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等死的十八年》[我等死的十八年] - 第4章 小清

清河不記得這是誰了,只隱隱約約能想起來這是「無限格鬥全國賽32強」 群里的一個高手。

「 痛感幾級?零痛的我可不玩。」

「 拉滿。」 那人回復的很簡短。

「 可。」 清河回復更是高冷,一副高手姿態。

清河隨即戴上了一副墨鏡,巨大的鏡片將大半張臉都遮住了。

左眼鏡片下方有一行金色的小字—彌亞公司出品。

金屬鏡腿剛搭在耳朵上,便緊緊貼住了髮鬢,夾得腦袋有些發脹。

許多觸手一樣的纖細黑線從鏡腿兩側伸了出來,這些黑線迅速分離,目標明確地刺向清河後腦各處。

微弱的刺痛感從腦後的皮質層傳來,一陣天旋地轉的抽離感之後,清河軟趴趴地躺在已自動鋪平的生體椅上,彷彿死了一般。

彌亞系統初始化中….

神經元連結正常….

五感分泌劑正常…

….

意識準備抽離….

3…

2…

1…

你已成功進入彌亞系統!

清河感覺意識正慢慢恢復,一股夏日青草的香氣首先撲鼻而入,然後是甘甜的空氣,習習的微風。

他睜開了眼睛,看到了燦爛的漫天星河。

周身一片半人高的草原,綠草扎着他暴露出的皮膚,刺地人痒痒的。

「歡迎您回到彌亞世界,清河醬~」 一個清脆的女聲不知從哪裡陡地響起。

在布滿露珠,蟲聲唧唧的草坪正中,清河懶洋洋地扭動着身體。

他低聲道:「進入遊戲–無限格鬥。」

「好滴~」

「遊戲正在加載中…

30%….60%….」

不到一眨眼的功夫,眼前的景象就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

清河站在一片焦土之上,遠處龐大火焰燃燒形成的黑煙緩緩升騰,烏雲遮住了天日,空氣中滿是刺鼻的硫化物味道。

身邊無數身着盔甲的人在互相砍殺,發出陣陣瘋狂的怒吼,這是一個兩軍正在交戰的古戰場。

一行白字在清河視野中間出現。

「請確認你的年齡是否已滿18歲?在本遊戲中,未成年將無法進入真實痛感模式。」

「是的,老子成年了。」

年齡認證中…..

年齡認證已成功!

,,,

您現在可以進入角斗場了!

你收到了了好友「小清」 的對決邀請!

「接受邀請。」

清河心裏正有一股苦悶情緒無處發泄,這個小清正好做他的人肉沙袋。

他打開名字為「癲狂」的武器庫,從中取出了一把極長的血紅太刀,形狀妖歷瘋狂,刀刃閃着滲人的寒光。

刀柄上的一小塊電子屏幕顯示着:累計擊殺數2000。

空氣中刺鼻的味道更濃了…

一股濃霧從四面八方襲來,遮住了天上的薄日。

戰場上正奮力廝殺着的雙方部隊像約定好了一般停下了戰鬥,響徹戰場的嘶喊聲也戛然而止。

天地間變得靜悄悄地,只有無數烈焰燃燒發出的嘶嘶聲。

清河此時正坐在戰場**的一個將軍椅上,雙眼出神地盯着刀刃中間的血槽。

那些身穿藍色盔甲的戰士聚攏到一起,形成整齊的隊列,然後默默走到清河身後。

「咚!」

身後的戰士唰地一下,齊齊單膝跪下,手中利劍撐地。

「吾等恭候將軍勝戰歸來!」

「吾等恭候將軍勝戰歸來!」

焦黃的大地在將士們的吼聲中都有些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