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等死的十八年》[我等死的十八年] - 第2章 夢醒

「噠….噠….」

房間里靜地出奇,也黑地出奇。

「噠….噠….」

詭異的腳步彷彿是踩在清河的心口上。

「小川…小川!」

儘管清河是知道自己正處於一場噩夢之中,可還是禁不住地害怕,腿也有些抖。

這莫名的詭異氣氛讓他想大叫,想逃跑。

可轉念一想,逃跑到哪去呢?夢裡該發生的事情是無論如何都會發生的。

或許夢裡的自己要被老太太當面殺掉,現實的自己才會醒來呢。

在清河的思量中,外面的詭異腳步聲變沉了。

是高跟鞋踩在地板上的聲音,老太太已經上了二樓了。

「小川…..小川!」

腳步聲和呼喊聲交錯着,詭聲亂響不絕,彷彿來自地獄的惡魔在低語。

狂風拍打着窗戶,無數黃紙貼上,又落下,循環往複,沒有盡頭。

一個穿着高跟鞋的老太太在黑暗的走廊中遊盪的場景被清河無意識的想像編織於大腦中,根深蒂固。

想像中的那個老太太的臉是極度蒼白,冰冷無比的。

那應該是一種小川奶奶還活着時,從未露出過的表情。

忽地,腳步聲和呼喊聲一齊消失了。

它們最後一次出現的地方,是在大門門口。

醒過來!醒過來!

清河緊咬舌尖,臉憋的通紅。

「 咔知…」

有些老舊的大門被緩緩推開了。

生鏽的門軸與螺絲的摩擦聲如同一把鋸子在趙清河身上鋸一樣。

平時已聽過無數遍的尋常聲音,此時卻陰森無比。

他眼睛睜地極大,望定了那扇敞開的卧室門後的,深不見底的黑暗。

清河等待着與老太太的第一次交鋒,待老太太出現時,他會醒來的,他會因那不可承受的恐懼而醒來。

可清河所想像的人並沒有出現,門框下面走出來的人竟是小川。

「王….」

清河眼見是小川,頓時鬆了口氣,心接着又馬上被提到了嗓子眼。

「你…你不是出去哪玩去了么?」 清河膽顫心驚地周旋道。

小川臉上沒有往日熱情的笑容,眼神寒冷,沒有一絲溫度。

「你為什麼還沒回來?」

一個字一個字地從小川嘴裏蹦出來,那聲音比他的眼神還要冷上數倍。

清河嘴唇翻動,想說些什麼,可大腦一片空白,什麼也講不出來。

「為什麼還沒回來?」

小川一邊說一邊向前走。

「呼啦」一聲,清河身後的窗被風吹開了,狂風連帶着黃紙一齊拍打在他的後背上,險些將他打了個趔趄。

這風之後,清河的夢之體驗似乎進入了下一個階段,如秋風皺起湖面那樣自然。

清河的意識清醒,但他的身體卻不受控制。

簡單來說,他的身體變成了電影中的演員,他的意識卻是台下的觀眾。

此時的清河就如同一個觀眾一般,儘管確信身後定然是個恐怖詭譎的存在,但身體還是強硬地轉動脖頸,看向了窗口。

是一個臉色蒼白,全是褶子的老太太,飄搖地掛在窗口。

「你看到小川的頭了么?」

老太太滿是褶皺的臉上嘴角上咧,眼睛先是盯着清河的臉,然後視線慢慢下移。

清河感受到雙手上陡地傳來的沉重的和黏糊糊的感覺,他知道,手上多出來的重物一定是那個東西。

儘管不想,但卻無法阻擋。

他慢慢地低下頭,彷彿無論如何也要瞧上一眼手捧之物。

是小川的頭顱躺在自己手上。

視線繼續下移…

是一雙血紅色的高跟鞋穿在自己腳上。

他與小川四目相對。

腦袋裡嗡的一聲。

他意識到,自己要醒了。

…….

清河猛地睜開雙眼,呼吸急促,全身都是冷汗,此時窗外沒有一絲風聲,漆黑的屋子裡也靜悄悄的。

夢醒了,但恐懼還如附骨之疽一般籠罩着他。

<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