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千里迢迢抓走獻給萬妖國國王》[我被千里迢迢抓走獻給萬妖國國王] - 第6章 客棧

酒樓掌柜是個貓女,腦袋是貓,下半身是波濤,穿着大紅長裙坐在高腳凳上,翹着腿,抽着長長的旱煙桿,嫵媚多情似水。

看到對方裴安立馬產生無數的想法,腦中都是馬賽克,自從穿越到萬妖國之後,身體某處閥門好像被打開了一般,蠢蠢欲動,特別好這一口。

不過他可不敢表現出似乎異常,對貓女的拋來的媚眼視而不見,徑直找了張空座坐下。

可愛在性感面前一文不值,他發誓,以性命的名義發誓,我好後悔啊!對不起,蘇茜,我不該撩你的,我希望不惜一切代價回到剛剛認識你的那一刻,我會對你說,我不是你相公,我是你親哥啊!

蘇茜又恢復了羞答答的模樣,不敢與裴安坐得太近,四方桌坐在對面。

這裡客人也不多,一隻白山羊精獨自坐在一桌,上半身沒穿衣服,下半身只有一條粗麻褲子,桌子邊上豎著一塊木板,上面寫着:沒有買賣就沒有傷害,禁制使用羊皮製品。

一隻狗頭人自己坐一桌,藍色皮膚,脖子上圍着紅色披風,腳上踩着一雙黑白皂鞋,身上還背着一把原木色琵琶,有一種憂鬱的氣質,正獨自飲酒。

這時一肩膀上掛着一條毛巾的馬頭人給裴安與蘇茜桌上端來茶水,倒了兩杯茶,好傢夥,下半身是人,上半身是馬頭,怎麼長得這麼別緻,馬臉太長了吧。

「你們要吃什麼,點吧,哦?新來的小相公,你不是妖精吧,太好了,真是俊,長得也值這個價,我們掌柜的肯定喜歡你,只要留下來陪她一晚就免單,怎麼樣,考慮考慮。」

馬頭人說話聲音瓮聲瓮氣,首先發現了裴安的人類身份,並且提議對方獻給自己掌柜。

「咳咳!!」

蘇茜皺起好看的眉頭,小手抵住櫻桃嘴巴咳嗽了下,這馬臉真沒禮貌!

「哦,蘇茜公主!」馬頭人立馬認出蘇茜,俯身行了一禮,「公主,您這是,又找到新的小相公獻給國王了?這回質量真不錯,要不給我家掌柜嘗嘗鮮?她已經三個月沒開過葷了,保證當寶一樣侍候。」

說到後面一瞄裴安。

臉紅的蘇茜:「咳咳!真是的,你下去下去,胡說什麼呢!把店裡好吃的都各上來一份!」

馬頭人:「好的公主。」

行禮退去,目光在裴安身上一掃。

我願意我願意……裴安心中狂喊,也不敢亂看,喝口茶,嘗了嘗,心在流淚,好苦澀!

但是依舊得保持微笑。

「阿珍,你真的不願意跟我一起離開嗎?」

客棧大堂里突然響起一道聲音,那背着琵琶的憂鬱狗頭人站起身來,似乎正對櫃檯上優雅抽煙的貓女說話。

貓女嘴裏吐出一口煙,根本不看對方,目光落在裴安身上,聲音十分柔媚:「汪風,你我不合適,你走吧,去追尋你的夢想,不要為了我而放棄它,不值得。」

汪風(流淚):「阿珍,你不跟我走,孤獨的夜晚沒有你,我怎麼活?這裡有什麼好,你為什麼放不下,我們去慶國,去海外十洲三島,那裡有更精彩的世界。」

貓女(吐出一口煙):「打打殺殺的日子我已經累了,我現在只想過平靜的日子,如果我們能早些相遇,一起流浪江湖,然後竹馬青梅還家去,覓舊遊,該多好,可惜我比你年紀大,早已經看過了許多風景,不想再看一遍了,你走吧,不用再勸我了。」

汪風(流淚):「那好,離開之前我想為你唱首歌,我專門為你寫的歌,最後一次。」

他將琵琶放在身前,一隻腳踏在凳子上,閉上眼睛,落下淚來,然後揮手一撥琴弦,悠揚琴聲響起,開始唱道:「阿珍愛上了阿強,在一個有星星的夜晚,烏鴉從頭頂飛過,流星也劃破那夜空……」

音樂一起,所有客人都沉浸其中,腦海之中流過一幅幅畫面,彷彿看到了自己最美好的初戀,懵懵懂懂在一起,然後分開。

音樂停止,汪風頭也不回離開客棧。

太感人了,這是多麼凄美的愛情啊!

蘇茜:淚流滿面。

裴安:淚流滿面。

山羊精:咩!

貓女:抽煙。

馬頭人追出去:「喂,汪風,你還沒結賬呢!可惡,這回又被他逃單成功,這已經是第五十六次了!」

貓女:接着抽煙。

……

這只是一段小插曲。

音樂停了菜也上來了,滿滿一大桌,色香味俱全,令人食指大動。

馬頭人優雅彎腰:「請慢用。」

裴安道:「謝謝。」

蘇茜還沉浸在凄美的愛情故事裏面,哭得睫毛還沒幹,看向窗戶,自語道:「要是他們兩個能在一起該有多好,哎,老天爺捉弄人,希望汪風最後能實現他的夢想,回來跟阿珍小姐團圓。」

默默閉上眼睛祈禱。

【叮!蘇茜對你的感情+1】

【叮!蘇茜對你的感情+1】

裴安一口飯差點沒噎住,傻眼了,又怎麼了我?

露絲,你別這樣。

蘇茜祈禱完開始吃飯,紅着臉頻頻偷看「傑克」,又不敢對視目光,心裏甜膩膩道:「小相公~」

(︶.̮︶✽)

此時,客棧又進來一對男女,一寬袍大袖的年輕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