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道蒼穹》[問道蒼穹] - 第八章:鐵甲蟒蛇

成功捕獲血蜈蚣的喜悅漸漸已經淡化,現在兩人滿腦子是尋找毒狼花的身影。草叢間,樹木旁,山石邊,一處不落的仔細翻找起來。翻找時專註的神情讓兩人的距離越來越遠,從最初的幾丈距離,慢慢的兩人已經有三百丈之遠,草叢也越來越厚,彼此看不見對方的身影。

「啊,添哥,救我。「突然遠處傳來了慕方痛苦的求救聲。

「小方,怎麼了,「說著慕雲添拔出別在腰間的雙斧向慕方發出聲音所在的方向疾馳而去。

「我被一條鐵甲蟒蛇咬傷了,他要吞了我,快救我啊。「慕方焦急的喊道。

「來了,「幾百丈的距離在慕雲添爆發之下,飛速向著慕方的方向趕去。

一個身影從草叢間飛出,出現在了鐵甲蟒蛇的前面。

從慕方發出救命,到慕雲添的到來,也僅僅過去十息的功夫。當慕雲添出現在慕方身邊的時候,慕方已經倒在地上,只見慕方的左腿已是鮮血直流,離慕方兩丈多遠,有一條半丈多長的蟒蛇直立起前半部分身體,張開是大口在使勁的向著慕方吸食。蟒蛇的四顆獠牙上也已經沾滿了慕方的鮮血。在鐵甲蟒蛇的吸力之下,慕方已漸漸向蟒蛇的方向滑去。

「畜生,看斧。「在慕雲添到慕方的情形後,情急之下,左手的斧子脫手而出,向著鐵甲蟒蛇的血盆大口飛去,因鐵甲蟒蛇張開口在吸食着慕方,所以,在慕雲添脫手甩出靈煞後,靈煞也向著鐵甲蟒蛇的口裡飛去。

看着飛來的斧頭,鐵甲蟒蛇一頓,停止了對慕方的吸食,慕方頓時向前滑行的身體也停了下來,而慕雲添,在拋出靈煞之後,也急忙,拖拽着慕方向後退去。鐵甲蟒蛇對慕方的吸力雖然沒有了,可是,慕雲添拋出的靈煞還是向鐵甲蟒蛇飛過來,看見飛過來的斧頭,這條鐵甲蟒蛇也頗為靈敏,立馬合上了大口,低頭準備躲過慕雲添拋來的靈煞,可這一瞬間的功夫,靈煞也已飛到了鐵甲蟒蛇的頭上,鐵甲蟒蛇雖然合上了大口,躲過了斧頭飛向嘴了的危機,可數尺大的腦袋卻沒有躲過危機。

嘭只見飛過來的靈煞劈在了鐵甲蟒蛇兩隻眼睛的正中間,這蟒蛇雖然號稱鐵甲蟒蛇,皮表頗硬,可慕雲添是靈煞也不是普通的斧頭,只見,在靈煞被彈飛的同時,鐵甲蟒蛇的雙目中間有一條半寸來長的口子滲出血水來。鐵甲蟒蛇在吃痛之下,嗞,的鳴叫了一聲,兩眼通紅,端起上身,緊緊的盯着不遠處的兩人。

也就在這一次的攻擊之後,慕雲添也已把慕方拖到了離鐵甲蟒蛇五丈遠的地方,自己則站在慕方的身前,手裡握着剩下的一把靈煞,兩眼僅僅的盯着對面的鐵甲蟒蛇。

「小方,你趕緊包紮一下你的傷口,這鐵甲蟒蛇沒毒,只是表皮堅硬,很難擊殺,包好傷口後你退到安全的地方,「慕雲添急切的說道。

「添哥,你自己注意啊。這畜生的吸力頗大,「說著,拿出自己帶的凝血散敷在了傷口上。

鐵甲蟒蛇的腦袋被慕雲添的靈煞擊傷後,甚是惱怒,但卻很是忌憚慕雲添手中靈煞的樣子,只是盯着慕雲添,下半身抽打着地面,但卻沒有發起進攻。而被靈煞擊傷的傷口滲出來的血,也已染紅的鐵甲蟒蛇的半個腦袋。

就這樣,一人一蛇,四隻眼睛緊緊的盯着對方。彼此都忌憚着對方,蟒蛇想吞了對方,來作為冬眠的熱量,而慕雲添則想殺了對方,來給慕方報仇。

腰間的囊袋一陣蠕動傳來,讓慕雲添頓時有了辦法,血蜈蚣的血液有毒,而鐵甲蟒蛇就會撕咬和吞食。

忍耐半天的蟒蛇看到慕雲添沒有絲毫舉動之後,再次張開了血盆大口,慕雲添緊握着手裡的靈煞,身子卻不由的向著鐵甲蟒蛇的方向滑去。

靈智初開鐵甲蟒蛇也像是發現了慕雲添手中的斧子是對方現在唯一的屏障,狡黠的加大了對慕雲添吸食力度,想着只要躲開對方的最後一擊,就可以直接把對方吞食了。

「添哥,小心,這畜生想要吞了你。「慕方連忙提醒道。

就在慕方的這一吼,鐵甲蟒蛇一愣神的時間。

慕雲添迅速摘下別在腰間,裝有血蜈蚣的囊袋向鐵甲蟒蛇的大口裡扔去,等鐵甲蟒蛇回過神的功夫,囊袋已有一半飛進了鐵甲蟒蛇的大口裡,鐵甲蟒蛇不知道飛來的是何物,還以為是對方的斧頭飛來了。想合上大口躲開的,可就在蟒蛇合上大口的時候,卻咬中了飛來的裝有血蜈蚣的囊袋,一絲鮮紅從囊袋中流出,流向了鐵甲蟒蛇的嘴裏。

而就在蟒蛇合上大口,吸力停下的時候,慕雲添向前滑行的身體也已停止,在看見囊袋別咬破後,慕雲添向後退去,緊緊的抓着靈煞,兩眼盯着蟒蛇的反應。

發現飛進自己嘴裏的是食物後,蟒蛇表情一松,可,還沒來的及細細品味,撕心的劇痛已從舌尖傳開。

滋滋滋的鳴叫聲傳出。剛才還仰着身子與慕雲添對戰的鐵甲蟒蛇,已倒在地上翻打着身體,周圍三丈之內的枯草都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