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霸道女友》[我的霸道女友] - 04龍婉兒

龍叔目光如閃電望着我,我頓時感覺壓力山大,本來自己想碌碌無為混一生,現在碰上望子成龍母親和願意把我教育成才的龍叔,以後自己日子就不可能像過去這樣輕鬆自由了。

我把目光移開,看見保姆顧嫂還在小心翼翼抓老母雞,帶來老母雞是家裡養的土雞,本來就非常靈活好動,在農村時候就能夠飛上屋頂,一般身手的人根本就抓不住它。

顧嫂不敢驚動我們說話,她只是輕手輕腳把老母雞趕出客廳,準備把老母雞趕到外面去抓,這樣可以不打擾我們。

月姨望着顧嫂畏手畏腳樣子,心裏火起,就道: ”顧嫂,你是怎麼辦事的?這麼長時間了連一隻雞都是抓不住 ”。

顯然月姨把心裏的不痛快發泄在顧嫂身上,被月姨這麼一說,顧嫂只能是加快腳步向老母雞撲去。

老母雞開始是小碎步逃跑,現在顧嫂突然撲過來,它受到了驚嚇,頓時撲騰翅膀向外面飛去。

這時候別墅大門恰好走進來一個身材高挑的姑娘,她剛到門口,冷不防從裏面飛出一隻老母雞,那老母雞爪子剛好是落在她的頭頂之上,她驚嚇之下,本能伸手向老母雞抓去。

讓我沒有想到是這個姑娘身手非常敏捷,她這一抓竟準確抓住了老母雞的爪子上。

頓時老母雞就在她的手上掙扎撲騰着,那姑娘一臉驚訝道: ”怎麼回事?家裡怎麼會有雞?是誰帶來的 ”。

顧嫂連忙跑過來道: ”婉兒姑娘,這老母雞是他們帶來的•••• ”!說著手指向我們一指。

那姑娘驚奇望着我們道: ”他們帶老母雞幹什麼 ”?這時候月姨接口道: ”婉兒,這是他們提親的聘禮,貴重的很 ”。

本來母親說老母雞是提親的聘禮是開玩笑的氣話,現在月姨這麼說分明是想多禍,讓龍婉兒生氣。

龍婉兒聽了感覺莫名其妙,她道: ”什麼聘禮,究竟是怎麼回事 ”?

顧嫂一邊準備去接她手裡的老母雞,一邊道: ”那少年剛才向你父親龍總提親了,這老母雞是他們帶來的聘禮,還說了當年娃娃親的事情,龍總似乎答應了 ”。

龍婉兒目光掃向我,她見我一個鄉巴佬打扮,這樣的人竟帶着老母雞向自己父親提親,這根本就是在羞辱自己。

特別是聽自己的父親已經答應了,這分明是不當自己一回事,她怒氣頓時爆發起來了,她把老母雞向外面扔了出去,手指我怒道: ”你們是什麼人,給我滾出去 ”。

本來顧嫂的手已經碰到老母雞了,現在龍婉兒把老母雞扔出去了,她的人只能是追出去了。

原來龍叔注意力在安慰我母親,現在他見龍婉兒發怒,就連忙過來道: ”婉兒,不得無禮,他們是你高伯伯的親人,小時候你不是見過他們,這個是高伯母,那個是小強,你們小時候不是一起玩耍過 ”。

龍婉兒白了她父親一眼道: ”什麼玩耍過,我根本就不認識這個傢伙,他來我家幹什麼 ”?

我見這個龍婉兒身高一米七十左右,身材標準,五官精美,只不過她的目光很凌厲,讓我心裏發毛。

母親見龍婉兒這個她心中未來的媳婦,進來就發怒。她心裏一喜一憂,喜的是這個姑娘貌美能幹;憂的是這麼厲害姑娘自己兒子根本就配不上她。

母親道: ”婉兒姑娘,今天我帶着我家強子是來履行當年對你父親的承諾,當年你父親提出咱們倆家結娃娃親,我家答應了,所以今天我才帶着強子來提親了,當然你看不上強子想反悔,我家也沒有意見,不過事情總得說過明白,否則人家以為是我家不講信用呢 ”。

母親拿龍叔當背鍋俠,為自己厚臉皮提親找了一個不是理由的理由。

沒有由來的所謂提親,讓龍婉兒開始是暴怒,不過她很快就冷靜下來了,畢竟不管怎樣,她總得給自己父親一個面子。她皺了一下眉頭,沒有再說就直接去洗手間洗手去。

龍叔見了笑着打圓場對我母親道: ”這樣也好,反正現在事情也說開了,等會兒婉兒出來,咱們一起討論,解決事情 ”。對於這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