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道蒼穹》[問道蒼穹] - 第七章:血蜈蚣

「添哥,快來,我感覺這邊有希望,你看下邊陰冷潮濕,翻過山樑陽光充足,那邊還有一塊方圓數百丈不長植物的紅沙地帶。如果有血蜈蚣,定會從這百丈長的上樑間穿行。我們就在此等候,如果有血蜈蚣經過我們正好可以捕獲。」慕方看完地形後說道。

「好的,希望血蜈蚣會從此經過,你去山樑對面,我在這邊。我們兩邊夾擊,等它出現,我們就可將其擒獲。」慕雲添回應道。

一日之計在於晨,沉寂了一夜的山脈也因陽光的照耀蘇醒了。當陽光照到山間的時候,山間的妖獸也開始沸騰了,林間鳥獸的叫聲就像在比賽一樣,爭先恐後一般從樹間飛了出來,開始了早間的進食任務。

陽光的照射開始強烈起來,林間的鳥獸也已飛離了巢穴。雲添和小方兩人靜靜伏在樹榦後守候着獵物的出現。

沙沙沙的聲音從陰冷潮濕的林間傳出,慕雲添和慕方兩人興奮的對望了一眼。都從對方的眼中看的了希望。

看來還真有血蜈蚣從這裡經過。兩人都是前腿弓,後腿登,做好了抓捕獵物準備。眼神專註,深怕錯過了每一個叢林間穿過的生物。

功夫不負有心人,在苦等了一炷香是時間後,果然,有一隻身長一尺有餘的血紅色的影子從陰暗潮濕的一處洞穴中晃晃悠悠的爬了出來。出來後,眼神滴溜溜的四處張望,謹慎而滑稽。

嗤的一聲,這條血紅色的身影在觀察了一圈後又閃身回到了自己剛才藏身的洞穴之中。

慕雲添和慕方倆人眼神從剛才看見血蜈蚣的出現就變的異常緊張起來,在看到血蜈蚣觀察玩地形後又縮回到自己藏身的洞中,也是一臉的茫然。

難道那個小畜生髮現了我倆的存在之後,今天不出來了。倆人隔的百丈遠的距離,在用口型交流着。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又讓這小傢伙退回去了。

「添哥,什麼情況,難道它發現我們了,我沒有發出什麼響動啊,之前我也點燃了萬物香啊。」

「我這裡也沒有漏出什麼馬腳。這小傢伙有可能在探路呢。我們再等等看,如果不出什麼意外,一會就會出來了。藏着別動,準備好。」

嗤嗤嗤……

只見剛才血蜈蚣退身而回的洞口處,在一刻鐘後有了動靜傳出。

倆人本就神情緊繃的弦,頓時提到了頂點,眼神一眨不眨的盯着剛才的那個洞口,守候着獵物的出現。

不一會,只見剛才出來觀察地形的那隻血蜈蚣,爬出洞口後,沿着山坡向上爬了一丈左右的距離後,停在了原地不動。揚起頭,升起觸角,吱吱吱的開始叫了起來。那模樣就像吹號角的老獵手一樣。

山樑上,嘴型蠕動,唇語又開始嘟囔了起來。

「添哥,什麼情況,它是不是在像我們宣戰呢。」

「不像是,像是在發出某種信號。你別說話了,靜靜的等着就是了,等它一到山樑上就撲上去抓捕就行了。」

「好的,我不出聲了。」

「……「吱吱吱的聲音在發出了十幾聲之後,果然,剛才血蜈蚣爬出的洞穴中又有了動靜傳出。

只見,一隻體型比先前爬出來的血蜈蚣還要大一些的暗紅色的蜈蚣,也緩慢的爬到了剛才出來的那隻血蜈蚣的身後。停下身影,也開始吱吱吱的叫了起來。

叫聲停止以後,沙沙沙……的聲音不斷從洞穴之中傳了出來。

一隻,兩隻,三隻。。。不一會,就先後有五隻體型半尺左右的血蜈蚣爬出了洞穴。爬到了那隻體型最大的血蜈蚣後面停下了身影,整齊的排成了一字隊形。

看那模樣,顯然是一個血蜈蚣家庭。有大有小,有老有少的。

慕雲添和慕方也是一臉的興奮,心理早已經都樂開了花,哈哈哈,沒想到還發現了一窩血蜈蚣。倆人都從對方的眼神用看到了不言而喻的喜悅。

沙沙沙。。。。。。

最前面的血蜈蚣緩慢的帶着整個家庭向山樑之上爬去。在後面的五隻小傢伙一個緊跟着一個,不時還發出,吱吱吱的聲音,此起彼伏的叫個不停。

唇語蠕動。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