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鬼妻狐妾》[我的鬼妻狐妾] - 第2章

第2章昏睡過去的陳東感覺自己的靈魂到了一處虛無縹緲的空間。
無數道虛無縹緲的符文湧入他的身體,各種醫學,武術知識,甚至連修仙法門都有。
在這虛無的空間,他一邊又一遍的演練,彷彿過了數萬年之久。
直到這些知識全部牢記於心,靈魂才再次回歸肉身。
陳東猛然起身,映入眼帘的是一片潔白的房間,屋內充斥着消毒水的味道,身上的衣服被換成了病號服。
他感知腦海里的記憶,那些功法知識既然都在。
丹田處竟然形成一道旋渦,緩慢的吸收着周圍的靈氣。
自己剛才不是在做夢,那些知識都是真的?」
陳東扯開衣領,低頭看向胸口,那道神秘的刺青已經消失不見,只有宛如嬰兒般的肌膚。
這刺青正是他五歲時,自己父親親手刺上去的,他到現在還記得那針扎般的痛苦,父親不久便消失不見。
莫非這是父親留給自己的傳承?」
陳東握緊雙拳,雙眸閃過一絲火熱:若是有了這傳承,區區李家又算的了什麼。」
醫院的走廊上,溫淼踩着皮靴發出清脆的響聲。
保鏢緊隨其後,恭敬的說道:大人,江州四大家族邀請您去赴宴。」
溫淼頭也沒回的說道:陳東還沒醒,先推掉吧。」
是……」保鏢撓了撓頭,猶豫片刻後說道:大人,這陳東只是跟你要找的人像了一點,還無法確定他就是你要找的人,您……」他的樣貌幾乎跟小時候幾乎一模一樣,這張臉我印象太深了,絕對不可能認錯人。」
溫淼目光堅定道。
手裡不斷的翻看着陳東的資料。
自己孤苦伶仃,十歲那年還只是個乞丐,卻被小混混盯上撕扯身上的衣物。
陳東瘦小的身影站在巷子口,手裡拎着一塊磚頭,硬生生從小混混手中把自己救下。
那無所畏懼的眼神,義憤填庸的神情,一直都是她心中的信仰。
可是,陳東身上並沒有你說的刺青……剛才護士給他換衣服的時候我特意看了一眼。」
保鏢雖然不想打擊溫淼,但他必須如實相告,不想讓溫淼一片痴心錯付。
溫淼柳眉微皺:也許是洗掉了。」
保鏢無言以對,憑藉現在的手段就算洗掉刺青也會留疤,可陳東胸口光滑無比完全不像有過刺青的樣子。
就算他是您的恩人,難道總督也要嫁給他……這種人?」
在他看來陳東連大學都沒念完,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