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漂亮女總編/我的漂亮女總編》[我的漂亮女總編/我的漂亮女總編] - 第6章 好一點

晴兒略帶害羞地看着我,臉上的表情還有些緊張。

我知道晴兒最不喜歡的事情就是我不開心,只要我開心,她可以為我做任何事情。

我知道此刻晴兒的意思,她一定是以為我是因為想得到她不遂而不開心生悶氣,她想讓我再進一步得寸進尺滿足我的某些需求。

可是,我的身體已經屬於了另一個女人,那一夜,已經將我掏空,我的元氣還沒有恢復,晴兒美麗的胴體竟然沒有能讓我動心,我那會想,除了柳月的身體,或許沒有別的女人會再讓我有真正的衝動。

可是,晴兒對我真的是沒的說,我無法去傷害她,我不能去傷害,我沒有理由去傷害她。

我將煙熄滅,決心對晴兒好一點。

我用毛巾被將晴兒裹起來,將晴兒抱起來放到床上,躺在晴兒身邊:「晴兒,別想多了,好好睡覺,安心睡覺……」

晴兒看我的表情釋懷了,點點頭。

在我的溫暖的臂彎里,晴兒安然入睡。

我苦苦掙扎思念了半天,也扛不住疲倦的進攻,酣然入睡。

我終於睡著了,而且睡得一塌糊塗。

第二天,我醒過來,已經是中午時分,我足足睡了10個多小時。

晴兒正在給我洗衣服,午飯已經買好,放在床頭柜上,散發出誘人的香味。

晴兒留校還是在外語系工作,卻並不教課,擔任系裡的輔導員,這在大學裏是蠻不錯的工作。

高中時,我一直是班裡的團支部書記,晴兒呢,一直是班長;大學後,我還是擔任班裡的團支部書記,同時是新聞系學生會的軍體部長,晴兒呢,還是班裡的班長,同時是外語系學生會的學習部長。

「這麼多年,我一直是從事務實的工作,你呢,一直是務虛。」晴兒時常和我開玩笑。

晴兒說地不錯,這班級里的團支部書記相當於地方的黨委,班長相當於**,系裡的團總支書記和輔導員的職能也是如此,一個務虛,一個務實。

但是,晴兒這麼說,我嘴巴上去一直不服氣。

「我這是虛功實做,地方上黨領導一切,班裡就是團領導一切,你始終是處在我的領導下的,你在我手裡是翻不了把的。」我常常賊笑着對晴兒說。

我一直認為,相比外面紛繁雜蕪的社會,校園是一片凈土,女孩子出來混很危險,到處都是邪惡和陷阱,留校工作是晴兒的最好選擇。

看我醒來,晴兒將最後一件衣服晾好,擦擦手走進來:「峰,起來吃飯,餓了吧?昨晚你就沒大吃……」

我揉揉眼睛,打個哈欠,起床洗涮,然後和晴兒一起吃午飯。

「我下午就回學校,下午系裡要開一個小會,我剛留校,不能遲到,表現要好一點……」晴兒邊吃邊說著:「衣服我都晾好了,天黑前記得收回來,你現在是黨報記者了,要注意形象,出去多吃菜少喝酒,煙要少抽,平時多照顧好自己……」

聽着晴兒婆婆媽媽的嘮叨,我感覺晴兒特像一個保姆。

吃過飯,晴兒收拾好自己的東西,將房間又徹底打掃了一遍衛生,然後對我說:「峰,我回去了,下周再見。」

說完,晴兒期待地看着我,等待我的吻別。

我輕輕地擁抱了一下晴兒,吻了吻晴兒的額頭:「晴兒,路上小心點,下周見!」

晴兒滿足而幸福地笑了,然後轉身向外走去。

看着晴兒孤單的身影漸漸遠去,我的鼻子突然有些發酸,心裏潮潮的。

我剛要回身進宿舍,卻正好看見柳月走過來。

我那時住在報社附近的民房,租住老百姓的房子,房子還是報到第一天柳月幫我聯繫的,一個月租金50元。

我看着遠處悠閑地走過來的柳月,不知怎麼,心裏有些後怕,晴兒走得真是巧,再晚走2分鐘,就和柳月正碰頭。

柳月昨晚一定休息地不錯,精神飽滿,面色光潤,兩眼充滿靈氣,穿了一件藍色白條紋的休閑連衣裙,頭髮隨意披在肩上,和平日里正規正規的形象相比,別有一番風味。

我一看就柳月心裏就沒了分寸,昨晚到現在的一肚子怨氣一下子消失地無影無蹤,心裏頓時就暖暖地柔柔地,充滿別樣感覺。

我他媽真濺,我臉上立刻綻開了燦爛的笑容,笑得很開心很真實,迎接柳月的到來。

柳月笑得很含蓄,臉上似笑非笑地,但是眼神很開心很溫和,手裡提着一袋子水果。

「你笑起來很純,像小孩子在笑,很天真很純潔……」柳月走近我,這樣評價我的笑。

「因為我是發自內心的笑,所以才會很真。」我接過柳月手裡的水果,邊請她進門。

「這年頭,能發自內心的笑不多了,笑都成了一種擺設和工具了……」柳月邊說邊進門,又用讚揚的口氣說道:「不錯,傻孩子,個人衛生整理地不錯,很愛整潔的好孩子,提出表揚。」

我一聽柳月叫我傻孩子心裏就激動,我一看到柳月就動晴,我把水果往地上一放,反手關上門,一把就從後面抱住了柳月……

此刻,我將剛剛離去的晴兒忘得乾乾淨淨,心中只有柳月。

當一輪戰鬥結束,我和柳月大汗淋淋地躺在床上休息,房間里的電風扇呼呼地對着我們吹着。

柳月臉很紅,眼神更加水靈,目光更加柔和,一會靠着床頭坐起來,從包里摸出一盒三五,先點着一棵,吸了兩口,遞給我,接着自己又點着一棵,深深地吸了兩口。

我找了一個舊茶杯當煙缸,放在我們之間的床上,邊抽煙邊問柳月:「我之前沒在你面前抽過煙,

猜你喜歡