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絕色老婆是豪門》[我的絕色老婆是豪門] - 第4章

第4章李雨果心中暗笑,果然是關雲帆,這人可是大有來歷,他是天下第一飛賊,人稱賊皇」的關雲帆。
他擅長偷盜,從未失手,而且實力高強,這一次應該是關雲帆的愛人身染重疾,這才來到這裡賣刀。
關雲帆是個俠盜,不偷窮人,不搶清官,每次得手,只拿自己日常生活開支的一小部分,剩下來都是救濟貧苦百姓,正因為如此,人送外號賊皇」!
要是按照原來的劇情,應該是男主人公葉瓊幫助他,然後這人之後對葉瓊是生死不離,甘為鞍前馬後。
在下李雨果。」
李雨果抱拳說道,如果是之前的李雨果,一臉桀驁不馴,賊皇肯定也不稀罕的,畢竟賊皇雖然是賊,但也是以為俠盜。
關雲帆仔細一想,忽然從懷裏面拿出了一個匣子:恩公,在下沒有什麼謝禮,這一瓶葯,乃是在下偶然所得,應該是一味低階的靈藥,故而當做送給恩公的見面禮,還請恩公笑納!」
既然是兄弟所贈,我豈有不接受的道理!
先謝過了,待兄弟辦完事情,一定要來我納蘭城,到時候你我兄弟一醉方休!」
李雨果說道。
關雲帆哈哈大笑:痛快!
在下一定會如約而至!
但現在還有要事在身,先走一步!」
一路順風!」
……目送了關雲帆離開,這時候李雨果也檢查了一下自己的口袋,發現自己所剩下的錢也是寥寥無幾了,但還能湊合,現在當務之急是先回去交差。
對於納蘭夢,李雨果知道這女人是刀子嘴豆腐心,但現在自己不做出點實績,她必然還會看不起自己,故而現在交差才是要事。
所以李雨果回到了城主府,恰好納蘭夢正在院子裏面練功,她看了一眼李雨果,收了大劍:輸光了?」
李雨果笑而不語,他將一百兩銀子放在了石桌上,他說道:連本帶利給你。」
剩下四十幾兩,李雨果打算當本錢,何況一百兩也不少了,一天的時間連本帶利翻一倍。
納蘭夢一震,她那漂亮的眼睛睜得滾圓:一個下午的時間,你是怎麼將五十兩銀子變成一百兩銀子?」
當然是賭唄。」
這時候從旁邊走出來一個年輕人,個子高挑,五官端正,此人正是李雨果的義兄,李玉堂。
當初李雨果的父親李廣義還收了一個乾兒子,這乾兒子天賦過人,年紀不大,卻已經有了大武師的實力,在納蘭城正是納蘭夢的下手。
看到了李玉堂,李雨果眉頭一皺,因為這個人對於他來說太熟悉了。
李玉堂暗戀自己的弟妹多年,野心很大,一直想要將李雨果處之而後快,奈何一直找不到機會。
現如今納蘭夢既然是他李雨果的媳婦,有這麼一個衣冠禽獸,假仁假義的李玉堂在旁邊覬覦,這種感覺是非常不爽的。
但是李玉堂名聲好,善於偽裝,後來納蘭夢的戰敗,跟他脫不了干係,到最後一刻納蘭夢才知道這是一個徹頭徹尾的偽君子,可惜那時候納蘭城被破,一切也都遲了。
現在就算李雨果說他是個偽君子,恐怕所有人都不會相信,萬一李玉堂反咬一口,到時候李雨果得吃大虧。
因為現在李雨果的名聲比李玉堂弱太多太多。
在沒有掌握證據之前,李雨果並不打算和李玉堂交惡。
原來是義兄。」
李雨果說道。
旁邊的納蘭夢說道:雨果,你說實話,這是你去賭坊贏的么?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