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道蒼穹》[問道蒼穹] - 楔子(二)

故事要從一方名曰紫霞的小千世界開始。

在紫霞神州的一處偏僻之地,有一片正陽山脈,山脈外圍生活着一群族人。他們都是本家一族,居住整條山脈的東邊,舉族皆都姓慕,所以寨子名為:慕家寨,這裡是這個世界上每一日迎來最後一縷陽光的地方。相傳這裡大戰中獸神戰死後所形成的,很多人在這裡找尋過神獸遺留下來的痕迹,不過卻都失望而歸。

這裡民風彪悍,實力至上。唯一信奉的就是開族老祖無涯祖師。然而,三萬年前的道統大戰過後,已不見老祖身影,不知是生是死,是受傷隱居,還是,離開三界,踏入仙界,繼續修行,已不得而知……

但他的精神和修真文化流傳了下來。

寨子後面有九坪六彎十八道溝,廣闊無垠,方圓數千里。或崇山峻岭,或澎湃大河,或湖泊池塘,或險要絕地,或原始森林,或田園小溪。

其中有很多地方族人還沒有探索過,有很多是禁區,有人嘗試過,但都是有去無回。

在深山密林間,有很多大型妖獸,滅世猛禽,奇花異草,神木巨樹,在大河深湖中或隱藏着蛟蟒龜蛇,或潛伏着不知名的巨型生物。在田園小溪間是人們棲息的樂土,日出而作,日暮而棲,他們隨着太陽的起落而和諧生活着。

他們一代一代的繁衍着,到這一代已經發展成了有三百多人的大族群,因為這裡山深林密,有着一些天才地寶,可以用來煉丹煉器。所以,偶爾也會有人來這裡採藥獵獸。有時候,修行者會在寨子周圍搭建一些草堂,用來打坐修行。彼此之間倒還算和睦融洽,沒有什麼大的摩擦發生過。

一天,滿頭白髮的族中二長老慕風,帶回了一名受傷的女子,此女子修為盡廢,雖然容顏極好,可缺無法遮蓋眉宇之間透露出的死氣。

此女子在族人的悉心照料之下,漸漸好轉,面色開始透出紅潤,臉上開始露出笑容,開始與人交流。只是眉宇間卻經常緊縮,像是心中有牽掛一般。

三年的悉心照料,寨子里的年輕族人慕柯俘獲了少女的芳心,兩人終於在族人的見證之下結為連理,開始幸福的生活在一起。

一年後,他們的愛情有了結晶,兩人生下一名男嬰,因為女子姓雲,為感謝蒼天的眷顧,給孩子起名為慕雲添,寓意慕雲兩家錦上添花的愛情。

然而,蒼天不再眷顧,因為女人身體虛弱,需要長期服用靈藥,在兩人結伴出去捕獵時,不幸化為妖獸腹中之食。

一個還未滿一周的孩子就沒了爹娘,成長之路艱難可以想像。

這一年,慕雲添還不到一歲,口中還只會咿咿呀呀,走路還不穩,手中還玩着泥巴,還不懂沒了爹娘的痛苦。

族中長者知道後一片惋惜,族中又多出了一名孤兒,左鄰右舍好心接濟,大山中的孩子就這樣一天天慢慢的成長起來。

……

十二年後。

慕雲添也一天天的長大,身高也有快接近五尺了,眉宇間長得也頗像他母親。就在昨天,剛剛結束了他的成人禮,按寨子里的習俗,只要過了十二歲就算是成年人了。過了成人禮也就意味着童年的結束,衣食住行都得靠自己解決了,得靠自己的實力來養活自己。

從小就沒了爹娘,這對一個未成年的孩子來說是打擊,是挫折,但,這種挫折也成就了一個還在童年的孩子所不應該有的成熟與獨立。早在十歲的時候,就開始自己捕捉一些小型食草獸,改善生活。

修真之路也在這一天正式開始了,族裡會給可以修行之人提供可以提供的資源供其修行。但你修行後必須為守護族人去戰鬥,為族中不可修行的凡人去創造一個安寧的生活環境,讓傳承可以世世代代的延續下去。

一聲聲鐘聲傳遍了寨子里。

族長慕石勇把新一批度過成人禮的孩子們召集到祠堂大聲的說:「從你們修行那一天開始,殘酷的現實生活就開始了,你們要進入山林自己捕獵,通過一次次的生死廝殺來提高自己的實力。每天五更我會指導大家修行和功法技能,未來的路可以走多遠就看你們自己的了。不要以為得道成仙就是至高無上了,到了那裡你就會知道,天地有多大,風雲有多厚了。你們的世界掌握在自己手中,世界有多大,路有多遠,就看你們各自造化了。」

「下面,先是去年進入成人禮的人員考核,築基成功的去前面的試煉台等着抽籤,比武。看看通過一年的修行,有幾位少年可以步入修真路。「然而,半柱香內,台上卻始終只有一個身影。

族長看着漸漸式微的修真族人,也很無奈的搖了搖頭。

「既然就慕然一人,那就不用比試了,下面新步入成人禮的人每人都有進入祠堂書閣中選一修真的法門的機會。寨子里條件有限,雖然功法等級並不算高。但對於你們初入修真江湖者,這已足夠了。」

「現在開始焚香祭祖。」

焚香祭祖是慕家寨最為神聖的一件事,足足半個時辰之後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