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你畫地為牢》[為你畫地為牢] - 第八章 顧如霜,跟我走

安撫好顧如月,陸雲琛心裏越發的不順,車子開的飛快,飆到了一百八十碼。

**想要攔,在看到車牌號後沒了動靜。畢竟在這,陸雲琛就是王。

不知飆了多久,陸雲琛稍稍發泄了一些,停在了常來的酒吧。

「陸大少,今天怎麼有空來?」

包廂里,高嶺飛放蕩不羈的咬開一瓶香檳,笑眯眯的看着一臉煩躁的好友陸雲琛,調侃道:「你的心尖不是回來了,怎麼還有空來我這?」

世人都知道,陸雲琛有個心尖,為了這個心尖,三年前他翻遍了整個M市。對正房妻子顧婉霜百般折磨,只為了報顧婉霜當年把他心尖逼走的仇。

現在心尖好不容易回來了,應該如膠似漆才對。

「喝酒。」陸雲琛眉頭一皺,拿起面前這瓶82年的拉賓如牛飲水一樣粗魯的喝了起來。

「你怎麼了?」好友的異常讓高嶺飛驚訝的坐直身子,好奇的打量他。「我可從來沒見你這樣過。」

陸雲琛眯起眼眸,沒有吭聲。他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這個問題,他自己也很想知道怎麼了。

「說吧。」高嶺飛轉了轉酒杯,好奇的問:「難道是你心尖又不見了?」

「和她無關。」不知為何,這個時候,陸雲琛不想提起顧如月。腦海里卻闖入一個凄涼哀絕的眼睛,那個他看了整整三年的眼睛,現在看來,如此的心痛。

「難道是顧婉霜?」高嶺飛看到好友的表情就知道自己猜對了,噗嗤一聲笑了出來,幸災樂禍的說:「我就知道,你遲早會後悔那麼待她的。」

「什麼?」陸雲琛皺起眉頭,不解的看向好友,「為什麼?」

「雲琛。」高嶺飛收斂了笑容,認真的看向好友,淡淡道:「顧婉霜是個好女孩,你該好好待她。反倒是你放在心尖上的那位……」

「阿飛!」陸雲琛惱怒的低吼,「月兒很好!」

高嶺飛住了嘴,這三年來,每次說到這個,陸雲琛都會生氣。這人一旦認準的事情,十頭牛都拉不回來。他心底微嘆,希望好友能夠早點認清身邊的人吧。

陸雲琛猛地灌了幾口酒,低聲道:「月兒救過我的命,我不會不管她的。」

高嶺飛嘆了口氣,沒再多言,陪陸雲琛喝起酒來。

這邊燈火通明,醫院裏的顧婉霜,也沒有睡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