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暖景濤》[溫暖景濤] - 《重生:別那麼驕傲》第1章 重生

2021年冬,海市。

聖誕節快到了,多年不下雪的城市,這些天突然下了一場雪。

街上都是形形**的行人。

郊區的棚戶區里因為是年底,大多數的打工人都回家了。

好冷啊·····

溫暖躺在床上,想要起身拿一杯水,潤潤乾涸的喉嚨。

她感覺今天的自己不怎麼痛了,很是清醒。想坐起身來,活動一下。奈何身體卻不聽使喚,看來是她躺的太久了吧。

屋子裏面也沒開燈。

「晨晨…….」

「晨晨你在嗎?」

「晨晨,你回答媽媽。」

她一遍遍的叫着,卻沒有人回應。

這時,房間門打開了。一個瘦高的男孩,輕聲走了進來。他沒有開燈,默默的走到了溫暖的床邊。輕輕的坐下,縮着身子躺在溫暖的旁邊。

「媽媽,好冷啊!」

「你一個人在家一定凍壞了,我陪着你躺會兒。」

「媽媽,為什麼你不早點回去找姥姥他們呢,姥爺雖說很生氣,但是他對我很好。他只是生你氣而已。」

「媽媽,你為什麼把我留在姥姥那裡就走了呢?」

「還好我找到你了。」

「媽媽……」

那是她的晨晨,溫暖好想抱住。

可是她動不了……

是啊,她已經死了。

常年的病痛,她不想成為孩子的負累,她的身體毀了,心也死了。在去年她多年第一次聯繫上了自己的父母,把晨晨託付給二老後就偷偷離開了。本想一個人靜靜死去,沒想到晨晨不久後還是找到了她。

「媽媽,你之前讓我找的人,我今天找到了,他……」

「他不認識我,還問我為什麼一直盯着他看,呵…….」晨晨輕笑一聲,在黑夜裡一雙眸子亮的驚人。

「他是應該不認識我,可我會讓他永遠忘不了我。」

「媽媽,很快了,等等我」溫晨輕聲呢喃着,然後就再也沒發出任何聲音,他彷彿睡著了又彷彿沒有。

溫暖已是淚流滿面,但是床上的她一動不動,她好像轉身擁抱這個孩子,可是她已經做不到了。

很快天就亮了,溫晨早早收拾好自己,轉身就出門了。溫暖的意識也開始慢慢模糊······

溫暖想,她大概就這樣離開了。也好,沒有了她,晨晨可以回到老家和外公外婆一起生活,堂堂正正的站在陽光下。

不知過了多久,嘭的一聲巨響,喚回了她的意識。模糊的看到晨晨跌跌撞撞的回來了。溫暖已經看不清楚,只是記得他早上走時還是一件白色T恤,現在上面布滿滿點點污漬。

「媽,我可以去找你了,哈哈·····終於那個男人得到了他應有的結果······呵,在我十歲那年看到······的時候我就想,這一切都是我造成的,都是因為我,你才······我本來打算帶着欺負你的人一起走的,但是在你最後給我那個男人的聯繫方式時,我不這樣想了,都是他······」

「一切都是因為他」

「不,不是的。」此時的我才看清,原來晨晨的身上全是血。

「晨晨,你錯了,錯的人,只是我。」

溫暖彷彿被吸入了一團巨大的漩渦中,瞬間失去意識。

「溫暖。清醒清醒,救護車馬上就來了。」是誰再叫她,她不是早就死了嗎?

「晨晨呢,晨晨·······」溫暖無意識的叫了兩聲,便又暈了過去。

溫暖在那天叫完晨晨的名字之後就暈了過去。再次醒來是在醫院裏面。看到病床前忙碌的護士,溫暖心中一片茫然,她是得救了嗎?溫暖感覺頭有點疼,想用手按一按。

「誒,你別亂動,手上還扎着液體呢。」

「護士我這是在哪兒?」

「海市第一醫院。」護士一遍和溫暖說話,一遍記錄著她的生命體征「你有點腦震蕩,盡量少說話,多休息哈。明天轉到普通病房就好了。」

「可是我不是已經死了嗎?」

「胡說什麼,事故不大,而且送來的及時哪有死不死的。」

「行了,你估計是嚇壞了。緩緩神,休息吧。有什麼事情按床邊的呼叫器。」

說完護士就出去了。

溫暖低頭看看自己身上綁着的各種監控儀器,奇怪身上的毒瘡也沒有了。突然她注意到床邊的金屬管上映射出來的臉。有些蒼白有些消瘦,看着也就不到三十歲的樣子。她突然明白了什麼,趕緊按動呼叫鈴。

「3床,怎麼了?」

「現在是几几年?」

「2011年呀,你怎麼了?」

她想起來了,原來她回到了十年前。那天剛好她在夜市擺攤收工。回家路上與一輛農用三輪相撞,磕破了頭。上一世就是因為她車禍以後早早出院而患上了愛頭暈的毛病。不想繼續在夜市擺攤,過着朝不保夕的日子。聽信了錢阿婆女兒的誘惑·····本想着只是去做保潔,可那樣環境哪裡有乾淨的地方。溫暖雖說早早便生了孩子,可是一身細白的皮膚,清冷的氣質,還是被有心人盯上了。結果可想而知,終究沒有逃出魔掌。渾渾噩噩過了幾年,溫暖想也許自己老了丑了就是解脫了。沒想到最後染上了臟病,人不人鬼不鬼的早早離世·····

「你沒事吧?」

看着溫暖獃獃地很久不說話,護士伸手在她眼前晃晃。

「嗯,我沒事了。」回過神來的溫暖,抱歉的朝護士笑笑。

「沒事就好,有問題隨時叫我。」

「好,謝謝。」溫暖想這輩子一定要在醫院好好休養,不能再留下後遺症了。

好想晨晨啊!

時間過得很快,溫暖就出院了。這次她很好的接受了治療,並沒有留下後遺症。

「阿暖在嗎?」熟悉的聲音傳來,這是錢阿婆的女兒上門了。上一世就是她,拖着溫暖走向深淵。

「你在哦,怎麼不出聲呀。怕你霞姐蹭飯嗎?」錢曉霞人如其名,美艷大方。因為常年混跡**,短短几步路也是走的搖曳生姿。然而美麗表象卻遮不住已經腐爛的內心,那一雙精明的眼中全是算計。上一世的阿暖沉浸在自怨自艾中,只聽說介紹一個輕鬆地活計,就立刻上鉤。

她是該恨她的,然而她也是個可憐人。早年阿婆丈夫去世,忙於生計。錢曉霞不愛學習,早早便輟了學。小小年紀,早早便進入社會。自然也是有心人眼中的大肥肉。錢曉霞從一個被害者一步步沉淪成為加害者。

「你剛好在家,我就長話短說了。我們夜總會在新城那面要開一家新店,需要招幾個服務員,你去不去。」

「不是招保潔嗎?」上一世自己是主動上門,錢曉霞才百般為難的給她安排了一個「保潔」的工作,這次怎麼換了呢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