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等死的十八年》[我等死的十八年] - 第9章 西瓜汁的味道

清河心裏咯噔一下。

「糟糕,難道我和小狐兒被發現了。」

他像是被某種極端恐怖的存在盯上了一般,整個身體變得僵硬,彷彿石化。

此時的廣場上青嵐流繞,霏雨點點,烏雲要散開了。

清河的手抖得厲害,連召喚蝙蝠的簡單手印也做不出來,身周的空氣像是凝固了,呼吸困難。

「你們現在可不是早戀的時候啊!」

衣道夫看着孫女臉上露出的霞紅,哪還能不懂少女心意,剛升騰起的怒火也只化成了一聲哀嘆。

「爺爺…」 衣月玲嬌嗔了一聲,爺爺居然當著這麼多人的面,說出這種話,真是羞地她想找個地縫鑽進去。

感受到四周射過來的目光,她剛**的身子也恢復了氣力,一把將清河推開,掙脫出來。

「啊」 清河還沒反應過來鎮長話的意思,腳還因衣道夫的威壓發軟之際,兩道厲掌就貼着他的腰肋打了過來,胸肺受了這麼一下,清河差點一口氣沒上來,背了過去。

【血量-100】

清河退了幾步才站穩身子,眼見衣道夫的注意力已不在自己身上,才大口喘息起來,暫時安全了。

「玲大姐,你這兩掌也忒狠了!」 清河扭頭向衣月玲說。

只見少女本透露出擔憂的眸子陡地瞪地溜圓,渾身威壓指數級上升。

「你叫誰大姐呢!」

”哈哈哈,打得好,面對班內性騷擾,就該這麼打!」 身後的幾個男生樂開了花,直拍起掌來。

見到少年少女們的嬉鬧,衣道夫回憶起他那早已模糊不堪的青蔥歲月,但轉念一想到《聖書》預言,不禁搖起頭來。

正當清河還準備說幾句的時候,一聲號角般的長嘯從森林中傳出。

終於,黑壓壓的獸潮發動了對日落鎮的總攻!

「好,來的好!」 衣道夫冷哼一聲,木杖點地,如燕騰空,一眨眼的功夫就落到了鐵桶陣之外,直面萬千狂獸。

銅柱下圍繞的老弱婦孺也皆被前方戰鬥吸引,踮起腳,視線向外探去。

見他們眼中竟沒有一絲擔憂,反而興奮異常,清河不禁翻了個白眼,暗嘆。

這種怪鎮,是什麼給的小郡主勇氣敢進來的?

「等下就將這血族小郡主放了吧,本來我也是受她父親所託,讓他的小閨女領略領略社會險惡。」

「啊鎮長?那我們今日這麼勞師動眾的祭祀其實只是一場戲?」

『』並非完全如此啊傑夫,如若是天降八方靈種,我們當然照常行事,分了小郡主的血脈來提升這些孩子的戰力,一個血族親王的報復還是不足為懼的,況且又不會把他的小女兒給弄死。『』

「可降下的靈種缺了一方,世界即將大亂起來,我們必須小心行事,廣結善緣了,而且第二本《聖書》指明…..」

傑夫思索着剛剛與村長的對話,不禁對其的智慧更加嘆服。

想必在鎮長的帶領下,就算是在末世也能找到我們的容身之所的吧!

他一邊推演着未來的可能,一邊向銅台走去,依鎮長之令,放了那小郡主。

這老頭想幹嘛?沒有鎮長這個獻祭可是無法完成的。清河緊盯着傑夫的一舉一動,搞不懂他意欲何為。

趁着現下所有人的注意力都不在此地,只要能瞬間從背後擊暈這個老頭,解救郡主尚有一線希望。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