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成了靈異世界唯一的道士》[我成了靈異世界唯一的道士] - 第9章 誰使弦斷,花落肩頭

隨着綠色的人影走出,一股無形的壓力擴散開來。

韓燦的雙腿彎曲,渾身肌肉緊繃。

在感受到這壓迫感的一瞬間,身體給韓燦反饋過來的信息就是快跑,有多快跑多快。

只見那綠色的人影一揮手,韓燦就口吐鮮血,倒飛着出了洞口,重重的摔到了地面上。

韓燦捂着胸口,艱難的抬起頭看着一股濃郁到極致的陰氣從洞口噴涌而出,直衝天際。

隨着陰氣從洞口源源不斷的衝擊之下,韓燦的耳邊傳來什麼東西破碎的聲音。在此時的學校門口,張保國耳邊也響起好像玻璃破碎的聲音。聽到聲音的張保國身體一僵,隨後緊握着唐刀的那雙手無力的鬆開,任憑代表着榮耀的唐刀掉落在地上。

隨着唐刀的落地,空域也如同鏡子一樣破碎開來。

學校內的韓燦沒時間去看空域碎沒碎,他的目光緊緊的盯着,從洞口中飛出來的渾身綠色的青年男人。韓燦目光中滿是絕望。

到了現在,韓燦總算明白了攝青鬼的目的——找回自己的屍體。眾所周知,攝青鬼是半人半鬼的大凶之物。之前交戰的時候,韓燦就發現攝青鬼的鬼氣和普通鬼魂一樣很明顯的就可以感受到。

由於韓燦之前並沒有和攝青鬼戰鬥過,所以並沒有過多關注這些。到現在看來,之前的攝青鬼應該是沒有實體的。正常的攝青鬼會將氣息收斂成普通人一樣。總而言之,現在的攝青鬼才是完全的狀態。也就是所謂的妖屍。

隨着攝青鬼一步踏出,周遭的場景像是波浪一樣變換。回過神來的韓燦發現自己處於一處亂葬崗中,入眼處儘是荒涼的景象,入耳儘是陣陣的哀嚎。

隨着攝青鬼一步一步的靠近,韓燦全身的肌肉緊繃。

感受到體內澎湃的力量,攝青鬼不禁眯起了眼睛。蒼白沒有血色的臉上勾起了一抹笑意。

忽然,攝青鬼眉頭一皺。抬手就轟出了一拳。恐怖的力量隨着出拳透體而出。

面對這恐怖的一拳,韓燦苦笑了一聲就閉上了眼睛。他全盛時期都接不下來這一拳更別說沒剩幾年壽元的現在了。

閉上眼睛,眼前閃過和馬悅悅在一起的點點滴滴最後定格在那一張甜美的笑臉。

”還是沒能保護好她啊,我真是個廢物。 ”

過了一會,韓燦想像中的攻擊並沒有落到他的身上。他疑惑的睜開眼睛。面前正矗立着一道熟悉的身影。

那道身影的一切的一切都是那麼的美好,除了從那道身影身體中間穿過的照射在韓燦身上的那點光亮。

下一秒,那道身影就向後倒了下來。恰好倒在了韓燦的懷裡。

回過神來的韓燦注視着懷中的身影。

「你為什麼這麼傻啊!為什麼?為什麼啊?」韓燦哽咽着問着。一道清淚從韓燦的臉頰滑落掉在了馬悅悅的臉上。

也許是那一滴眼淚起了作用,也許是臨走前放不下韓燦。

隨着眼淚的落下,馬悅悅艱難的睜開了眼睛。緩慢的抬起血淋淋的右手抹去了韓燦臉上的淚痕,並輕輕的撫摸着。

「你做的事情我都知道了。不要哭,哭了該怎麼做我的英雄。」馬悅悅好像說的每句話都用盡了所有的力氣。

「可惜了我的英雄,以後的日子裏我不能再給你帶早飯了。」緩了一會,馬悅悅才說出下面這句話。

「不會的!不會的!我一定會救活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