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成了靈異世界唯一的道士》[我成了靈異世界唯一的道士] - 第6章 再次上門

清晨,韓燦還在進行着修鍊。門外就響起了敲門聲。

打開門,發現門外站着一個陌生的青年男子。韓燦一下就發現了這男子身上有暗傷,而且還不輕。

「你是?」韓燦有些疑惑。他也不認識這個人啊。

「我是張保國的同事。我叫張信。這次來是想和你談談。」張信說道。

「請進。」雖然不明白什麼事,韓燦還是把張信讓了進來。並倒了一杯水。

「這次來是有一件事想請你幫忙。」張信直勾勾的盯着韓燦說道。

「你先說什麼事?如果讓我加入夜刃,我是不會同意的。」韓燦被頂的不自在。

「我想請你幫忙守護兩天秦市。」張信誠懇的說道。

「這是發生什麼事了嗎?而且我為什麼要幫你。」韓燦問道。

「在昨天圍捕攝青鬼的行動中,我的隊友鄒明被攝青鬼直接掏出心臟死了,隊長為了救我們動用了一些手段,現在也時日無多了。僅剩下我、孫慶、李岳和張保國四個人。而且除了張保國外,我們都受了傷。發揮不出什麼力量。所以只能請你來守護秦市。」張信言語非常誠懇。

韓燦沉默了。他不是什麼好人,也不是什麼壞人。說實話,韓燦挺敬佩這些人的。可是,現在的韓燦實力很弱。

而且攝青鬼很可怕。相傳,若人因深仇大恨,而又不能報的人,可以躺在棺材中,卧在屍底七七四十九天不吃不喝而修練成鬼的半人半鬼,叫攝青鬼。攝青鬼是因為怨氣太重血脈在死時的一瞬逆行,血會在死後七七四十九天變綠,因此又叫綠血冤鬼。攝青鬼身體死而不僵!

這種鬼特別難纏,他不是正式的鬼,也不是人,是超出三界之物。並且可以免疫大多數的法術。

「可以是可以,但是你要給我準備些材料。」思來想去韓燦還是決定答應了。因為馬悅悅也在秦市。

「可以可以,這些都好說。」張信顯得有些激動,扯動了傷口又「嘶」的吸了一口涼氣。

「需要我守護多久?」韓燦問道。

「兩天就好,兩天總部就會派人下來。」張信鬆了一口氣。

「可以。」韓燦有些平淡的回道。

「既然你已經同意了,那我就先走了。」張信起身離開。

這邊的韓燦則開始思考起來怎麼應對攝青鬼。攝青鬼的怨氣極其濃郁。從剛才那個人的說法來看,攝青鬼應該是挺強大的。

韓燦撓了撓頭,不好辦啊。用藍符應該可以暫時驅逐他。想不出別的辦法的韓燦只好作罷。

「反正就兩天,驅逐了就好。」韓燦喃喃道。

屋外又響起了敲門聲。韓燦一看,自己之前在某東買的黃符材料送來了。

隨即沐浴更衣,取出些許瓜果成盤,放於桌面中心偏後的位置,在其後面放上香爐。

韓燦瞬間有些為難了起來,他家貌似沒有香爐。

思考了一會,韓燦的眼睛亮了起來。他父親的照片前面好像是有。

說干就干。先是點燃了三炷香,隨後帶着三炷香在照片前磕了三個響頭。邊磕邊喃喃道。

「父親在上,現在孩兒有危難。不孝孩兒借香爐一用,望父親不要責怪。」

三個響頭過後,韓燦把香插在一個蘋果上放在前面。然後拿起香爐回到客廳。

把香爐放在瓜果前面。隨後取出三炷香,拜了拜點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