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曹操!在大明造娃屯田很合理吧》[我曹操!在大明造娃屯田很合理吧] - 第3章 哎喲,這魏武遺風系統不錯

李自成望着曹操離去的背影,總覺得哪裡不對,明明曹操就比自己高一點點,可是今天喝完酒,就高了這麼多?

大家喝酒都長身體,我長肚子上,你長個了?

「闖王?你看啥」

說話的人,正是闖王謀士牛金星。

李自成回過頭來,問牛金星。

「牛金星,你看,曹操有沒有長高了?」

牛金星一頭霧水,不過,他很快就選擇接下來的話題。

「闖王,曹操有沒有長高不重要,關鍵是有沒有喝高。」

「他有沒有喝高,不知道,我喝高了,進來說吧。」

李自成轉身回營,坐下來繼續給自己倒酒喝。

牛金星嘆了口氣,不甘心問道。

「闖王,你剛還說喝高了,怎麼又自顧自喝起酒來。今晚,曹操態度如何,有沒有俯首?」

李自成只當牛金星是謀士,而不是生活委員,繼續邊喝酒邊說。

「可拉倒吧,剛開始我跟曹操只是喝酒扯犢子還好,曹操的表現基本跟你說的一樣。可是當我們按照你說的煮酒論英雄試探他,就不一樣了,先是被我嚇住了,但是後面不知道為何,就心不在焉了,既沒有服軟,也沒有硬肛。我發現我還是沒看透他。」

「他說啥了?這麼玄?」

牛金星就是不信,羅汝才區區一個草莽英雄還能裝出啥花樣。

李自成自顧自喝酒。

「瓦特服?牛金星,你可知道是啥意思?」

「娃特服?我特服?蛙特服?」

牛金星好歹是個舉人,背着手,晃來又晃去,就是想不出個所以然。

李自成擺了擺手。

「坐下來吧,牛金星,我喝酒沒暈,快被你晃暈了。你就說接下來咋辦吧。」

「闖王,當時的語境是啥樣的?曹操跟你服軟了么?」

牛金星實在是不服,自己的知識點還不如一個草莽英雄。

李自成大口喝了一口酒,回憶了下說道。

「我按你的說法,跟他說了打回關中裂土封侯。他說散漫慣了,習慣了居無定所,有兵有將有美女將即可,說啥就算打下地盤又有何用。」

牛金星眼睛一亮。

「闖王,可喜可賀啊,有兵有將有美女,這不就是江山美人一鍋燴么,曹操圖謀不小啊。」

「牛金星,我讀書少,你別騙我啊。還有,不是你讓我拿煮酒論英雄試探他的么?曹孟德跟劉皇叔,哪個不是要圖謀天下,這很正常吧?」

李自成不以為然喝道。

牛金星搖頭晃腦起來。

「非也非也,曹孟德跟劉皇叔煮酒論英雄的時候,他倆還不是天下英豪啊。闖王手下猛將如雲眾所周知,曹操差一點那也是當世豪強。」

「可是,曹操對我不薄,多次救我啊。崇禎十二年八月,楊嗣昌派楊世恩、羅安邦、閔一麒、尹先民四路大軍夾擊我李自成。我寡不敵眾,生死懸於一線。要不是曹操趕過來,如今我就是刀下亡魂。」

李自成不忍說道。

牛金星才不管這套吶,那是你們之間的友誼,與我牛金星何干。

「闖王,切不可婦人之仁。曹操不光跟你好,他跟八大王也感情好,前不久是闖王弄死八大王的最好機會,曹操還放走了八大王,臨走前還送了六百騎兵啊,龍歸大海,不知道啥時候還有這種好機會!闖王啊,卧榻之側豈容他人鼾睡,你倆是有感情,可你倆的感情能比一統天下前的李世民跟李建成更高么?」

李自成放下酒碗,陷入了沉思。

李自成其實並完全不認同牛金星說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