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成了靈異世界唯一的道士》[我成了靈異世界唯一的道士] - 第5章 再次逃脫

本該明亮的月亮不知為何變得暗淡無光,本該晴朗的夜空不知為何烏雲密布,本該璀璨的星星不知為何隱匿不見,本該清爽的晚風不知為何陰氣陣陣。

在秦市安靜的夜空下,一座空域無聲的矗立在高樓之中。在空域中一處陰暗的小巷外,五道身着黑色戰鬥服的人在謹慎的的向內逼近。

「上次讓他跑了,這次一定要抓住它。審問出他來到這裡的目的。」為首的那個中年男子聲音低沉道。

「小心些,這個攝青鬼可能有厲鬼的層次了。」隊伍中有人說道。(這裡說一下哈鬼物等級分為:魂體、冤魂、厲鬼、紅衣厲鬼、鬼王、鬼神六個等級。等級和異能者體系不是對應的哈。)

其他人均點了點頭,繼續小心的向小巷推進。

忽然,一大團陰氣化作的能量從上空襲向眾人。眾人趕忙四散躲開。

抬頭一看,只見一道人影潛伏在半空。身着合身得體的休閑裝,再加一雙運動鞋。一頭利落的的板寸。如果不看那蒼白的臉和血紅色的眼睛。絕對是一個帥氣的小夥子。

「不是要抓我嗎?我就在這裡,看你們有沒有那個本事了。」攝青鬼嘴角泛起一絲不屑。

剛說完攝青鬼就猛地出現在一個隊員的後面。

「不好,快躲開。」為首的中年男子急忙道。

但是為時已晚,那一雙覆蓋著鬼氣的手從背後刺入,從胸前刺出。由於異能者生命力普遍強大,被刺穿的那名男子並沒有立即去世,而是獃獃的看着胸前那隻手中那仍在跳動的心臟。

隊伍中擁有治療異能的隊員瘋狂釋放異能,但也無濟於事。濃郁的鬼氣使的傷口無法被修復。即便沒有立即去世,也差不多了。

那名胸口被刺穿的隊員反應了過來,身體內的能量愈發紊亂了起來。攝青鬼發現狀況不對,馬上就想抽回手。發現手被那名隊員死死地卡住。

「鄒明!!!」領頭的隊長聲嘶力竭的就要衝過去,只是被其他隊員死死地拉住。

「幫我跟我的家人說一聲:我回不去了,讓他們好好的照顧自己。」那個叫鄒明的男子微笑着說道。

隨後,身體內的能量徹底暴走。「轟」的一聲。大地彷彿都顫抖了幾下。剩下的四名隊員都被強烈的衝擊波轟飛到了牆上。分分吐出一口鮮血。

坐在空域外的張保國聽到爆炸聲,瞬間站起身來。表情說不上的焦急。可他需要維持空域的運轉,而且張保國的實力太低,進去只會添亂。只能在外面焦急的張望。

小巷內,起身的隊長跪在那裡。一滴滴的眼淚滴落在地面。

「為什麼?為什麼是鄒明?他才剛剛二十啊!他還沒有女朋友呢!他父母把他養大,他還沒讓父母抱上孫子呢!就這麼走了,為什麼不能是我啊?」隊長哭的聲嘶力竭。剩下的隊員紛紛勸說。

「嘖,這個可惡的蟲子居然傷到我了。你們都該死。」攝青鬼的聲音從煙霧中傳出。聲音帶出了一點憤怒。

聽到這句話的隊長止住了眼淚。

「兄弟們,攝青鬼還沒死。我們打起精神來,不能讓鄒明白白死。我們今天一定要阻止這隻攝青鬼。記住鄒明是為了保護身後那無數的人死的。記住我們剛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