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成了靈異世界唯一的道士》[我成了靈異世界唯一的道士] - 第1章 我做了一個夢

夜晚,一大片的烏雲遮住了月亮。

在一個偏僻的森林中,鳥兒們也不復往日的嘈雜,似乎在懼怕着什麼。

忽然一個黑影跳了過來,驚的鳥兒四處飛散。

只見那個「人」的鐵青臉上粘着些許的血液,幾隻白胖的蛆蟲在身上用力的蠕動,隨着他一蹦一蹦的前進,身上的肉夾雜着蛆蟲窸窸窣窣的掉落。周身圍繞着濃濃的腐臭味和血味。這赫然是一隻殭屍。

而在殭屍對面的樹下半靠着一個大約三十多歲人,披頭散髮道冠胡亂的掉在一邊,一身白色的長袍早已被血液染紅,身上入目所視都是猙獰的傷口。略有些帥氣的臉頰顯得蒼白,一雙有神的眼睛緊緊盯着對方。

「沒想到我韓燦剛出山竟然就栽在一個殭屍手上。」韓燦自嘲的一笑。

「今天我雖然活不成了,但我也不能讓你出去害人。」

只見韓燦手從胸前掏出來一張皺巴巴的符紙。咬破舌尖,一口精血噴在上面。雙手快速結印。

「太上老君教我殺鬼,與我神方。上呼玉女,收攝不祥。頭戴華蓋,足躡魁罡,左扶六甲,右衛六丁。前有黃神,後有越章。神師殺伐,不避豪強,先殺惡鬼,後斬夜光。何神不伏,何鬼敢當,急急如律令。」

那殭屍感覺到危險馬上狂暴了起來。一個呼吸就出現在了韓燦的面前。漆黑的指甲直直的就向韓燦胸口刺去,

就在這時,韓燦結印完成。符紙瞬間飛到了殭屍的頭上並釋放出璀璨的光。金光迅速籠罩了殭屍。殭屍在裏面發出了陣陣的嘶吼。沒一會就煙消霧散。

韓燦見殭屍被消滅也是鬆了一口氣。不知是因為傷勢太重還是因為最後那個符咒消耗了太多的精血。韓燦的眼皮變的越來越重,氣息越來越弱,直到韓燦閉上眼睛,他的氣息也徹底消失在這個世界。

……

在漆黑中韓燦忽然感覺有人推了推自己。

「韓燦,別睡了。老師來了。」

韓燦感覺這聲音很熟悉。猛的抬頭髮現自己處在一個熟悉的教室。當他轉頭看到剛剛那個熟悉聲音的主人時。眼中頓時浮現出愧疚、思念、回憶等情緒。她正是韓燦的高中同桌馬悅悅。

「你怎麼了,為什麼這麼看我?我的臉上有東西嗎?」正在為自己對韓燦惡作劇成功沾沾自喜的馬悅悅看到韓燦眼神不對問道。

「沒什麼,我剛剛做了一個夢,一個很長很長的夢。」

這時,鈴聲響起。一個戴眼鏡的中年人走了進來。正是韓燦的高中班主任郭明。

「這節課我們上異能學。」

聽到這句話韓燦瞪大了眼睛。

「異能學?」

「對啊,異能學。咱們不是一直都這麼上的嗎?」馬月月有些奇怪的看着韓燦。

「我知道,就是開了個玩笑。」韓燦尷尬的笑了兩聲。

『異能學,我為什麼不記得學過這個。我夢中的那個是真實世界還是這個世界是真實的』韓燦在心中想着。

就在韓燦溜號的時候,一根粉筆無比精準的命中韓燦的腦門。

「韓燦,好好聽講,不要走神。」

回過神來的韓燦無比專註的聽講。當然,他什麼都沒有聽懂。

時間彷彿過去了一個世紀,放學的鈴聲響起。韓燦瞬間感覺到了升華,收拾了背包就離開了學校。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