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等死的十八年》[我等死的十八年] - 第8章 劫邢場

天上天下都是雨,雨之外是看不清的昏暗世界。腳下廣場的石板被雨水淹沒了淺淺一層,整個小鎮的排水快達到負荷了,雨幕與雨幕胡亂地交錯着,這是一個雨的世界,而不是世界下了一場雨。

「你剛去哪了?怎麼都沒看到你。」 衣月玲湊過來小聲問。

「沒事。」清河隨意點了點頭。

此時雨聲大到已聽不清銅柱前的老者在說什麼了,只知道某種儀式已進行到了最後一步,老人高舉着一本發著淡淡金光的書,念念有詞,書的周圍像有一片結界,沒有雨滴被允許進入。

清河心裏十分焦急,他當時是選擇吃下了小狐兒給的東西,玩遊戲當然是要玩最高難度了,這是一個高手的覺悟,但他解鎖的記憶和恢復的能力卻讓他有種無力感。

【趙清河】血量670/魔法0

【等級】:5級

【身份】:低級血族斥候. 種族技能:血統進化,可以靠吸食更強大生物的血液升級

【屬性】: 攻擊力:15. 防禦力:9. 敏捷:20. 智力:14. 力量:9

【技能】:Lv1吸血:可以靠吸食生物血液恢復生命,人血的效果最佳。Lv1血遁:消耗15%的血量,使15秒內移動速度提升40%。Lv1喚蝠:召喚一個血量1000,攻擊力30的蝙蝠幫助自己作戰,每秒消耗8點血量。

【社交】:血族小郡主的僕人,狐妖小狐兒的主人。

【背景】:在回老家【日落鎮】的路上,趙清河和他的仆妖都被被離家出走的血族小郡主感染成血族斥候,小郡主因為餓了,於是魯莽進入了【日落鎮】尋找食物,結果被鎮長【衣道夫】隨手鎮壓。遠遠看到小郡主被抓的趙清河和小狐兒,決定兵行險着,由小狐兒使用種族技能將兩人的血族血脈和記憶逼出,躲過【日落鎮】的敵意結界,潛伏入內。

【任務】:解救即將被獻祭的血族小郡主(紫色獎勵級別)。任務失敗將導致自己血脈崩潰而死亡。

清河掃視了一圈,不由得苦笑。廣場上這幫鎮民幾乎人均60級,這還是因為那些教室里的同學全是1級,才拖了平均數後腿。

銅柱前那個老頭實力更是誇張,因為比自己級別高太多,信息顯示全是???,根本讓人生不起戰鬥的**。這遊戲懂不懂什麼是新手村啊?

站在他右手邊的小狐兒捅了捅他的腰,不斷使眼色,示意他趕快動手。

雨沒有絲毫停歇的意思,堅硬的雨水不斷抽在清河臉上,他咬了咬了牙,媽的死了算了,就算是個小嘍啰也要死在光榮的衝鋒中。

正當他準備召喚出自己的一級蝙蝠,來一場血戰時。他的餘光不自覺地瞥到了那個在大雨下仍清秀絕倫的少女【鎮長孫女衣月玲】。

「你….你幹嘛?」 衣月玲瞪大了眼,心裏很是羞怒。

在濕透了的夏衣下,她的手臂第一次清楚地感受到了少年那堅硬又冰冷的胸膛,而那托在她腰間的有力的手在將她推入更堅硬的深處。

少年對她的問話甚至沒有一絲反應,只是皺着那秀氣的眉宇,緩緩地吐着氣。風雨打在他那格外單薄的皮膚上彷彿清晨玻璃上的結晶。

近距離看着那張華星秋月般的臉,衣月玲正推搡着的手變得無力了,她垂下了眼睛,聲音變得愈加淡了,像蚊子嗡嗡響。

「都說了..我有痒痒…肉」

【衣月玲】好感+20 衣月玲對你的感覺變得朦朧不清了!

嗯?正在謹慎地打量周圍情況的清河心裏一愣,自己要挾持她做人質,好感度居然還會增加,也太怪了吧!怪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