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曹操!在大明造娃屯田很合理吧》[我曹操!在大明造娃屯田很合理吧] - 第8章 大明公主朱媺娖

然而,朱公子越走就發現越不對,前面的人開始陸陸續續多了起來,而且,衣服不像官軍模樣。

朱公子蹙眉說道。

「前面確定是傅總督大營?」

「是啊,我們總督就在前面。」

官軍模樣的人還是不捨得告訴他們真相。

小桂子已經反應過來了。

這幾個肯定不是啥好鳥,只是現在說著還有鳥用,只能兵來將擋水來土掩,或者隨遇而安了,就是豁出去這條命也要保朱公子的周全。

……

曹營前軍大帳安扎在花山寨。

曹操,吉珪,趙應元和楊明起在分析承天府。

吉珪說道。

「天下有二京、二都,中都則以皇陵、興都則以顯陵,二都皆設留守。這裡是之所以叫興都,主要是嘉靖皇帝給他老爹貼金。興都留守司本身是湖廣境內最強兵力,根據斥候最新情報,湖廣巡撫宋一鶴也已經帶兵過來支援了。」

「我去,我還以為闖王讓咱們打承天府是給咱們肉吃呢,沒想到是硬骨頭啊。」

趙應元感嘆道。

曹操阻止了趙應元的牢騷。

「襄陽那邊坐鎮的是咱們義軍的宿敵左良玉,也是個硬骨頭。」

吉珪接過話茬。

「咱們義軍經過多年征戰,也是有一定攻城經驗的,年初咱們就跟八大王攻陷了襄陽城,還坑死了楊嗣昌。」

「這次咱們跟闖王合兵一處固然是好,但是無非是再攻一次襄陽城,但是要是能啃下承天府,那財富絕對不是襄王財富可比。」

曹操給大家描述攻打承天府的好處。

「哎,打下又怎麼樣,大頭還不是被闖王他們佔去了。」

楊明起嘟嘟囔囔。

「闖六曹四,這是咱們兩家合營的分紅計劃,這是不能動搖的。」

曹操力排眾議。

吉珪補充道。

「承天府雖好,但是如果我們不打襄陽城,直接攻打承天府,可以么?也不行,到時候襄陽明軍和武昌明軍隨時營救承天府,我們肉吃不成,還可能被包餃子。」

「軍師言之有理,那我們是四面圍城,還是三面圍城。」

趙應元請教道。

曹操的眼睛透着一股狡黠。

「兵分兩路,一路攻打承天府陽春門,一路攻打顯陵衛!」

「顯陵衛是幹啥的?」

趙應元懵逼道。

吉珪解釋道。

「承天府跟鳳陽府一樣,一個興都,一個中都,活着的不見得多牛逼,但是,掛了的賊牛逼。興都顯陵埋得是嘉靖皇帝的老爹,也就是當今崇禎皇帝爺爺的爺爺。當年,高闖王跟八大王殺到中都鳳陽府的時候,挖了老朱家的祖墳就賺大發了,當年我們主公也參與了牽制明軍主力的作用,義軍十三家都或多或少收割了一波。」

「吉珪,你的意思是我們這輪也能吃大餐了?」

楊明起心態平穩了,上次十三家都能分得開,如今就兩家,可防可控。

這時候一個人高高興興進來了。

「主公,趙應元將軍,好消息啊!」

參將常安一進帳就咋咋呼呼起來。

曹操佯怒道。

「沒規矩,常安啊,你今天要沒有好消息,看我不扒了你的皮。」

常安不再賣關子,而是遞出了一張官引。

曹操一看,好傢夥。

「真的假的,這個官引,足以橫行天下。這是從誰的部將里拿的。」

「這是斥候綁回來的三個小子的。」

常安言之鑿鑿。

曹操追問道。

「三個小子,名甚名誰?」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