人亡的滋味,還好嗎?」顧如月眯起眼睛,嘴角掛滿了惡毒的笑容。想起曾經高高在上的顧家大小姐,竟然落到現在這個地步,眼角就止不住的快意。

家世好能怎樣?性情溫順又如何?長的漂亮有什麼用?

陸雲琛愛的,不還是自己?

顧婉霜猛地看向顧如月,漆黑的眸子里滿是凌厲。

「滾!」

「你說什麼?」顧如月微挑黛眉,心裏滿是快意。「才這樣,你就受不了了?」

她彎下了腰,臉上滿是笑容,眼底卻滿滿的惡毒。

「顧如霜,你以為,這就完了嗎?怎麼可能!顧家不是還有顧明嗎?他那麼驕傲的人,如果出了車禍雙腿殘疾,會怎樣呢?」

顧婉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