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險程序:我被病嬌機械人強吻了》[危險程序:我被病嬌機械人強吻了] - 第007章:無限的接近愛,就能學會愛了吧

隨着人群中,傳來一陣唏噓聲,兩個人同時的望向賭桌。

「看樣子,是我朋友宋少贏了呢,白小姐一起來慶祝一下吧。」

男人微微勾起唇角,舉起酒杯,似乎很開心的樣子。

「這位先生是新來的嗎?不懂規矩?我的人也是你能染指的?」不知什麼時候,左柚走到了兩個人的旁邊。

她微笑着,越過白梓,與男人的酒杯相碰。

酒杯碰撞,發出清脆悅耳的聲音,裏面的液體也隨之搖晃。

男人見到左柚,眼裡仍舊帶着儒雅的笑意。

「既然白小姐的朋友回來了,我就不打擾了。」

說罷,他微微頷首,然後轉身離開。

「白白,我四哥竟然輸了。」

左柚雖然語氣中帶着濃濃的惋惜,可是那彎起的嘴角卻看不出一點傷心的樣子。

「贏了不少錢吧?」白梓挑了挑眉望着面前的女孩。

「啊?白白,你怎麼知道?」左柚睜大眼睛,不可置信的望向自己的好閨蜜。

「因為你的嘴巴都要咧到耳朵後面了。」

「……」

*

只見人群中發出一陣騷動。

對賭協議要開始履行了嗎?

只見左肆一腳踹翻了賭桌,上面的籌碼和紙牌零零的碎了一地。

「說吧,你想怎麼樣?本少爺奉陪到底。」

宋瑾薄唇輕抿,表情漠然,但是卻在看向身旁男孩時,眼底划過一抹溫柔。

「阿楚想怎麼做?」

被叫阿楚的男孩渾身微微一震,隨即僵硬的回答:「我……我不知道。」

「那我就來替阿楚決定好了。」

宋瑾微笑的望着面前的男孩,眼裡的光波瀲灧,彷彿這個世界上只有他一個人一樣。

隨後,薄唇緩緩吐出幾個字。

「就加冰吧。」

在場的瞬間變了臉色。

左肆也當場黑了臉,玩遊戲哉到宋瑾這個老狐狸手裡,算他倒霉,可是他竟然用那種方法對他!

他竟然敢!!

竟然敢這麼打他的臉!

「加冰」是左肆自創的一種凌虐遊戲。

在K大,左肆的名字可以說是令人聞風喪膽般的存在。

但凡是惹到他的人,就會被無限制的集體霸凌,直到從身體到精神全面崩潰,最後被迫退學。

至今,還沒有人能熬過一個月。

而加冰就是左肆最喜歡玩的一種遊戲。

就是把冰塊充滿一個巨大的木桶里,然後把人直接丟進木桶,埋在冰塊里。

並且手裡拿着一方長寬高均為10cm的特製肥皂,直到用手搓肥皂,使其完全融化掉,才能走出來。

冰化成水需要很長一段時間,再加上肥皂徹底融化,至少也需要六個小時。

隨所以迄今為止,還沒有人能撐到這個遊戲結束。

大部分人因為撐不住,中途暈了過去。

「宋……瑾這樣……不好吧。」宋瑾身旁的男孩弱弱的拽了拽他的袖口。

「阿楚之前就被他這樣欺負,難道忘了嗎?」

左肆看到他親昵的拉宋瑾手臂樣子,頓時怒目圓睜,彷彿被踩到了尾巴一樣,瞬間炸毛

「你給我閉嘴,老子的事情需要你來管,老子又不是玩不起。」

現在旁邊看戲的白梓和左柚不由得意味深長的對視一眼。

彷彿發現了什麼有意思的事情。

*

一個穿着黑衣黑褲的僕人走了過來,在左柚的輕聲說了點什麼。

「白白,夜色A層三樓有人鬧事,我現在要過去處理一下。」左柚的臉色不是很好看,語氣中還帶着一絲焦急。

「夜色」的A層是柚子負責管理的,如果不是遇見了什麼大人物,柚子根本不會親自過去。

看樣子真的是發生了棘手的事情。

「柚子,你可以嗎?」白梓的眼底閃過一抹擔憂。

「哎呀,白白,你相信我啦,乖乖的在這裡等我,我馬上就回來。」

「好。」

左柚走後,白梓對他們躍躍欲試的懲罰遊戲更加的提不起興趣了。

權貴之間的遊戲,有時候也幼稚的可笑。

還好這裡有獨立的小包廂,能讓她找個地方靜一靜。

「白小姐,有沒有興趣單獨喝一杯?」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