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等死的十八年》[我等死的十八年] - 第7章 奉天承運黃帝昭曰

聽到新時代的火種這幾個字,清河腦子裡嗡的一下,呼吸都凝滯了。

過了一會兒,他緩過神來,環顧四周,發現教室里的同學們好像早知此事,有的人很興奮,有人的卻沒什麼反應。

月玲的眼神沒什麼變化,好像老師說的東西和她毫無關係一樣。

「老師,不是我懷疑《聖書》的預言,只是這個事兒也太離奇了吧。」 前排的一個男生懷疑地說道。

清河無語,心想你們都活在魔幻世界裏了,還有什麼能比那世界樹更離奇的?

『』是啊老師,我聽說城邦里和我們歲數相仿的人,早都踏入修行一年多了,如果這個預言沒發生的話,我們豈不是被遠遠落下了。還怎麼和人家競爭啊!」 一個女生埋怨道。

「如果《聖書》真的這麼準的話,不應該早都流傳到整片科米亞大陸了?」

「此話差矣,如果不是靠着《聖書》的指引,我們的先祖早就在無盡荒漠里渴死餓死了,哪還能遷移到日落鎮?」

教室里吵鬧起來,相信派和質疑派互相吵的不可開交。

清河只是默默聽着,在心裏記下了那幾個關鍵詞,《聖書》,科米亞大陸,日落鎮,校花榜…..

嗯?怎麼在這個時候,還有不長心的在爭論這個?

清河瞥了一眼同桌,少女正低着頭,微微蓬起的劉海遮住了她眸子,手在書桌里摸索着什麼,似乎毫不在意教室里的吵鬧。

這可能是除了自己以外,教室里最冷靜的人了,此女必定是關鍵角色。

清河這麼想着,準備向月玲搭話,看能不能獲得一些情報。

還未等他的手伸出,眼前就出現了讓清河目瞪口呆的一幕。

一切都發生在電光火石之間,少女的手從書桌中極速抽出,將一片薯片送到了嘴中,輕輕地咀嚼了起來,整套動作行雲流水彷彿已經過了數千次的演練。

清河無奈地看着自以為動作隱蔽的少女,心想原來教室里最不長心的是她。

似是發現了清河的目光,月玲抬起來眼眸,小聲地說:「那是最後一片,沒得分給你啦。」

”不用不用,是有碎渣掉到你裙子上了。」 清河邊說邊下意識地將月靈黑色套裙上的薯片渣撲了掉。

當手隔着薄裙感受到少女纖細的肌膚時,清河心裏咯噔一下,糟糕,自己在幹嘛!

都怪那該死的潔癖,清河飛一般地將手縮回,目光不由得轉向月玲的臉,只見少女京紅的嘴唇微微張開,撲扇的睫毛下藏着慌亂的眼睛,那臉龐活像是被指尖觸碰了的含羞草在搖曳一樣,在難以察覺地震顫着。

清河的心在狂跳,不知道要說些什麼,在懷念galgame游戲裏會給出的對話選項時,他的心底產生了一點點滿足感。

還好窗外的驚雷恰時地響起,救了場。

頭髮花白的傑夫老師眼裡滿是激動,嘴中念念有詞:「他來了,他來了!」

剛還晴朗的天空,隨着一聲爆雷,肉眼可見地暗了下去。

鉛色的烏雲從北方迅捷地鋪了過來,濃郁的水汽瀰漫在空氣中,幾個眨眼的功夫,天空就變成了暴雨將至的暗灰色。

剛還空曠的廣場里不斷有人流湧出,不一會兒,整個小鎮的居民將**銅柱圍成了一個圈。

「走,到行刑場去。」 傑夫老師發出了沉着的命令。

空中的烏雲已濃郁到了極點,彷彿一瓶黑墨打翻在了大氣層,廣場上的所有人都昂着脖子看天,清河不明所以,看了看四周,只能依葫蘆畫瓢,將脖子高高抬起。

沒有人發出聲音。縛在**銅柱上的女人也停止了掙扎,她緊緊閉着的眼睛,猩紅的嘴唇和那隨風狂舞的長髮在昏暗雲層的映照下,美的像是一幅油畫。

<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