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道蒼穹》[問道蒼穹] - 第二章:血戰橫公

「先去找個水塘洗洗自己一身的污穢吧。要不這自己得把自己給熏暈了。「看着滿身的油泥,慕雲添嘀咕到。

慕雲添遂邁步走出山洞,走下山腰,聽着水流聲尋覓而去。

轉了一圈後慕雲添找了一處數畝大的水塘,毫無顧忌的飛身跳了進去,準備洗洗身上的油泥,好繼續回去修鍊。

咚「還是洗個澡感覺舒服啊,哈哈哈。」

咚慕雲添一個猛子朝水塘深處扎了進去。

十息之後,慕雲添再次浮出水面。

「舒服啊,渾身感覺輕了,像是甩掉了好幾斤的負重啊。爽,再來。」

一個鯉魚打挺,又鑽進了水裡。

這次平靜的水面上半天沒有一點漣漪。

突然,水面開始變紅。

接着,慕雲添,躥出了水面,折向岸邊。

眼睛瞪着銅鈴大小的盯着水面。

「什麼畜生,給我滾出來,竟然趁老子洗澡高興的時候偷襲老子,敢打擾老子的美事,出來受死。」

渾然不顧腿上被咬出的還在冒血的口子。

不一會兒一頭三尺多長,長着人面魚身的怪魚浮出了水面,不眨眼的盯着岸邊赤身站立着的慕雲添。

「橫公魚,(詳見《山海經》)什麼時候水塘里有了這麼個畜生,看我不弄死你。「說著慕雲添提了一口氣,隨手抓起岸邊的一塊石頭,跳進水裡向橫公魚砸去。

橫公魚也向慕雲添撲咬過來。

一個人一個動物以最原始的方式,完全無防守的進行對轟,你咬我一口,我砸你一下的相互攻擊着。

看着在水裡占不到便宜,慕雲添一邊打,一邊抱着橫公魚往岸邊靠,完全不顧魚嘴的撕咬和魚尾對自己的抽打。當橫公魚感覺不到不自在的時候,慕雲添早已經把橫公魚半個身子拖上了岸。

再看看慕雲添,身上鮮紅一片,全是被橫公魚撕咬後淌下的血水。

憋着最後一口氣,把橫公魚甩向岸上。

啊肩膀上的一塊肉也被橫公魚撕咬下來。

離開了水,在狠的水生物也就成了案板上的魚肉,翻不起了大浪。

橫公魚魚尾拍打着水岸,想再回到水裡,慕雲添冒着受傷的危險才把其弄到岸上來,怎麼會輕易讓他再回到水裡,現在也顧不得身上還在冒着鮮血的傷口,抱起岸邊的卵石往魚頭上砸去,整整砸了四五十下,看見橫公魚不動了,這才停手。

翻身躺在岸邊,感覺吸口氣,胸口都漲的痛。慕雲添一動不動的躺在岸邊猛吸了一刻鐘的新鮮空氣,才翻身坐起來,看着渾身沒有傷口的橫公魚。

「該死的畜生,累死我了,這麼砸,都砸不爛,只是昏過去了。還沒有傷口,真不知道是他太強大,還是我太弱小。記得上次風爺爺跟我講過,這種畜生刀殺不死,水煮不化。非得取烏梅核兩顆才可煮化,服其體中內丹可辟邪避毒,還可以提升修為。」

「恩,先拖回山洞,試試看是不是如風爺爺所講的那般法方方可煮化。「看着身上被橫公魚咬出來的一道道傷口,腳步一動,就傳來揪心的疼。看來得趕緊把身體修鍊到珞珞如石啊,要不這剛遇到這麼小的畜生就把我自己搞的渾身是傷啊。再有就是遇到這樣的畜生我也沒有一件稱手的武器,得和風爺爺討一把稱手的武器。要不再遇到妖獸我總不能每次都用石頭砸吧。

慕雲添將衣服穿好後,拖着暈死過去的橫公魚,咬牙忍着身體的劇痛,一瘸一拐的向著山洞走去。到了山洞裏找出風爺爺給的草藥塗抹在傷口上,不塗不知道,一塗嚇一跳,全身上下幾十道口子,看着慕雲添自己都心疼自己。

「以後自己一個人在外一定的注意,不要再犯這樣的低級錯誤,叫畜生把自己給傷了。「慕雲添小心嘀咕到。

包紮好傷口以後,找出以前存放在這裡的灶具,進樹林里採摘了一大把烏梅,先吃了個半飽,才回到山洞。

看着二尺八的黑鐵鍋,再看看三尺多長的橫公魚。

「這…..從哪裡下手。「「煮…..,那也不能放過這畜生,一點一點的煮,我就不信煮不化你。「架起鍋,燒起火,把魚拖到鍋邊,先把魚頭塞進鍋里,多半個身子還耷拉在鍋台上。

整整半天,魚頭化一點,慕雲添往鍋里推一點,直到太陽下山,柴火燒了好幾捧,慕雲添來來回回折騰了四五趟,一條魚才煮化完畢,撈出鍋中的魚內丹,看着這麻雀蛋大小的魚內丹,慕雲添內心誹謗不已。

「那麼大條魚,內丹才這麼點大,枉費了我半天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