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漂亮女總編/我的漂亮女總編》[我的漂亮女總編/我的漂亮女總編] - 第2章 那個周末

那個周末,我沒有去江海大學找留校工作的晴兒,推說工作忙,沒時間。

這是很久以來,我們第一次沒有周末在一起,以前每個周末我都要去陪晴兒逛街散步或者打羽毛球。

我不知道經歷了這酒後唐突的一夜會改變我什麼?我不知道自己心裏究竟發生了怎樣的變化?我在宿舍里躺了2天,卻並沒有睡好。

我突然感覺到自己不可遏制地愛上了柳月,這個比我大12歲的迷人少婦,這個讓我迷醉在溫柔鄉里的成熟少婦。

和晴兒這許久的感情,竟然會讓我在和柳月的一夜柔情後突然覺得很淡,覺得好像是喝了許久的白開水。

我從沒有經歷過這種感覺,這種突然控制不住自己的感覺,我不知道這隨之而來的感覺是不是愛,但是我心裏頭的一種感覺特別濃烈,彷彿過去從未感覺!

我覺得這就是愛,雖然來得是這麼突然而又荒誕!

可是,我覺得自己荒唐之極,柳月是已婚女人,我都不知道她老公是幹嘛的,有沒有孩子,就這麼突如其來地愛上一個少婦,太荒誕。

我躺在床上,忽喜忽憂,忽而興奮,忽而痛苦,我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這樣,我覺得自己是一個自制力很強的人,我有堅強的意志和堅定的信念,可是,為什麼會在這個女人面前分崩離析,灰飛煙滅。

我知道這一切很不可能,太不現實,可是我無法去說服自己,柳月的影子在我腦海里徘徊了整整兩天,揮之不去。

如果這是愛,那麼,我和晴兒之間是什麼呢?

我很矛盾,我很痛苦,我覺得自己快要瘋了!

周一上班,我不敢看柳月的眼神,彷彿自己做了傷天害理、見不得人的事情,但是心裏特別渴望和她在一起。

畢竟,我才來單位上班4天,我不了解我的領導,柳月呢,對我的了解也僅限於有限的檔案資料和這4天的接觸。

柳月看着我的眼神依然是那麼平靜和淡然,那麼嫻靜和舒雅,彷彿我們之間什麼都沒有發生過。

開完部室例會,安排完一周的工作,柳月當著同事的面對我說:「江峰,今天你跟我去南江縣出差,我要了車,一會辦公室的駕駛員在樓下等我們。」

我的心裏一陣激動,能和柳月在一起工作,是我最大的渴望,只要能和她在一起,去哪裡都好!

30分鐘後,我和柳月坐在了去南江縣的車上。

我坐在副駕駛位置上,柳月坐在後排。

我靠着后座,從車觀後鏡里看到了柳月,看到了柳月那張白皙俊美的臉,心中陣陣起伏!

我突然覺得自己在柳月面前很齷齪很渺小很微不足道。

我坐在前排,胡思亂想着。

「柳主任,我們要去南江採訪幾天?」駕駛員小王問柳月。

「3天,」柳月簡潔地回答道,又問我:「江峰,你家是南江,是不是?」

「是的,」我連忙回答,柳月對我家在哪裡都能記得這麼清楚:「我家在南江的鄉下,山溝里。」

「嗯……」柳月答應了一聲,然後沒再說話。

小王打開車內的音樂,王傑那滄桑憂鬱的歌聲瀰漫在車裡:」這只是一場遊戲一場夢……」

在南江的採訪的3天,我跟着柳月學到了不少工作技巧,從選題到擬定採訪提綱,從如何切入提問到引導被採訪者回答問題。

我學東西很快,第二天就能獨立去採訪一個企業家,柳月坐在旁邊聽,不插言。採訪完畢,柳月對我說,你的悟性很強,接受新事物很快,天生做記者的料。

我很高興,因為這是柳月在誇獎我,我看着柳月的眼神都在發光,我仍然不時在回味那一夜,可是柳月卻不看我的眼睛。

我很想找機會單獨和柳月呆在一起,可是很討厭,那駕駛員小王總是形影不離地跟找我們,晚上住宿還和我一個房間。

我覺得柳月身上有一種東西讓我着魔,而這種東西是晴兒所沒有的,具體是什麼東西,我卻說不明白。

和柳月一起出差的3天,我的心中充滿了莫名的幸福感,還有心中的不知所措和興奮,不時又有幾分忐忑。

之所以忐忑,是因為心中不時想起晴兒,在自己有女朋友的同時,卻眷戀着一個比自己大12歲的少婦,這多少讓我感覺心裏有些慚愧和不安,我試圖想讓自己將那一夜忘掉,試了幾次,不但徒勞,反而越發清晰,反而愈發對柳月不能自拔。

我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不可救藥地戀上這個女人,我不知道這個女人是否喜歡我,我利用一切機會觀察柳月對我的言行舉止,試圖得出某種信號,但是,我什麼也看不出來,從柳月哪裡,我得到的信號就是我是她的下屬和徒弟。

我不死心,我失望中不肯絕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