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等死的十八年》[我等死的十八年] - 第3章 火種

這是一個遊戲世界,由彌亞虛擬現實設備構建出來的代碼世界。

32根腦皮質傳輸線,和中環公司出品的高純度五感體驗溶劑,讓人根本無法分清虛擬還是現實。

但清河還是覺得,在游戲裏做夢的體驗太過詭異了,另外,雖然他是個遊戲宅,但魔幻大陸,鬼怪收集,RPG模式和開放沙盒世界並不是他進入這個遊戲的原因。

他是被強制投放進這個世界的,而且這個遊戲的退出鍵被鎖死了。

這讓他感到憤怒也感到害怕,憤怒的是那個黑掉他彌亞設備並將他困在這個遊戲世界的黑客,害怕的是他不知道自己是否會被無期限地困於此處,是否能在現實中的他渴死或者餓死前離開這個虛擬世界。

他對自己的性命與未來已經喪失了控制權,一切都要看那賽博攻擊者的臉色了。

清河看着銅柱上那個不斷發出尖叫的妖艷女人,記憶回到了三天前的午夜。

2242年六月二十一日,夏夜,陽光城。

清河坐在卧室書桌前,發獃。

窗內是柔和的燈光,窗外是星月衡岑的炎炎夏夜。

嘀,

是彌亞系統的消息提示聲。

清河點開消息,輕笑了一聲,

果然,是系統生日祝福。

看着老套的祝詞,清河方意識到

十七歲的自己在這某時某刻確實地逝去了,一去不復返了。

這是他十八歲的第一天,也是他和青少年模式說拜拜的第一天,也是他限制級遊戲初體驗獻出的第一天。

清河的眼神不知為何有些落寞了起來。

是在懷念 「因未成年,無法進入該遊戲」 的那種束縛感嗎?

「嘀.」

聊天軟件的消息提示音響了一聲。

他切到聊天軟件上,一個短髮少女頭像上面多了個紅點,昵稱是「小熊 」。

「生日快樂呀!學長!」

「嗯?不叫老大?」 清河說。

「好的,小弟。」 小熊回復的很快。

趙清河打了一串字,讀了幾遍,又刪掉了,只是回了個很欠兒的表情。

窗外知了在興奮地鳴叫,好像唱着對美好夏夜的讚歌。

他看着越出窗沿的一股朵石榴花,嘆了口氣。

十八歲已過,自己只有一年好活了。

他自己一個人住,寬敞的一室一廳,就讀於當地最有名的國際高中,校風自由,教學先進,美女無數,學生家長都大有來頭。

當然學費也極其高昂,不過他不用擔心,因為他是新時代的火種。

和他同屆的高三學生,現如今都較着勁在申請大學,唯恐自己的成績和基因覺醒度入不了名校的眼。

不過他不用擔心,因為他是新時代的火種。

清河每天除了打遊戲,就是睡覺,無聊極了才會去學校。

作為一個站在人生岔路口的高三學生,如此頹廢,也不會有老師或其他人來做他的思想工作,為什麼呢?因為他是新時代的火種。

眾所周知,新時代的火種是活不過十九歲的。

「滴。」

系統提示音又響了起來。

趙清河回過神,打開聊天軟件,小熊已經下線了。

是一個群消息,群名叫「火種大家庭」。

「非常痛心地向大家告知一個消息,2242年6月21號下午3點,清蘿離世了。」 一個ID叫「媽媽」的人說。

這個群里似乎只有 「媽媽」 一個活人,所有的群歷史消息都是她一個人發的。

「非常痛心地向大家告知一個消息,2242年6月1號下午4點,清國離世了。」

「非常痛心地向大家告知一個消息,2242年4月29號上午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