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千里迢迢抓走獻給萬妖國國王》[我被千里迢迢抓走獻給萬妖國國王] - 第1章 我被抓走了

一間裝飾典雅,燈火通明的房間里,裴安獃獃坐在鋪設在地的華麗的大氈床上,好半晌才終於接受現實。

作為一個007的社會人,終於輪到他穿越了,穿越到一個有妖,有鬼,有仙人的古代世界。

這具身體也叫裴安,是慶國平安郡的一名新科舉人,父母早亡,被一紳富收為義子,翩翩公子,陌上人如玉,長得十分俊美,有平安郡第一美男子的美譽。

正因為皮相太好,又有才華,他被盯上了!被妖怪千里迢迢擄來萬妖國,要獻給萬妖國國王!

作為萬物之靈長,祖龍的後裔,這世界成精之後的妖怪都喜歡跟人發生點什麼關係,深入交流,好蹭一下靈氣,增長修為。

順便配個郎君,娶個嬌娘,成就一樁你情我願的美事,然後多生個一男半女,改善一下後代的優良基因。

簡直好處多多。

當然這友好交流肯定是有講究的,老弱病殘的不要,又丑又蠢的不要,不孕不育的不要,專挑那些最美的,最帥的,最聰明的,又好生養的下手。

就這樣,原主一早出門溜達的時候,哼着小曲,然後,眼一黑,麻袋一套,就被妖怪擄走了!

「可惡啊,青天白日強搶花季單身少男,還有沒有妖法!不是說慶國與萬妖國已經達成友好國家協議,互不侵犯,為什麼還會出現這種情況!那螳螂精說要把我獻給萬妖國國王,完蛋了,清白身子要保不住了,我會不會被吸干啊!」

裴安從原主記憶中得知一切,欲哭無淚,拿起手中的鏡子放到眼前。

這是一張什麼樣的臉啊,迷人的雙眸,皮膚好得沒有一點瑕疵,細潤如凝脂,彷彿吹彈可破,劍眉直挺,五官線條像畫出來的一樣完美。

烏黑長發用木簪子隨意半束,披散在身後,穿着儒雅的白衫,就算顰眉都這麼俊美,就彷彿從畫里走出來的絕色美男一般。

咦,怎麼有眼屎,趕緊擦擦。

裴安喟然輕嘆,把鏡子放下,長得這麼帥,放在自己那個世界,都可以直接出道當男團隊長了。

只是站在舞台之上,擺個姿勢,保證就可以收穫無數女粉的尖叫。

可惜什麼修為都沒有,只是一介書生,聽說萬妖國國王是個九尾天狐,法力十分高強,深入交流的話,就怕自己這弱不禁風的身子承受不住。

腦子頓時浮現了一幕幕馬賽克畫面。

呸呸呸,想什麼呢,思想不能滑坡!就算她是個絕色的狐狸精,自己清白的身子也不絕容隨意玷污。

男孩子出門在外一定要保護好自己,被獻給國王也一樣。

裴安自我調侃了下,心情十分複雜,好端端怎麼就穿越了,萬妖國,可都是妖精啊,不會丟掉小命吧?

吐出一口濁氣,怔了怔,

不知想到什麼,

一下坐直身子。

不對,

誰說萬妖國國王就一定是個女的?

沒聽說過是公是母啊!

裴安突然嘴唇發乾,雖說自己前世看的小說電視上,九尾天狐都是絕色的母狐狸精,可不代表沒有公的,

倘若萬妖國國王真箇帶把……

那他把我抓來幹嘛?

想到此處,裴安登時菊花一緊,收腹提肛,不由自主地升起一陣惡寒,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我可不要獻給他!

不要不要!

這事可開不得玩笑,後面的清白可比前面的清白重要多了。

「怪不得要用這麼粗魯的手段把我擄來,不對勁啊,倘若國王真箇是一絕色狐狸精,法力高強,身份尊崇,直接說就成了,又何必用強,原主肯定願意啊。」

「當然是我願意,原主不一定願意,只是,何必用強嘛,有話好好說不行嗎?人妖之間也會有真愛。」

「不對不對,隨便跑出一個妖怪說要把你獻給美麗的萬妖國國王,誰都不會信吧。」

裴安心中危機感陡然上升,環顧四周,壁間燈火幽幽,門窗緊閉,這是什麼地方,已經到了萬妖國嗎?

從原主記憶得知,萬妖國國都距離慶國數萬里之遙,中間還隔着一大片原始森林,倘若我已入賊窩,肯定逃不掉!

穿越者的金手指呢?

怎麼沒有叮?

總得有點什麼吧!

裴安在身上摸了一陣,便聽房間隱隱外傳來腳步聲響,一個激靈,倒在大氈床上裝睡。

房門「咿呀」一聲打開,閃身進來一嬌俏玲瓏的少女,不是很高的樣子,穿着花紋繁複的及膝羅裙,蹬着小蠻靴,頭上藏在齊肩秀髮之中的是兩隻毛茸茸的耳朵,兩眼布靈布靈十分水靈,有點嬰兒肥,非常可愛。

反手又把門關上,少女繞過屏風,小心翼翼靠近氈床,見到裴安的那一刻,深棕色眸子一亮,好像期待已久終於心滿意足,雙手背在身後,清了清嗓子,把笑容藏起來,嬌聲道:「我知道你醒了,快起來吧!」

【綁定路人系統!】

【叮!你的容貌驚艷了蘇茜,路人聲望超級加倍!技能商店解鎖技能卡:路人之眼(A)】

聽見腦海中傳來的聲音,裴安終於,無聲鬆了口氣,果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