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鬼妻狐妾》[我的鬼妻狐妾] - 第5章

第5章看着陳東鬱悶的樣子,溫淼問道:出了什麼事嗎?」
陳東擺了擺手:沒什麼。」
溫淼漫不經心的說道:你和你二叔的關係好像不太好啊。」
陳東嘆了口氣,自從父親失蹤後,自己就被寄養在二叔家。
那日子過得還不如福利院,吃不飽穿不暖跟乞丐沒什麼區別。
不過家裡的醜事,他不想宣傳,起身道:溫小姐,我先離開了。」
溫淼卻是拉住了他的手說道:走什麼?
你二叔不是說要來找你嗎?」
我二叔不是來找我回家的,而是來找我麻煩的,陳家點小生意,因為我的關係,現在李家終止了跟我二叔的所有合作。」
自己二叔可不是一個講理的人,要是在這鬧事,估計溫淼的臉上也不好看,還是提前離開的好。
溫淼拉着他重新坐下:這點小事算什麼,等你二叔來人我跟你二叔解釋。」
可是……」沒有什麼可是的,坐下吃飯。」
陳東無奈只能乖乖坐下。
但他現在完全沒有了食慾。
片刻的功夫,陳東的二叔怒氣沖沖的走進酒店大堂。
二叔。」
陳東起身道。
陳建業二話沒說,照着陳東的臉頰甩出一巴掌。
陳東本能的躲閃。
這讓陳建業更加憤怒:你他媽還敢躲?」
一旁的溫淼看呆了,她以為陳建業怎麼說也是陳東的親戚,關係再差能差到哪裡去。
可眼前的情況完全超乎她的預料。
若不是陳東本能的躲閃,這一巴掌解決扇的結結實實。
這哪像什麼親戚,簡直是仇人見面。
  陳東甩開二叔的手臂,皺着眉頭道:有什麼話回家再說。」
陳建業瞪着眼睛罵道:回家?
你回個屁,你現在得跟我去李家。」
去李家幹什麼?」
你惹出來的禍你自己解決,現在跟我去李家,給李少跪下道歉。」
陳東雙拳緊握,指甲都要扣進肉里,憤恨道:憑什麼?
李浩害我在監獄蹲了三年,周曉航背着我跟李浩滾在一起,現在你竟然要我去給他們跪下道歉?」
陳建業不甘示弱,扯着脖子吼道:就憑李浩隨時隨地能要你的命,現在你害的陳家連生意都沒得做,難道你要我去道歉嗎?」
陳東又悲又憤,咬牙看着眼前的二叔:我被李家冤枉的時候你不站出來,反倒去巴結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